入伍40年 | 劉廣華

四十年前的8月9日,劉杯杯19歲;口袋有媽媽給的一千塊新台幣,身上一件T恤一條牛仔褲腳上一雙涼鞋,一個小背袋裡面一套換洗內衣褲,準備進官校入伍報到。

那時候宜蘭到台北只有北宜公路,沒有濱海公路,從台北到左營只有縱貫路,沒有高速公路;自強號觀光號莒光號票價太高坐不起;只有搭前一晚從宜蘭發車的平快車,晃了十幾個小時到了左營。

劉杯杯基隆出生,看過美國大兵逛過委託行,說不上是鄉下孩子,但也不是都會青年,一輩子最南邊只去過中壢。

到了左營感覺就是國境之南天之涯了吧;看到街上路人吃的貌似甜不辣,卻叫作黑輪,叫碗乾麵吃竟然還附一碗清湯;路人說的台語怪腔怪調的,跟宜蘭人不一樣。

有點小小的文化震撼。

抱著高中時參加戰鬥營的心態來的;哪知一下被送去屏東龍泉陸戰隊新訓中心實施入伍訓,跟當時正期班在鳳山陸官校受訓的地方不同。

那時高中畢業還可以小有優越感,入伍訓練被多為國中畢業的教育班長操得跟狗一樣,很是忿忿不平,覺得有辱斯文。

有幾次桀傲不馴頂了嘴態度不好,被罰了幾次左三圈右三圈繞樹跑,跟繞著隊伍匍匐前進之後,就乖了。

睡的是通鋪,整排一馬平川,沒甚麼區隔,一個不小心一翻身就翻到別人那格床位,不然就是鄰床同學翻身順便一掌就往自己臉上拍,睡得左支右絀,好不辛苦。

一早起來要疊豆腐乾棉被,因為怕來不及,夜涼也不敢攤開,寧可蜷曲著睡。

起床號一響,床鋪好後衝到集合場上,蹲到前晚備好的臉盆前,就著表面浮有草籽的涼水刷牙洗臉;有時為了省下去廁所時間,趁著黎明前曙光未亮,也就順帶往草皮上小小解放一下,養護草皮。

起床到集合好也就是20分鐘,點名完就是3000公尺晨跑;劉杯杯體力差又愛摸魚,有幾次跑著跑著趁班長沒注意就刻意掉隊躲營舍後,等最後一圈才追上隊伍;就成功幾次,後來被抓,又罰加跑,又變乖了。

看,訓練養成一個堂堂正正有為有守的好軍官其實是不容易的。

當時部隊中還有許多沒有受過正式軍事訓練行伍出身的老士官老軍官;記得有一位訓練官來上課,說著說著就說可以用五七步槍打魚雷;當時是菜鳥新兵,雖然覺得怪怪的也不敢質疑,也就信了。

多年後,每次看到有海戰電影描繪水面艦艇躲避魚雷時,心裡都忍不住地會想:槍咧,拿槍出來啊!

入伍訓體力消耗甚多,年輕小夥子又都很能吃,用餐時每次都是一掃而光杯盤皆盡;當時搶飯的策略是:第一碗飯要半滿,狼吞虎嚥匆匆扒完之後,趁大家都吃到一半再去嚴嚴實實的裝上第二碗,之後就可以不疾不徐雍容自適的吃第二碗。

三個月入伍訓等閒過,進了學校就舒服多了,軍事管理當然還是嚴格,畢竟是讀書,入伍訓那種體力活也就少了。

時隔40年,當年的小夥子俱已垂垂老矣。

一起入學的,沒有全部畢業;一起畢業的,也沒有全部健在;人生就是如此吧。

今天有許多同學在高雄歡聚一堂慶祝入伍40年;劉杯杯工作關係未能共襄盛舉,有些遺憾,還望同學見諒,遙敬一杯!

特為文以記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