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選民看,綠營的現況與其問題──〈修訂〉 | 郭譽孚

聽說這位女士是一位著名的網紅公知
今天偶然看到她的這篇大文,好長的文章

上周我曾經貼文論藍營韓流的現象與其問題
今天我就借該文來談談綠營當前的情況吧

首先,先談綠營好像很驚訝對岸停止其人民來台自由行的簽證,奇怪,怎麼會驚訝呢?當我們的酸民對人家旅遊我島的火燒車,說出「死好」或是「死阿陸」、「烤乳豬」之類酸語時,對岸沒有太激動的反應;但是我們的官方與執政黨公開地打對岸稱為「敵人」時,我們的邏輯思維,竟然不會覺得可能不妥,受到嚴重的反擊嗎?
換句話說,換句話說,『如果隔壁的黑狗兄說你家是強盜,您會讓兒子常去他家找黑狗的兒子玩嗎。。。』?
綠營的執政者,能否反省一下自身,或許您們真的很怕統一,但是您們這樣一廂情願的邏輯示範,可能對於年輕人會是很大的誤導。。。您們知道嗎,造成他們思考能力的停滯甚至退化。。。影響他們未來的家庭、事業與我們整個島嶼的未來。。。

其次,「公知」不可「一廂情願」,應具備歐美民主政治常識

對於這篇綠營網路紅文,貼出僅八小時,已獲得1700次分享,一萬多人點讚,我想指出,顯然我們的大網紅與執政黨一樣,犯了上述高度「一廂情願」的錯誤,因而竟然強烈地忽視了民主政治的基本常識──以下的文字,是美國華盛頓總統在第二任總統結束前,拒絕連任時,向國會提出的告誡詞──
「「同胞們,我請求你們相信我,一個自由的民族應該經常地、警惕地戒備外來勢力的種種陰謀詭計,因為歷史與經驗證明外來勢力是共和政府最有害的敵人之一。但是有效的戒備必須是公正無私的,否則他就會成為迴避哪種勢力,而不是抵禦那種勢力的手段。。。」」

我們看這位網紅的這篇大文,好像完全沒有這樣的基本認知,從對岸的所謂「公知」,到我們此岸的「公知」,都像是完全不知道在公眾事務上原本所有的外來勢力都是各有其國家利益與圖謀的。。。。另,在私人事務上,真正的理性的自由,不是我喜歡什麼都可以,而是有能力批判與掌控自身的本能後的自由──大哲學家康德稱之為──
「自由不是讓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自由是教你不想做什麼,就可以不做什麼。」

想要做兩岸的「公知」嗎,如果連這樣基本的認知與自我批判的能力都沒有,如何能夠真實的指導民眾面對我們人性所構成的複雜而詭譎的社會關係,並面對可能更為爾虞我詐的國際社會?

其三、關於柯市長參選的事,綠營看到的是什麼?

今天柯市長組黨的事正式揭露了,大約由於這網紅的園地原本就傾向於綠色,所以回應者一片哀嚎;與藍營的振奮之回響,剛好成為反比。
作為中間選民,看著執政黨執政以來,長期的眾多失政,柯市長近期的種種發言,與其長期以來的市政成績〈真的沒有政績嗎〉,他挑戰大位,實在不認為意外。。。
如果柯的高智商不假,其愛台灣不假,個人認為他不出來爭取這個實現理想的機會,那麼他就不是高智商的亞茲伯格了──這是這位孤傲的外科醫生在專業之外,近幾年來培養出來的另一項外科興趣──在眾目睽睽的聚焦下,為我們的社會動手術。。。多麼具有挑戰性的嘗試。。。並且很巧的,有大公主與庶民這樣的兩個有趣的對手。。。

綠營看到了什麼?只想到自己的年輕人票源可能流失;看到了組黨而來的柯市長,擺開的陣勢,顯然真是有所堅持,應已不是可以用搓圓仔的方式解決的了。。。不知道是否能夠深入地反省,何以柯市長如此決意。。。
由網路的反應上看,綠營真的誤以為自身所習慣的二分法的鬥爭方式,是現實中最理想的、可以長治久安,讓自己高枕無憂的鬥爭方式;他們難以想像在深綠中會出現柯市長這種第三勢力。。。

只有他們自身的理想是理想,別人的,都是屎,都是尿。。。
他們同情台灣先人,尊重台灣先人,但只有『依附美日』才是同情台灣先人嗎?才是尊重台灣先人嗎。。。它們完全沒有想過其他的可能性。。。逼著要所有我們台灣先人與台灣後人們,與他們一樣地卑躬屈膝。。。

其四、年輕綠營朋友,請勿對大公主的處境過分驚慌,反而應該省思自身

在我們這位網紅公知的平台上,我們看到網紅公知與他的粉絲們慌亂的反應;但是,看新聞中大公主本身與執政黨中央卻並沒有這樣的情形;我想這正是綠營操作選情的高明之處。。。
由於平常要製造被對手抹黑、被扭曲、被造謠的形象,從而可以從容的打擊對手,所以總把自身型塑成被迫害的樣子;
所以,誤信綠營委屈的網紅公知與其粉絲們,自然面對這類較大的變化時,必然驚慌,以為自己心目中的堡壘碉樓可能無法屹立過這次的地震。。。當然就不可能像當事的大公主和黨中央那樣的淡定。

作為中間選民,我不是要故意唬弄年輕的綠粉們,我也不想讓您們立刻做出嶄新的抉擇,尊重您們努力維持自身堅定的抉擇;我讓您們不要太驚慌,真是有相當的理由的。。。
那是不久以前,由於我是個老亞茲,去一個我熟悉的亞茲平台,在過去的日子哩,我也偶而會平淡無奇各自抱怨地去逛逛的。。。沒想到那天不知是哪個好死不死的,提出了一個和韓流有關的題目,哈,很少有的,平常大家頗有默契不談政治的呀,那天,那篇貼文隨著就出現了一大堆黑韓的回應。。。哇,這是怎麼回事?。。。哇,好有意思,愛熱鬧的我,狐疑中細看一下,好像都是頗為陌生的新人。。。我狐疑著,忽然靈光一閃,是了,這應該是了,我們這亞茲平台早已經無聲無息地成為1450監管的範圍了。。。
換言之,年輕的綠粉們,不要過分擔心,大公主與黨中央沒有那麼無能,他們早已經萬事安排妥當,所以,他的的淡定、安詳應該是相當真實的──甚至可說,如果不是他們的大方向錯誤的話,其實他們是已經相當努力的;請您們不要太緊張地投入,以免再發生類似當年林冠華可能精神耗弱的悲劇事件。。。

其五、給予綠營的,關於「尊嚴」與「民主」的思考

不只是卑躬屈膝、傷害自尊啊,我們中間選民所擔心的,是否孩子們連腦子都要被帶壞掉了。。。這才是我們應該擔心的。。。請看看訪問林昶佐與洪慈庸的視頻,這兩個屬於太陽花世代的,是多麼的徬徨。。。

作為中間選民,其實我們不太怕卑躬屈膝,因為,連孩子們都知道,為了跳得更高,蹲低一些是必要的;生意人都知道,偷雞的人,通常要先付出自己的那把米。。。
如果有深沉的雄心、有廣大的理想,就是必要地跪一跪,也不是不可以。。。
我們所屬的世代,不僅讀過「臥薪嘗膽」的歷史故事,甚至也有人偷偷流傳著「為了下一代,犧牲這一代」的決心;所以,「卑躬屈膝」完全並不可怕,我們害怕的是失去了思考能力,基本的理性邏輯與道德的良知。。。

看看綠營執政以來,由連續的「髮夾彎」開始,改寫了「維持現狀」的邏輯;人際的「誠信」關係變得簡直無足輕重。。。
由輕易接受外國缺乏客觀基礎的「轉型正義」說法,未經革命的情勢,就空疏而勉強地推行其所謂「轉型」工作,被轉型者勢必不服,意圖回復其地位,造成社會內部長期難以平復的對立與內耗。。。
至於,該所謂的「轉型正義」的律師負責人,居然說出自己是「東廠」的坦白語,自行展示了該會成立以來,確實其飽含著不值得社會信任的政黨惡鬥的性質。。。引起我們整個社會的軒然大波。。。
更為不幸的事態,是作為民主社會中最重要基礎的法治,在上述的不正義之外,由於綠營執政者宣稱總統府內的「走私」只是「超買」,以及
綠營頗有名聲的「法律扶助基金會」,應是當年黨外時代的「平民法律事務所」的神主牌傳統發展所成,本應為高雄氣爆受災戶查明真相而爭取受災戶的權益,但他們取去鉅額律師費6500萬元,並未查明真相──所謂「法律扶助」簡直竟只是詐財而已。。。取得政權前曾經那樣高舉的理想,執政後竟然可以這樣墮落嗎。。。
看到那些年紀輕輕就能夠得到250K或者300K的高等台灣人以及能夠分沾到八千八百億,然後還能夠聲請官方補助的高級台灣人,如何在螢幕上向民間頤指氣使,社會裡被當局亂砍年金的功勞失業者們,與中低下階層的庶民們,為了自尊,也為了自身渺茫的前途而集結起來,有什麼不對的?輕蔑地把他們說成是「米蟲」,說成是「魯蛇」;這是多麼惡質的社會教育?
更加上當前學校中「去中國化」的教育,等於把親子之間基本的文化關係斷裂;同時還推動缺乏主體認知的學校教育,以「主權未定論」進行著無知、荒唐的自我顛覆。。。

然而啊,相不相信,沒有合理的教育,我們的社會不會有理想的未來。。。

在綠營執政下,營造出這樣荒唐的社會,自稱「謙卑謙卑再謙卑」的執政黨,不僅在我們的立法院外使用了香港政府所不敢使用的「剃刀拒馬」,還在九合一大選與重大的公投的大敗績後,用所謂的「人民還沒有跟上來」,來夸言它們自身乏理性的所謂「進步」主張。。。這是多麼可笑的所謂「民主」?

相不相信,沒有合理的教育,我們的社會不會有理想的未來。。。因為「人民會永遠跟不上妳們這些統治者」啊。。。

最後,最後,作為中間選民,原本也想給他們一些建議,以示公允的,但是想想看,想到反正大家都跟不上他們這些高蹈於雲端、可以不食人間煙火的統治者,凡夫俗子的我們中間選民,何必自討沒趣呢。。。

不過,對於綠營年輕的網紅公知與其粉絲們,終究是我們社會的未來希望,整個社會還是要交到他們的手上;我想我們還是應該給它們一些良心的建議──請年輕的您們,有時間的話,多研究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問題,要深入理解,不要只是有漂亮的理念,不要只是以自身的數量與似乎無限的時間彼此以噴口水取勝好嗎。。。

中間選民譽孚有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