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婉辭 | 劉廣華

網路上看到一個笑話很有意思;說是某甲的父親是撿破爛的,母親是打掃的,姐姐是按電梯的,弟弟是洗頭的,家人這些工作往往讓他難以啟齒。

後來他靈機一動想到的說辭是:父親從事資源再生,母親管理環保工作,姐姐管制垂直交通,弟弟投身形象設計。

一樣的工作,換個說法而已;某甲沒說謊,心安理得。

人類語言文字為了避免冒犯他人種族或職業,赤裸裸的描繪身體器官生活私密行為,或是死亡疾病等等令人不喜見樂聞的忌諱事物,往往會出現婉轉的說辭,也就是所謂的euphemism。

英文中像是空服員以前會用stewardess,現在就用flight attendant;非裔美籍以前用black American,現在就用African American;中文也是,諸如原住民、保母、身心障礙人士、街友、藍領等等詞彙,都是從之前較為不雅或令人聞之不喜的詞彙轉換過來的。

具體的說,一般人說話行文為了避免直接提及死亡,通常會用往生、仙遊、百年、歸西、謝世、長眠等婉轉些的詞彙來取代。

為了避免直接敘述身體隱私或清潔排泄情形,會用小弟弟小妹妹,或是出恭、解手、大小號、洗手之類的說法來描述。

有時描述食物為了避免開腸剖肚血淋淋的聯想,也會使用七里香、鳳爪、豬肚、腰子、魚白、豬紅等用語。

比較有目的性的委婉用辭;像是政治經濟軍事上,為了讓閱聽受眾接受某些不愉快的事實,就會使用一些較為中性或間接的字眼。

政治上,想當官就說是為民服務貢獻所學;職位酬庸說是專業掛帥;明明是暴動會說成公民不服從,鎮壓說成維穩,遊行示威說是散步、路過。

經濟上,窮的國家叫做開發中國家,很窮的國家就叫低度開發國家,經濟雖然衰退還是得用成長一辭,要說負成長;都已經進入大蕭條了,堅持說是經濟調整期。

軍事上,打敗仗撤退叫做轉進,誤傷友軍或平民稱之為附帶傷害(collateral damage);以前軍統局的暗殺行動稱之為制裁。

平心而論,這些用詞就跟輸球說是禮讓,被處罰說是接受檢討,明明胖了就說發福是一樣的道理,說的還是同一件事,就是遣詞用字中性一些,主要目的是讓人看了聽了不難受。

當然,在某一程度上來說也是為了遮羞、維持尊嚴,還算情有可原。

比較有爭議的;像是北宋的靖康之難,北宋首都開封遭金國攻陷,皇帝宋欽宗、太上皇宋徽宗、以及趙宋皇族后妃官吏含逾十萬的平民全部被俘虜到北方。

再有就是,明英宗御駕親征北伐蒙古瓦剌卻於土木堡慘敗被俘,英宗遭俘後也是被拘往北方囚禁。

這兩件事件根本就是皇帝被外族俘虜還被押去北方監禁了,結果紀載此歷史事實的用詞竟然是「北狩」。

北狩什麼意思?

北是北方,狩是打獵;意思是說,皇帝現在到北方打獵去了;這其實已經不只是中性用語或是維持尊嚴了,這根本就是指皂為白的說法了。

這種皇帝等級的極品婉辭現代也有:叫做「超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