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選民看韓流,在今天的時代意義與其發展的前景 | 郭譽孚

讓我們由「韓流的形成」開始來考察──

一、韓流的形成── 主要是兩個群體,獲得了溝通結合的機會〈遠大於深藍深綠,還有消長的機會〉

一般論述中,綠營眼中的韓流,總強調與其自身改革形象的對立面,是藍營既得利益者因被改革而失去其優勢地位後的反撲──也就是通常被指為「軍公教警消」的一群;而確實韓流的每次的造勢活動又都出現了大批國旗與國旗裝,那是過去藍營活動中所常見的符碼,這使得綠營更能坐實韓流乃是不服他們各項進步改革者的集合之說法。

然現實中,由韓流在網路視頻上的表現上看,卻會讓我們看到明顯有一批可讓綠營痛心得難以招架的庶民──他們不只是很明顯地擁有比綠營政治人物更為流利的閩南語能力,且具有社會中低階層背景,本應該是綠營選戰中重要的基礎部分;那應該是這幾年來,在綠營種種錯誤的政策下,由綠營游離出來的淺綠。

二、膠合作用──韓國瑜特殊背景

韓國瑜出身眷村,曾經就讀放牛班;後來如許多眷村小孩考入軍校,更後來,在大學時代,還曾經頗辛苦地過著工讀的生活;它的生活經驗相當豐富。這些使得他很能夠體貼地與各界人士溝通。

這種膠合作用可能除了來自眷村孩子往往有集體行動的脾性外,國中放牛班的經驗也更重要──因為前述中低階層者往往有就讀國中放牛班的經驗;那種經驗的特色是「一體放牛吃草」;在那種班級中,共同被校方歧視〈熱天無冷氣,天暗莫開燈,老師上課多自習,競試排名總落後〉,內部的班級認同自然發展得很強烈,往往發展到可以拉整班人出去幹架的程度──簡直絕無省籍之分野地。。。這種被放棄的歧視感,在近幾年綠營的執政中,是否越來越明顯。。。軍公教警消被放棄與中下階層的被放棄感相呼應;這是我們時代的主要特色──韓國瑜熟悉這種訴求。

此外,應該提起的是,韓在過去擔任台北縣議員期間曾經牛刀小試地,在北縣組織過「北台會」曾經頗有實績地對抗綠營的大將尤清。。。

最後,當然,還有其他各種游離思變的個體,在綠營的政策所照顧不到,或被其政策騷擾得難以安居的人們,在大選之前,他們找尋著他們可以寄託的新對象──例如,宗教人士或是反同人士,被綠營自認為進步的政策驚嚇到,離開它們過去習慣的社會庇蔭處所徬徨;或曾經誤信綠營是可能代表土地正義的老街巷居民團體之類,在政商難看的吃相下才突然驚醒──巨大的韓流對於他們有很大的吸引力,就在這時形成了。

他們都是人民,他們都是人民,不就是主人嗎?他們想要拿回自身本有的權利,要實現自身的嚮往。。。

韓國瑜喚醒了他們生命中主體與權力的記憶。。。

三、韓流與綠營──為何「九合一大選」,綠營會大失敗?

前面我們談了『韓流』的形成,現在來考察綠營面對『韓流』,不能不失敗的理由。我想以中間選民的角度來分別選民的光譜談,會比較清楚;

我們試將所有選民區分為深藍,淺藍,中間,淺綠,深綠五個區塊

過去執政黨大勝,我們應該指出,主要應該是來自於藍營無能的形象,使得深藍與淺藍都有棄守、游離,走向中間選民的傾向;尤其,當藍營的統帥竟然拿著香跟著綠營拜,若只是在二二八的層面,由於受害人並沒有那麼多,其影響層面應該還小;但是貿然祭拜八田與一,其對廣大的農民則影響極大──好像藍營過去長期虧待了殖民者,李扁馬以來的親日教科書自然推波助瀾。。。這可說是藍營在「意識形態」上自動棄守的「漂亮成績」。

但是這次「九合一地方選舉」,地方選舉,主要不是「意識形態」的對抗,是實際政績上的驗收,執政者未能適切地面對風調雨順後農產品滯銷的情況;導致民間自動批判執政當局在行銷通路上的失職──如果兩岸關係能夠正常化,對岸應該會是最能幫助解決滯銷問題的良好市場。

農產品滯銷,不僅直接影響農民收益,農民簡直要把自己親手拉拔起來的,結實出來的農作物,親手毀棄;這些沉痛的經驗相對於執政黨所提「尊嚴」之類意識形態的名詞,真是太大、太真實的打擊。

此外,這次地方選舉,也是政治上朝野鬥爭的自然延續;已視藍營為軟腳蝦,習慣於予取予求,威風八面的新潮流系,太巧合地正把藍營中前述那位可說是天賦異稟,頗經歷練的韓國瑜「連驅帶趕地」由天龍國的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的職位上逼了出來。

看他自身的描述,在農產運銷上,確實真是有一套,應該是花心力考察且深刻思考過,才能夠有那樣成績的,也是可以得到農民信賴的。

韓,這個退伍軍人的子弟,是以他當年無分省籍的成長經驗與這次天龍國運銷的成功經驗站上競技場的;他的對手帳下,雖然武將如雲,謀臣似雨,但是由於他們過去缺乏接地氣的成長經驗,他們的考試成績多數只是某種理念掛帥的產物,沒有人能夠有效對抗他那青少年以來,由生活中所蓄積起來的庶民作風。

這應該也是綠營至今,難以認錯,難以及時自救,只會與藍營菁英不約而同地把韓貶稱為「草包」,一吐心中冤氣的原因。

四、韓流與藍營──新藍營的可能性

如上文所示,韓流的兩大板塊是遠大於深藍的區塊;自從藍營由於『無能』與「跟拜」而淺藍部分大大萎頓以來,這次偶然的機遇使得萎頓已久的深藍能夠與廣大的韓流相邂逅,尤其是本屬於淺綠的韓流竟願意共同招展起整片青天白日的旗海時,據稱深藍竟有相擁而泣者。

若想要韓流中的淺藍回歸的話,雖不太容易,但以過去的淵源言,應該還不太難,但是韓流中很大一塊,應該韓流中過半的那曾經淺綠的部分,他們對於深藍早有頗深的芥蒂,他們發現韓,肯定韓,投身韓流的時間並不長,他們應該沒有需要盲目跟隨韓國瑜的感情負擔。〈其所以在韓流中可能超過半數,應該是淺藍往往帶不動他們曾受「去中國化教育」的子女;而淺綠的,大多是一大家子全部換幟,而社會經濟不景氣為他們準備了更多的後備軍〉

所以,談到藍營要在未來的總統大選中取勝,僅憑藉韓個人與上述曾經出走的淺藍應該是絕對不夠力道的。必須要努力穩住甚至擴大整個韓流,才有維持戰果的希望。

但是舊日「無能」的藍營,如今竟能夠給韓流更多信心嗎?

或許,如果今天的藍營不能在短期內就給予韓流一個一新藍營的想像,韓流就將像真如綠營所期待的,韓流是否將很難維持其能量──關切淹水的情況,可能雨季只會到九、十月吧,而過去藍營無能的形象,將仍可能是壓垮自身最沉重的包袱;無法維持其熱情,無法發展其組織,因而很快又步上萎頓走低的道路。

五、韓流與郭流

最後,我們似乎也該談談郭流,某個社會心理的意義上,韓流是對於野百合與太陽花虛無進步的反思,中壯年人對於自身時代的反思,那是對於某種革命的政治啟蒙;這些中壯年們,從小在教科書上讀到的革命印象,它們從來沒有想扮演那樣的腳色;但是,由黨外時代到今天,尤其,野百合與太陽花,還有洪仲秋事件,每件示威中所包含的荒謬,都讓他們心癢癢的,好像自己當年少做了類似的那麼一件事──大家都可以,為何我們不可以,我們也要。。。在他們感到自身的權益沒有受到應得的待遇之後。不過,郭流似乎比較沒有這樣的色彩。

郭流在社會中的意義,由郭自榮譽黨員而出現在選舉舞台開始,個人就覺得很難判斷他的真實來路;郭很有錢,事後透露這次的參選,總共花了近億元;對他而言,買個特殊的人生經驗也不奇怪;看他的成長時代,他青少年時代,應該正是保釣運動與退出聯合國餘波盪漾的氛圍中,他常強調自身對於中華民國的熱愛,在那個時代氛圍中成長的人,這種情懷,確實有其可能。

他與韓的差別,似乎只在於他是警察家庭,韓是軍人家庭;另一差別是一個往政界發展,一個往商界發展?很湊巧的,竟然是兩蔣時代,簡直可以與阿扁的出身相呼應的兩個低階層出身的藍營樣板。。。

兩位都是很好的人選──我甚至懷疑起,兩人是這次藍營找來的絕配;大約也只有像吳敦義這樣歷史系出身的主席,可能有這樣的眼光,使得綠營很難氣定神閒地鎖定任何一人進攻;倘真如此,吳敦義真是功不可沒。

吳在韓、陳決戰的最後關頭,當綠營要以非洲豬瘟來拉抬他們所慣使的「反中意識形態」之際,吳丟出黃俊英被陳菊走路工冤死的舊事;因陳菊在綠營地位崇隆,效忠表態者眾,使得該意識形態的血滴子,沒有能發生轉移焦點的預期效果;似乎就是藍營漂亮的迴護。

後來,看到郭坦稱與韓的兄長是同班同學,到郭在戰場中局,情勢日益緊張時,章法似乎越來越亂,最後甚至開口說出「大哥請你讓給我」之類,政治上本來很少可能出現的語言;但是對於政治素人言,卻頗合其似乎也應該忙亂與熱切的身分。因而,這類作為雖然突兀,似乎應該還可接受。

總之,主將如此,郭流應該正是社會上另外一群游離份子──雖然有人說他們是中產階級,是文化菁英,是知識菁英,怒批韓流是草包;也正是如此吧,所謂「菁英」永遠是少數,否則如何稱為「菁英」,所以他們在民調的成績上有相當明顯的差距!?不過,韓國瑜以自身的勤奮投入找訂單,為他所提的「發大財」,作說明;郭則以自己過去在工商業的實績,與揚言自身不惜墊大錢,而願推動社會福利,則實在也不脫另一種「發大財」;這兩種表現,確實是折射了我們社會當前對於社會前景的共同焦慮。

在這個思考脈絡上,個人真很好奇,究竟吳是如何找到這兩位候選人的,以及他是否真的規畫了如何的劇本?──看來無論這次大選最後的結局如何,吳主席主導的這次選戰,必然會被未來的歷史家重視的──無論中華民國是否永續存在,甚至它都將被世界各國的政治學教科書記取。

六、其時代意義與其發展的前景

韓流的存在,是我們社會裡,中壯年自覺被歧視者,在看了年輕人肯定自己,批判社會的強烈方式後,對於自身的處境也開始憤怒,為什麼在我們的社會要被看成很奇怪且「原罪」的樣子呢?

韓流的時代意義

如前述,我們可以相當清楚地發現韓流是由兩個相當不同的弱勢群體組成的;這兩個群體,一個是以深藍或淺藍外省族群為主的,職業身分是軍公教警消的退休人員;另一個是以本省籍的中低階層,淺綠罕被照顧的游離份子;它們彼此在惺惺相惜或同病相憐的情況下,彼此看見,且感受到對方的存在處境;並且透過每個人少年時代都曾經有過的仰望國旗的肅穆經驗中,進行著一次不同省籍的大融合。

共同緬懷過去,共同思考未來。就我們傳統所謂的「同舟共濟」或是所謂的「同船過渡百年修」而言,這次經驗是否將使它們比過去可以更為體認彼此,更為相互體諒。將使我們社會的發展更有平順共進的可能。我們的社會將不會如當前執政黨不自反省所怨稱,自己「進步太快,有些人民竟然跟不上來」的困擾了。

對於我們中間選民言,這是一種融合,應該是我們社會中真實需要的、一種重要的、真正促進社會溝通與辯證發展的進步;對於藍、綠兩陣營言,為了選舉往往自然有裂解社會而圖利自身的傾向,大約只有我們中間選民會才衷心肯定這種促進社會中社群意識交融的發展吧。

韓流的前景──擴大?或消散?

最後,韓流未來發展的前景,可能如何?到明年大選之前,近五個月的時間裡,它能夠不要消退嗎?或者甚至能夠擴展嗎?消退的話,韓可能很難取勝;擴展的話,則大選應該是可以勝券在握的。。。

目前距離大選時間還有相當的時間,可能變數很多;例如,自稱「白色力量」,實力可觀的柯市長,是韓頗尊敬的長官,似乎有熱身的跡象;橘色的老將宋主席在江湖上也有復出參選的傳說;此外,蔡柯配的可能性,當然不是沒有可能性的;至於,執政黨如果真的要取勝的話,應該一定會動員所有的力量,由獨派死忠的「喜樂島同盟」的宣布「含淚投票」,到鼓動「美國議會」的呼籲支持蔡,甚至到「中華民國憲法中的大法官」公開支持連任,以及讓香港剛好再次發生新的「佔中」或是「反送中」;似乎都不無可能。

就中間選民的客觀觀察,韓流的前景,此時看來,面對執政優勢的對手,雖有過去「九合一」翻轉劣勢的基礎──

『此次選舉結果,……國民黨一舉奪回臺中市,以及原本的嘉義市、彰化縣、澎湖縣、金門縣等4個縣市,另外還奪下高雄市、雲林縣、宜蘭縣、花蓮縣,從原本的6席地方縣市首長倍增為15席。近乎翻轉的藍綠版圖被視為對蔡政府投下反對票,也等於宣告蔡英文在第一個總統任期的期中考被完全死當。』

但韓流取勝的可能性,若沒有適當的作為,怕不能不回到五成上下而已。這應該也是坊間民調專家公開為藍營擔心的──這是就指導人類行為的兩種相對的能力來看,不能只在感性的層次比較了──那就是所謂──

『在國民黨的基礎上,韓國瑜靠著感性魅力,活化了過往死氣沉沉的藍軍支持者,成功讓國民黨轉化為一個「感性的政黨」,但下一步該如何應對蔡英文近乎鑲嵌在國際情勢下的「理性主權論述」,對韓來說,可能還是一個尚待解決的罩門。』

換言之,未來,韓流除了在雨季過去之前,應該可以讓民眾「憶苦思甜」,充分彰顯前朝之怠惰與荒唐,但是,韓流是否還有其他兼具感性與理性的作為,可能有益於對抗執政黨必將發動的「意識形態」的攻勢?有人高標「愛中華民國」,想要藉此揭穿執政黨的虛偽,但那真可能引起多大的效果。。。韓流集會每每旗海招展,但是綠營永遠有「兩岸集會」時不敢拋頭露面的怨訴。。。如前述,是否又顯示了藍綠在大選中破壞了社會的融合。。。如我們中間選民在稍前所批判於藍、綠輪政者的。。。而今天的破壞融合、撕裂社會,已到了執政黨準備修訂國安五法,不惜以掀起「內戰」來打擊反對者的程度。。。

如果我們中間選民真是大選中應該被爭取的對象,我想我們應該建議具有促進社會融合意義的「韓流」,應該由「反對內戰化」,真摯誠懇地為我們社會的理想前景請命。

同時,應該藉此向對岸主張簽訂兩岸和平協議──讓我們兩岸由二戰結束後「內戰」如何在雅爾達密約中被設計開始共同反省──建議全省傳統的民俗宮廟與宗教團體,大家一起來超渡上次「內戰」中,數以千萬計的無辜犧牲的往者。。。並且祈求上蒼能夠讓我們避開目前已經隱隱籠罩在我們島嶼上空的「內戰」陰霾。。。

以上,是作為一位中間選民,一個研究台灣史的公民教師,關切兩岸中國人前途的知識分子,關切我們時代與社會的認知與其衷心的告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