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進入板門店狀態 | 盛嘉麟

中美貿易戰有些類似當年中、美在朝鮮的惡戰。

(一)中興事件猶如美軍仁川登陸

川普挑起中美貿易戰,先加關稅,再切斷中興 (ZTE) 的芯片供應。
不到幾天中興應聲倒地,認罪受罰,前後繳了17億美元罰款,並且接受美國派來的官員監控公司業務,美國認為中興就像一隻小綿羊。這時有如麥克阿瑟仁川登陸,大軍直搗鴨綠江邊,對中國指手畫腳,瘋狂囂張。

(二)華為事件猶如中國志願軍反攻到38度線

中興事件食髓知味,川普再叫囂增加關稅,再切斷華為(Huawei)的芯片及Android 供應。
不到幾天華為搬出自己的備胎芯片以及鴻蒙系統,不再屈服。這時有如彭德懷的中國志願軍突然向麥克阿瑟的聯合國軍發起攻擊,大軍幾乎全殲入侵朝鮮的聯合國軍三萬多人,一度攻佔南韓首都漢城。中美雙方進入38度線拉鋸狀態,雙方天天大小傷亡不斷。

美國600家大小百貨公司要求停止加徵關稅,否則可能裁員200萬人。
美國的谷歌(Google)擔心Android失去中國10億支手機市場,專利使用費損失不貲,不顧川普禁令繼續供應華為Android及App,並且可能對川普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尊重國際商務契約。
美國的高通(Qualcomm)、美光(Micron)、英特爾(Intel)、超微(AMD)、芯片製造商不甘損失最大顧客華為,繼續供應華為芯片零件,並且可能對川普政府提出訴訟,要求尊重國際商務契約。
中國方面當然也有損失,GDP可能從6.6%下降為6.2%。華為的任正非老神在在,繼續抗戰。川普面對2020年大選壓力,而習近平無須選舉,指揮若定,穩若泰山。

(三)G20猶如板門店談判

今年6月28日開始的日本大阪的G20前夕,川普熱線電話接通習近平,要求利用G20機會,重啟中美貿易談判。猶如1951年10月10日,韓戰打了一年多,美國方面經不起38度線上的傷亡耗損,提出的板門店談判。

川普面臨國內商界的抗議,公然不服總統命令,甚至不惜訴諸法院。面臨國內製造業並無預期的復興,有些在華廠商只是遷往越南規避關稅,於是川普又發起關稅懲罰越南。面臨伊朗又以飛彈擊落美國最昂貴最先進的全球鷹無人軍機,局勢失控。面臨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的挑戰,民調岌岌可危。

習近平趁勢提出談判三條件:

1. 中美貿易戰熄火,雙方繼續前階段的談判;
2. 美國停止對3500億美元中國產品施加進口關稅;
3. 美國許可美國公司繼續向華為提供關鍵產品部件;

其實這三項條件都是川普無端挑起的,習近平只是要川普吞回去,才願意重啟談判,不算是中國的得勝,只是表明中國不甘再被脅迫的立場,否則不怕繼續打下去。

帝國主義向來欺軟怕硬,習近平的三項條件川普只得接受,承諾暫時不擴大戰事,所以中美貿易戰重啟談判,猶如1951年10月10日,板門店談判開始。

(四)板門店狀態戰火不熄

只要帝國主義亡華之心不變,中美貿易戰重啟談判只是暫時技倆,待川普解決其國內外問題之後,連任或不連任,將來美國對華的「修昔底德之戰」擺在眼前,中國必須不惜一戰,捍衛國家民族的前途。猶如1951年10月10日,板門店談判開始之後,38度線上戰火更烈,每天考驗雙方致勝的決心,譬如1952年10月14日的上甘嶺戰役,砲火連天血肉橫飛,以雙方總共死傷50,000人的代價,中國得勝,展現了中國的堅定意志,讓美國膽寒,促成了1953年7月27日的最終板門店停戰,維持住中國不准美國越過38度線的國家意志。

現在美國國內反華勢力張揚,國會議員、學者政客,反華的新招層出不窮,如:

限制中國留學生前來美國求學
在美國境內限制華人在科技公司及實驗室的就業及升遷
在美國境內限制美國人應聘到中國的高科技公司及實驗室就業
不准中國公司來美國投資併購美國的公司
不准中國公司來美國募資上市IPO
不准美國企業使用中國公司的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不准美國企業供應中國公司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聯合五眼聯盟、日本、台灣一同杯葛使用中國公司的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聯合五眼聯盟、日本、台灣一同杯葛供應中國公司高科技產品及零配件
制裁中國政府的高官,凍結中國銀行及金融機構的正常金融業務
不斷擴大制裁中國與伊朗、朝鮮、俄國、敘利亞….有業務往來的公司
切斷所有中國科技人員參與所有國際論壇及學術交流會議
煽起並製造香港的反中顏色革命,如2016年的雨傘革命,以及目前的反送中革命,企圖顛覆香港行政區政府,在中國境內製造利比亞、敘利亞
煽起並製造台灣的反中顏色革命,如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以及目前蔡英文總統領導的反一國兩制浪潮,企圖顛覆中華民國政府,在中國境內製造利比亞、敘利亞
在軍事上不斷在台灣海峽、南海海域挑釁中國,希望引起戰端
在中國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影響選舉、發動政變或製造動亂,鼓動沿線國家的新政府取消、破壞或撕毀中國一帶一路的既有合約
所有這些行為都以國家安全為藉口,規避憲法的約束

中國方面也會有相對制衡的對策,有些時候美國反華的作為有助於中國人的向心力及凝聚力。中國軟弱的領域應該由國家帶領尋求突破超越,如飛機的發動機製造、大飛機的研發製造、芯片的設計、製造、檢測、封裝、軟體作業系統、重要的應用APP、5G通訊……。

中國必須在周邊國家加強外交或提升武力威懾,對外來的美、日軍事挑釁必須有效的折衝,對香港必須嚴加管控美、英、台灣煽動顏色革命勢力的入侵,驅逐美國駐港領事館超額1000人從事顛覆暴亂的外交官。仿傚美國,以國家安全為藉口,強力執行國家意志,打擊附和英、美鬧事的香港賤民,爭取國際輿論的發言權。

(五)5G高科技的競爭猶如上甘嶺戰役

中國必須突破高科技的封鎖、抵制、杯葛,其實這在廿年前早就開始了,不是始於川普。中國必須團結動員對抗美國帝國主義,對於境內的慕洋犬公知嚴格管控,在國家安全前提下,劍及履及執行管控。未來5G高科技是主要戰場,如同上甘嶺戰役,中國要打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