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風就是病 痛起來很要命 | 劉廣華

好久不見的痛風又來了;先是膝蓋隱隱作痛,隔了一夜之後就認真的痛了起來。

痛風病友應該明白什麼叫做認真的痛;因為痛風初起時,其實只不過是隱隱的痛,稍微紅紅熱熱有些腫腫的,有類於哪裡扭到或是磕到碰到烏青瘀血的那種微微的痛感;這時候通常可以趕緊服藥壓制;不過,等到真正發作時,就是所謂的撕裂咬嚙刀割針刺,風吹草動稍一輕微碰觸就痛不欲生的那種痛了。

劉杯杯從小就是梁山好漢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生活方式的忠實信徒;年將耳順,從來也沒有在忌口的,尤其是海鮮類跟豆類製品,更是最愛。

好吧,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果然痛風找上門。

每次一發作時,就返樸歸真乖乖喝水吃蔬菜戒酒斷肉禁海鮮棄豆乾,下定決心減肥。

不過,劉杯杯人性弱點很多,意志力不太堅定是一個,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青燈古佛清粥小菜嚼菜根飯蔬食飲水一陣子之後,總會慢慢地一不小心就多吃塊肉多夾片豆干或是偷偷吃隻蝦子什麼的;吃著吃著,又吃回一條梁山好漢。

水當然還是拼命喝;那一口一口的水喝下去,沖淡了尿酸,也沖淡了罪惡感!

就這樣跟痛風玩捉迷藏時聚時散了好多年,這會兒又碰面了。

痛風這玩意兒自古有之;早在西元前2640年埃及人就有記載,西方稱之為gout,中國古代先是稱之為「痛痺」,復因其疼痛快如一陣風的症狀定名為「痛風」。

據說古時候得上痛風是蠻光榮的一件事,因為只有達官貴人有權有勢的上流社會人士才負擔得起每日狂吃大魚大肉,也才有機會患上痛風;所以說痛風是富貴病。

也有說痛風是帝王病的;像是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神聖羅馬皇帝查爾斯五世(Charles V)、西班牙國王菲力二世(Felipe II)、普魯士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還有元世祖忽必烈也都得過痛風。

不知道亞歷山大大帝痛風發作時,要怎麼威風凜凜地說:

「山不走到我這裡來,我就到它那裡去」?

想來,亞歷山大大帝一跛一跛的,可能要走很久才看得到山。

帝王將相之外,西方科學家藝術家文學家宗教家諸如歌德(Goethe)、莫泊桑(Maupassant)、牛頓(Newton)、達爾文(Darwin)、伽利略(Galileo)、達文西(Da Vinci)、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等都是痛風病友。

以東方而言,像是唐代太子少師李綱、初唐四傑的盧照鄰、白居易、劉禹錫等等也都得痛風。

說來奇怪,在Michael H. Hart所著《影響世界歷史100位名人》(The 100: A Ranking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Persons in History)書中所列的100位名人之中,就有10位得了痛風,命中率10%。

相較於一般人中,美國只有1%的人口得到痛風,台灣則是約3.3%的人口;這比例可算是高的了。

這麼一看,沒有一定級別本事或成就的人,恐怕還得不了痛風。

也聽說金城武、吳奇隆、黃曉明也得痛風;帥的人好像也容易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