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壟斷大法官 制度該如何改? | 郭譽申

蔡總統又提名4名大法官,都在立院順利通過,包括她先前已提名通過7名大法官,蔡政府總共提名通過了11名大法官,超過大法官總數15人的2/3。大法官提名應該超越黨派,全面執政的蔡政府全然不避諱提名意識形態符合民進黨價值的大法官,仗著國會多數就強行通過。此事件極為嚴重,卻不受重視,不過成為一日新聞。

現代國家是依法治國,法律既保障基本人權,也保障政黨的公平競爭。大法官有解釋法律的權力,是基本人權和政黨公平競爭的最終守護者。蔡政府既擁有立院多數,又壟斷大法官解釋法律的權力,綠營於是可以隨心所欲地制定或修改法律,而將來任何法律爭議都需要透過大法官釋憲來解決爭端,其釋憲答案已經可以預知,就是都會符合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和利益。綠營因此可以「合法地」打壓、查辦它不喜歡的個人和團體,包括國民黨、統派團體等。例如,立院過去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當然會被大法官認定不違憲;立院最近修改《國安法》,涵蓋到資訊頗難確認的「網路空間」,讓蔡政府又多了查辦政敵的武器和任意裁判的空間。

西方民主制度的核心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及司法獨立。台灣現在搞成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全由民進黨掌控,還算什麼民主?大法官制度的設計是任期8年,總共15人,出缺時才補足;理想上,大法官就任和離任的時間彼此不同,每任總統只能提名少數大法官,因此避免多數大法官被同一政黨所壟斷。然而這樣的大法官制度根本設計錯誤,若一個政黨執政較久或部份大法官辭職、去世,都可能造成某一政黨有機會提名及壟斷多數大法官,就像現在的民進黨。司法不獨立,恐怕有傾向法西斯之虞,還有啥民主啊?

雖然當權者顯然不會聽我的,筆者還是提出對大法官制度的簡明建議。法律非常專業,而司法又須獨立,新任的大法官應該由曾任大法官者和在任的大法官共同推舉並投票產生,總統僅根據投票結果任命之,總統沒有提名權,立院沒有同意權,這樣才是司法獨立。具體而言,當大法官出缺時,由曾任大法官者和在任的大法官推薦候選人,再由所有曾任大法官者和在任的大法官在候選人中,投票選出新任的大法官。這樣的推薦和票選方式很類似中研院院士的產生方式,因為法律和學術研究同樣都很專業,並且該獨立於政治之外。

台灣已經歷三次政黨輪替,曾任大法官者和在任的大法官中,傾向藍營和綠營者人數應該差不多,若以上述的推薦和票選方式產生新任的大法官,傾向藍營和綠營的選票將互相抵消,立場中立的候選人於是最有機會勝選,成為新任大法官,這正符合司法獨立的目標。

大法官對於人權、司法、民主都極為重要,台灣卻搞成綠營壟斷大法官,等於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全由民進黨掌控。這真是台灣實行西方民主的大失敗,當權者別只管自己的權力,應該考慮改變大法官的產生方式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