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熱度 | 劉廣華

學期結束沒有課了,不過因為系上承辦美加青年菁英領袖團,還有接待了美國姊妹校的關係;過去一周內還是分別上了一次台灣國際教育的的3小時論壇,跟大概半小時的美中台兩岸三邊的簡介。任務當然順利完成,只是覺得吃力。

記得劉杯杯剛剛開始專職教書以來,充滿了熱情;專業課、語言課加起來,連週間含周末最多曾經每周上課30小時;會這麼做,拚經濟的原因當然有,惟當時也確實對教書樂此不疲。

過去這幾年來,因為行政職關係,授課時數已降到每週3小時;理應游刃有餘,卻還是覺得有負擔。

何以至此?

感覺是人性弱點中那邪惡的三分鐘熱度在作祟。

劉杯杯仔細想了一下,好像從劉小弟時期開始就這樣了;先是風風火火的立定志向要做什麼,然後就做了,然後就累了煩了膩了倦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曾經學過吉他,音樂家生涯的最高峰就是在官校玩了一陣子的輕音樂社;釣過魚,也就是幾個月時間,釣竿捲線器浮標假餌都擱著沒碰了;學書法,後來大號熊毫用來清電腦鍵盤也蠻好用;爬了一陣子山,現在一把航太鋁合金一把碳纖維登山杖都還閒在地下室角落裡。

連讀書都一樣;日文下決心讀了3次,每次到動詞就掛掉;西班牙文忘到只剩哈囉再見兩個詞彙;就算讀閒書,也是言情武俠歷史心靈雞湯網路小說一直換。

初時的興致勃勃,很快就興趣缺缺索然無味;以致如今讀書學劍兩不成,就沒有一樣東西是真正會的。

有勵志大德曾經說過,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也不錯,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

說得也是。

從另一角度來看,三分鐘熱度的人一定興趣廣泛,對世界充滿好奇心,容易受新鮮事物吸引,敢於嘗試願意接受挑戰;這種特質太偉大了,世界能夠向前邁進依賴的就是這種特質。

其次,三分鐘熱度的人劍及履及,說是風就是雨,想到什麼就去做甚麼,不會因循苟且,不會沓拖不前;所謂萬事起頭難,三分鐘熱度的人行動力強,通常是最先發動車子的那個人,當然開一陣子往往就跳車不開了,不過至少車子是啟動了,是不是?

當然,這純屬玩笑之言;虎頭蛇尾,有始無終乃是三分鐘熱度人最大的問題,事情老做一半哪行?

要避免三分鐘熱度還是有方法的。

其實,會形成三分鐘熱度的最大原因在於不是真的有興趣;像劉杯杯日文西文一蹋糊塗,一樣是語文的英文學習就撐下來了;再如,雖然閱讀的內容一直在換,但至少閱讀的習慣本身也留下來了。

再有,就是督促的壓力;人總是有惰性的,劉杯杯只要沒人逼就容易懶散,就不會自動自發;為了改善這種情形,通常只要有人邀稿邀演講大概就先答應,辦公室有行程就請大家直接排進去,劉杯杯自然會當成作業看待,一樣一樣去完成。

如此一來,只要有人逼著做的事,劉杯杯大概都會做;也就沒甚麼三分鐘熱度問題。

這種喜歡有人逼做事的人生好像有點自找罪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