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綠年華 | 劉廣華

親人群組中把劉杯杯就讀的宜蘭高中跟復興國中校友會網站貼出來,可以一路點進去歷年的畢業紀念冊瀏覽。

劉杯杯哪裡忍得住?

趕緊上網找到當時的班級,雖然掃瞄檔畫素不夠有點模糊,不過臉孔是熟悉的,再對照一下姓名,恍似穿越一般,40多年前的前塵往事一下湧現。

原以為事如春夢了無痕已經無跡可尋的人生階段竟然只是暫時封存,打開檔案夾之後,慘綠少年時期的點點滴滴還是歷歷在目地撲面而來!

劉杯杯出生在基隆。

基隆人口不多幅員也不大,惟因是國際港口,環港灣一帶也是八街九陌街道縱橫交錯,各色人種群集,非常熱鬧;每到夜幕低垂,燈火輝煌,夜市摩肩擦踵人頭鑽動。

遙想韓戰越戰期間,一船船生怕回到戰場之後沒有明天的美國大兵被載來基隆休假,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美金大把大把的花,末日般地盡情尋歡買醉;應運而生的舞廳酒吧,妝點得整個市區處處燈紅酒綠;販售華洋百貨舶來品的委託行更是四處林立。

劉杯杯生也晚,成長時基隆雖已是繁華落盡,卻也勘勘趕上那場盛宴的尾巴,住的是市區,不折不扣的是個都市小孩。

可以想見當年搬到宜蘭時的驚詫!

市區沒幾條熱鬧道路,走兩步就算郊區,一眼望去青蔥翠綠的稻田阡陌交錯無邊無際;傳統三合院農舍錯落有致點綴其間,屋旁茂林修竹環繞,晚來炊煙嫋嫋雞鳴狗吠,好一幅鄉村風光田園美景。

陶淵明喜歡,悠然見南山;劉小弟震撼,一臉茫然!

那也是13歲的少年劉杯杯首次體會到的文化震撼。

小孩還是適應得快;不一會兒,本來說泉州腔閩南語的劉小弟對於宜蘭通行的漳州腔閩南語就已經朗朗上口,說起酸酸(ㄙㄨㄧ)軟軟(ㄋㄨㄝ)愛吃糜(ㄇㄨㄟ),吃飯(ㄅㄨㄟ)配滷卵(ㄋㄨㄝ),你這個人盡(很)趣味這樣的句子來,也是維妙維肖,就是土生土長的宜蘭人。

宜蘭有山有海,揮灑空間很大;沒過多久,爬樹設陷阱捕麻雀掏鳥蛋抓魚游泳焢土窯烤番薯等鄉下孩子玩的花樣,樣樣都來。

而也因為正好碰上青春叛逆期,開始想著做大人的事;狐群狗黨呼嘯來去,抽菸爬牆逃課打架打麻將打彈子,通通都會。

有次學校圍牆邊群聚抽菸,三個教官圍堵,一夥7、8個在場吞雲吐霧的通通落網;劉小弟本來要抵死不認的,不過新手犯人經不住嚇,一聽說要化驗,就全盤招供,還寫了自白書。

後來想想,都不知道當時的高中怎麼就儀器先進到這地步,還能驗抽菸?

上課魂不守舍睡覺之外,賴皮也是有的;記得有位廣東腔很重教國文的奶奶人很溫和,不罵人不打人;每次課堂上寫作文,同學就輪流說要出去洗毛筆,一洗就半節課,打場排球再回來。

年少輕狂,就這麼著,高中硬是讀了四年。

劉杯杯其實在宜蘭待得不久,高中畢業後進軍校就沒有再長期待了;偶爾放假回家而已;雖說如此,宜蘭還是慘綠少年初長成的地方,充滿了不識愁滋味的回憶。

有人說,人開始回憶過去就表示老了。

我想也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