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墨加稅 堵非法移民 將如何?| 郭譽申

當地時間5月30日,美國總統川普突然宣佈,將從6月10日起,對所有墨西哥輸美產品徵收5%的關稅,直到非法移民不再通過墨國進入美國,若墨國不嚴格控管非法移民進入美國,關稅將在7月1日提高到10%,在8月1日提高到15%,在9月1日提高到20%,在10月1日提高到25%,並永久保持在25%的水平。

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貿易額相當高,美國每年從墨國進口產品約3,460億美元(美國的前三名貿易夥伴是中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因為墨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遠低於美國,墨國的經濟非常依賴美國,對美出口額約占墨國出口總額的80%,相當於墨國GDP的28%(對比於中國,中國對美出口額僅占中國GDP的3.4%)。換言之,美國若大幅提高墨國進口產品的關稅,確會對墨國經濟造成重創(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則小得多),是墨國難以承受的。這是川普對墨國頤指氣使,毫無顧忌地提高關稅的原因。在此重壓之下,墨國雖然氣憤不平,恐怕不得不讓步,承諾並採取一些行動阻擋非法移民通過墨國進入美國。

美國有權力禁止非法移民入境,但是美國逼迫墨西哥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是完全無理的要求。現代國家的人民有遷徙的自由,墨國政府根本沒有權力不准許人民離境遷出,因此美國的要求是逼迫墨國侵犯人民的遷徙自由。美國只准自己的人民有自由,卻逼迫墨國侵犯人民的自由,是兩套標準,他國人民的自由是比不上美國利益的!

墨西哥被迫採取行動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會有成效嗎?幾乎不可能有成效。墨國一向治安不佳、毒販橫行,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活動都管不了,哪有能力控管漫長的美墨邊界?就算墨國願意侵犯人民的遷徙自由,非法出境必是輕罪,最多關一、兩個月(若關久,監獄也不夠),出獄之後,非法移民可以重新再來,一試再試,總能突破封鎖線。

墨西哥被迫採取行動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不會有成效。那川普總統幹嘛逼迫墨國非這樣幹不可?為了選舉嘛,阻止非法移民是川普的競選承諾,明年總統大選時,川普可以以此做為政績,唬弄美國大眾啊。

美國有可能解決非法移民通過墨西哥進入美國的老問題嗎?非法移民的根本原因是民生差距。墨國的經濟狀況遠遜美國,而貧富差距又大,很多人生活無著,只好偷渡進入美國以求溫飽。這是擋不住的移民流,若墨國的經濟狀況不改善,非法移民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川普越想獨善美國,欺壓損害墨國經濟,很可能導致更大的移民流。(通過墨國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有些不是墨國人,而來自其他中南美國家,不過問題相同,若墨國的經濟狀況改善,這些非法移民很可能留居墨國,而不前往美國。)

世界是一個地球村,各國,包括美、歐,獨善其身將造成非法移民流,反傷自身。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兼善鄰國,才是地球村的相處之道,才能解決非法移民流的難題。美、歐真該學學中國的謀國之道啊!

對「美對墨加稅 堵非法移民 將如何?| 郭譽申」的一則回應

  1. 支持中國共產黨!

    有一個自稱民主自由好棒棒的西方國家:
    每年有超過3萬人槍擊死亡
    每年有超過6萬人吸毒過量死亡(其中大部分為鴉片類藥物)
    全國有超過50萬遊民
    全國有超過100萬愛滋病
    這個國家還動不動指責中國沒自由沒人權
    大家猜猜是哪個國家?

    2016年槍枝造成的死者數,巴西43,200人最多,其次為美國37,200人、墨西哥15,400人。(全都是民主自由好棒棒的國家)
    新加坡是與槍枝暴力最無關的地區,10萬人中僅有0.1人死於與槍枝。(也是台灣人最不屑的專制獨裁嚴刑峻法鼻屎國)

    美國每百萬人有29.7人被槍枝凶殺,美國槍枝凶殺比例約為各國平均比例的20倍。
    美國國家健康統計中心(NCHS)公布的最新報告顯示,美國人2016年的平均壽命為78.6歲,這是連續第二年微幅下降,主要是鴉片類藥物濫用致死人數增加所致。美國2014年的平均壽命是78.9歲,2015年78.7歲。美國前一次連續兩年平均壽命下降的情況,發生在1960年代初期。

    此現象有部分是鴉片類藥物濫用致死人數增加所致。2015年死於鴉片類藥物濫用的人約3萬3000人,2016年為4萬2200人,而且增加的死者主要集中在15-44歲年齡群。

    不過,鴉片類藥物濫用並非唯一成因,美國的自殺人數及因酒精致死人數也都上升,這三種情形正是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安妮.凱斯所稱的「絕望死」(deaths of despair)


    舊金山過去十年來遊民人數一直保持在約4400人左右???
    美國富裕科技矽谷舊金山人口只有80多萬人
    按照比例
    你能想像台北市有1.3萬遊民?
    或是上海有10萬遊民?

    舊金山最髒街區 針頭、排泄物充斥

    2018-10-13 世界日報

    海洛因注射針頭、停車場車輛之間成堆的排泄物、從路邊大塑膠袋流出的黃色汁液、被丟在街角骯髒的人工波斯地毯,這種場景可能會讓人聯想到發展中國家。然而,這卻是美國科技業之都舊金山的街景,無論白天還是夜晚,Hyde Street上一個街區總是被吸食毒品的人毫無遮掩地佔據著。

    舊金山還有許多街道和這裡一樣,但從某個角度來看,這裡可說是全市最髒的路段。

    從Hyde Street這個街區走到科技大企業推特和Uber的辦公大樓只需15分鐘,在這裡,街頭犯罪、遊民和改變世界的科技、豪華公寓混雜,在Hyde Street上班的華倫(Yolanda Warren)表示,他們辦公室門前經常會出現排泄物,整條街道瀰漫著尿味。她說:「這裡有太多無家可歸的人。」

    舊金山過去十年來遊民人數一直保持在約4400人左右,田德隆區的街道現在是遊民的難民營。

    這個地區另外一個危險是數以千計被丟棄在街道上的海洛因注射針頭。

    舊金山公共事務局(Public Works)表示,他們和田德隆區一個非謀利機構去年在街頭撿拾了約10萬支用過的針頭。然而,衛生局公布了一個更令人吃驚的數字,他們表示,這裡光在8月就撿到16萬4264支針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