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生的乾媽 | 劉廣華

友校國際教育同仁假日下午驚獲通知,國際生私下北上出遊,不知何故暈倒車站緊急送醫;同仁長途奔馳處理,急診室坐等一夜,還要安撫公主病同學嫌觀察室太吵希望返校休息的無理要求。

劉杯杯不由感慨,想來各校都是相同的;國教人員對國際生不只要作之師,還要作之親;對國際生的付出其實有時候跟家人是沒兩樣的。

此言絕不誇張;學校就有一人緣不佳的國際學生除修課選課等等學業上問題之外,舉凡室友相處爭吵、宿舍糾紛、參加社團、學費分期申請、筆記型電腦維修、代墊餐費等等人際生活財務大小事,都要來找同仁幫忙。

這已經不止是學生輔導了,這是當乾媽的意思,令人為之氣結。

幫多了生氣,就這點事情怎麼都處理不了呢?怎麼老是長不大?

不幫了,又耐不住學生哭哭啼啼一臉的無助;想到學生遠渡重洋家人都不在身邊,也不容易,碰到問題總要解決,怎辦?

幫與不幫間,吾心千萬難!

有的國際生年紀輕些,來自偏鄉地區,到了軟紅十丈車水馬龍處處摩肩接踵的都會區,一下子就忘掉來台灣是幹嘛的;要不就紙醉金迷夜夜笙歌,要不就充分享受台灣寬頻流量好處,無日無夜打game,晚上不睡覺白天不上課躲宿舍補眠。

為了強迫規範同學行為,同仁變身點名媽媽,要求定時簽到;時不時還化身嘮叨媽媽,耳提面命諄諄教誨,聽不聽在你、說不說在我;就是要把你押過來限制你,準時出席不准亂跑。

這種半強迫式的措施對亞洲地區國際生還蠻有效的;只要有要求,通常會俯首聽訓乖乖聽話,多數時候學生學習狀況也都會因此而有所改善。

大洋洲邦交國學生比較特殊;這些學生多數為政二代或官二代,通常有些背景;絕大多數還是循規蹈矩的,不過總有些桀驁不馴的,一有狀況動不動就找大使館或狀告外交部。

像之前曾有學生自己學科未過,卻以學分所剩不多為由,要求通融過關畢業;所求不遂之後,一路大使館外交部上告到該國總理府,就差一個聯合國還沒受理;那是劉杯杯處理層級最高的ㄧ次,不知道會不會搞到斷交?

這當然是劉杯杯想太多了,在學校堅持之下,學生最後還是乖乖回來把學分修完。

也曾經聽過同學夜店狂歡後包車自北返桃,趁幾分醉意坐霸王車,一下車拔腿就跑,司機杯杯追不上年輕人也就算了還把腿跌斷;那次又是傷害又是消費糾紛的,學校同仁處理好久。

國際學生多數循規蹈矩,畢竟不遠千里遠渡重洋是來讀書的;不過也免不了會有些心智尚未成熟,或甚至因疏忽而導致學業或生活上的種種意外;而這些都是國教或學輔同仁在協助處理的。

第一線的同仁是老師、是姐姐,有時候就是國際生在台的乾媽。

大家辛苦了,敬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