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哲學家 | 劉廣華

劉杯杯有大概6、7年的時間沒有開車,日常交通需求就靠區間車公車校車捷運,還有走路,情況緊急時就忍痛搭計程車;即便這幾年又開起車來了,不過有時晚上有應酬就不敢開車,還是搭計程車。

形形色色的計程車司機碰了不少。

最標準的就是都會區知名車隊的司機,通常素質很整齊,會穿襯衫西褲有的還打領帶;上車往往問說有無特定路線,如果沒有,就回說這麼這麼走好嗎?還會提醒後座也要綁安全帶。

機場排班的司機水準也不差;講話談吐都在一般水準之上,一般不會主動攀談,也會幫著上下行李;雖然車資1.5倍付起帳來有點肉疼,但服務很好。

其實以前台北Uber司機素質也不錯;最近這幾年因為Uber在政策上不受待見,司機星散,剩下來還在跑Uber的司機感覺上素質就沒以前整齊。

辦公室有個合作司機好像沒靠行也不屬於哪個車隊,會講英文還自備接機牌子,起早趕晚三更半夜接國際學生幫忙很大,收費也合理,同仁都很仰賴。

跑單幫計程車司機的水準就很一般般。

劉杯杯有時為了趕時間就不太挑車,叫到就上;反正糟老頭子一個,無財無色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不挑當然就會沒品質;有的車一坐上去就滿滿煙味;有的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嚼檳榔;有的自得其樂的大聲放電音音樂,咚吱咚吱的有些吵。

有次搭車,司機收聽的地下電台節目一路上都在賣藥;具體已經忘掉賣什麼牌子的藥,只知道那藥可以治腰酸背痛頭痛眼睛酸流目油嘴乾嘴苦嘴黏黏,順帶還可以治高血壓高血脂肝硬化;因為他一說一串,沒聽清楚癌症治不治,不過劉杯杯已經肅然起敬了。

當然,也不是每個跑單幫司機都是這麼奇形怪狀的。

劉杯杯有次搭車進學校;喜歡扮柯南的司機大哥問說:

「是學校教授齁?」

「是啊,怎麼知道?」

「矮油,你那氣質不一樣啊,一看就知道。」

劉杯杯真心覺得有些司機大哥的眼光是很不錯的,都已經刻意低調了,還被看出來,質美氣自華啊,藏都藏不住;辦公室同仁其實沒什麼眼光,老說劉杯杯像生意人甚麼的。

那一路上劉杯杯呵呵呵的很開心,零錢都沒讓他找。

還有次因為假日有活動,一早就上學校去。

健談的司機大哥說:

「啊,假日還要上班喔?真辛苦。」

劉杯杯心情不錯開玩笑用台語回說:

「子小漢、錢難賺、某多ㄝ,放假也要來上班啦。」

哪知司機大哥一下就很有感觸:

「唉,人生海海啦,人生馬是短短啦,要放鬆心情,錢賺那麼多,身體弄壞甘有效?賺錢有啥用?要不就養醫生,要不就養親家母!」

劉杯杯愣了一下:

「啊?養親家母,怎麼說?」

司機大哥很有智慧地說:

「你工作過勞死了,錢留給子女;子女拿你的錢去孝順岳父母或公婆;阿這不就是用你的錢養親家母?」

這邏輯太強大了!

劉杯杯看著前方後照鏡中司機大哥深邃的目光,心中充滿了景仰之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