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選民,看2020年大選,關懷第三文。。。 | 郭譽孚

原本真想試試自己的定力,能否每兩三周以後再與我們中間選民朋友共同聊一聊大選的動態與趨勢。。。

中間選民對於時局沒有一定要支持哪一方面。。。 如過去所強調的,我們只希望政治勢力間的競爭,將帶動社會各方面的進步。。。

我原還以為我自己可以專心研究、論述我不落流俗的台灣史,怎知時局的變化太過突兀,竟然使得我僅在前文刊出的一周之後,又有做為中間選民似乎不能不言說的急迫感受。。。作為一個公民教師的感觸。。。

因為──

中間選民是有社會經驗的,懂得「朝三暮四」與「朝四暮三」的差別,可能有時候是很重要的,例如當資金周轉不靈時;也懂得「有錢能使鬼推磨」,根本不值得太譴責,但是讀書人那樣的話,可能會被吐口水;更何況,如果這種情況讓人們感到受辱的話,怕難免相關的人都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唉,怎麼這都不懂呢。。。

因為──

中間選民往往是不僅曾受到相當教育水準,還有細膩社會經驗的;他們都知道民主與民粹的關係,他們絕不會過分推崇自身「民主」的理念,輕蔑他人為「民粹」;因為民主推銷者那種把所有「失敗的民主」,都稱為「民粹」,從而彰顯「民主的神聖性」之勾當,實在可疑;例如,如果民主真有那樣的崇高性質,為何沒有一個大企業採用民主制度來推舉他們的總裁?有相當社會經驗的他們太清楚了,民主理念是神聖的,有動員力的,但在複雜的大環境中,實在不是那麼現實有效的。如此而大談其民主的理念,批判對方為「民粹」,為不理性的『○粉』──僅知高調民主理念的名嘴們,怎可能說服那些在現實社會生活中早已看破民主理念的廣大人們?

其他──

例如,所謂的「沒有表示參選」的問題;認為因為韓沒有公開表示參選,就認定沒有「背後被開槍」的問題──真的這次發生的情況,其事態只是如此嗎? 看看對於韓而言,他勝選之後,對手陳其邁立刻反常地被大公主拔擢到行政院的高位去了,然後,據稱,某位執政黨要員時常管制交通,來到大高雄市開會;同時,中央政府傳來對於高雄市預算打壓的風聲;未來市政的推動可能遇到多大的掣肘,他應該會自然想到。。。

當時,他是否已經感受到危機四伏,據稱,去年十二月廿五日、十二月卅一日、今年一月六日、一月廿四日及二月一日,陳菊的攝影官利用下班後深夜時段或假日五次侵入市長室……雖然該五次進出市長室事件尚未爆出。。。但是他出國洽商時,已經感受到打壓。。。

此外,由於,中央過去怎樣打壓他所屬的藍營,他由這樣的客觀環境而這樣的自然聯想,會不合理嗎?

更何況,我們長久看到當前的政治結構,許多人都說司法不獨立、監察不客觀、行政院成了大公主的行政局、立法更是「剃刀拒馬」拱護下的「多數暴力」的「全面執政」。。。這客觀的一切啊。。。

那是當初,意外勝選以前絕未想到的、自己將面對的局面。。。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當選後,雖然馬不停蹄地招商,每天疲累之餘,能不想到這些隱隱隆隆的壓力嗎?他所屬的藍營可能給他多少實際的幫助?他要如何實踐自身給予大高雄市民的諾言。。。?他要如何獨自面對。。。如何回應這時民間日益高漲的、參選總統的呼聲。。。

以他的戰略認知言,他當然懂得「攻擊是最好的防禦」,所有懂得現實攻防的社會人,應該都知道,他當時一定會陷入了困擾。。。

作為新科市長的他,應該如何回應社會上推擁他參選總統的廣大呼聲? 所有真正關懷高雄市與總統大選的人們,應該都會感受到他的困擾;

一面是上述執政黨無邊沉重的打壓,他不能等著對方設計完畢──自己或將在不獨立的司法、不客觀的監察之下,坐以待斃;

一面是他必須珍惜自己在高雄與全台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感;所有社會人與政治人物應該都知道他是忐忑在這樣的困擾之中的。。。他必須拿捏。。。 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曾經把自身的忐忑告知很多人,但是對於藍營的大咖,應該都是知道他的處境的吧。。。

他是否應該參選,或者等到哪個時機才宣布參選呢?

〈郭能否算是藍營大咖,我不知道;韓當選後,郭曾經訪韓表示願意投資高雄,那時,兩人接觸談話,郭表恭喜時,韓可能會觸及這個問題吧〉

如果以上的考量不太脫離現實,韓的遲遲表態,是否是可以原諒的?

一個習於努力把自己的生命捏在自己的掌心的人,在重重威壓之下,不肯把自己的命運交給自己曾經頗為失望、甚至高度批判,並且社會觀感也普遍覺得已失去黨魂、黨格、理想,需要大改革的隊友;那是他的錯誤嗎?

──如果韓輕易地就把自己的命運交給那些隊友,當初擁護他的全台韓流們,會原諒他嗎?

在這樣的情況下,巨富的郭提出「不徵召」為自身參選的宣示,對於因擁有全台「韓流」,由於韓流人數在各地遠超過黨員數,最宜接受「徵召」的韓是怎樣的一記打擊?──這樣,稱之為「背後開槍」,是否真的很過分?

郭如果真的有心拯救我們島嶼,或者拯救中華民國,或者拯救藍營,在韓忐忑困惑之際,何不直接與韓談其自我奉獻的高見──想來韓不會不承認郭在經濟事業上的卓越成就,會慎重考慮彼此配合的各種可能性──實在彼此難以配合,那時堂堂正正地在開始競爭,也不為晚吧──為何人們不能循著更合理合情的道路一起奮鬥啊。。。

以上,是這一兩周來, 一個研究台灣史的退休公民教師,觀看2020大選選情的觀感。。。 我急切的幾點惋惜。。。

我是如此地關心過去的台灣史,對於這未來的台灣史,我也難自禁地疼惜啊。。。

〈這次談的對象是藍營的;下一週,我想談談綠營方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