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狗怎麼就被烹了呢? | 劉廣華

學長在臉書發文,感慨唐朝詩豪劉禹錫《因論》〈嘆牛〉篇中的那條為主人拉車運貨賺錢的牛,雖然貢獻多年,卻在衰老疲病跛腳後被送入屠宰場,為主人再賺最後一筆錢。

這是典型的用後即棄,就是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意思。

乍看之下不免一掬同情之淚,跟著罵兩句現實冷血唯利是圖;可是再仔細想想,萬物的本質豈不就是如此嗎?

有用才有用、沒用就沒用!

這不是繞口令;任何人事物不都是因為有用才會在現有的位置上嗎?

您桌上會放那包抽取式衛生紙是因為您要用;等您擤完鼻涕之後,請問您會丟掉那張鼻涕紙,還是裱起來時時觀賞?

再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

您的愛車載您上班出遊上山下海天天要用,自然是加好油用好料保養清洗打蠟時時勤拂拭,愛不釋手。

等哪一天愛車銹殘缺破故障叢生再也拖不動您全家歡樂時;請問您是繼續加好油用好料保養清洗打蠟時時勤拂拭,供起來早晚三炷香感謝它多年辛勞,還是送進廢車場換部新車?

或許會說,這是東西,人不同!

不同嗎?

劉邦跟朱元璋在大殺功臣時,雍正在逼殺年羹堯時,當然有功高震主的因素影響,為了消除隱患一殺了之;但其實更深層的意義是,這些人沒用了;是的,天下太平,不需要再征戰四方,這些人已經沒用了。

這才是「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的真正意義!

好吧,既然現實如此無情,那我們就從此君王不早朝自暴自棄了嗎?反正早晚要被榨乾之後丟進垃圾桶。

不是的,正因自己會因沒有功能而被遺棄,才要發展自己的多種功能;而這也就是劉禹錫所說的:

「執不匱之用而應夫無方, 使時宜之,莫吾害也。苟拘於形器,用極則憂,明已。」

這意思是說:讓自己永遠保持讓別人利用的功能,無論環境如何變遷,如果自己總是有用,那就誰也害不到我。如果只有固定功能,一但功能用完就慘啦,這道理很清楚。

換句話說,就是要創造自己被人利用的價值,才能保持不墜;如果老是懷念舊日美好時光,一招半式闖江湖,那就很容易被送進屠宰場。

玩笑一句;那條老牛如果除了拉車之外,還能像大溪神牛一樣,會加減乘除算數心算開根號,或是像泰國大象一樣會畫畫,那還能進屠宰場嗎?

劉杯杯之前寫過一篇網文,討論的就是「君子不器」的問題。

意思是說,我們不能像器具一樣只有一種功能,只有特定用途,「各適其用而不能相通」;我們應該像一個好演員一樣,演甚麼像甚麼;演的是官的時候,就應該受持戒法進退有節儀禮有據,行住坐臥威儀莊嚴;演的是兵的時候,自然就謹守分際號令禁止奉命惟謹。

要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要一專多能。

來句誅心之論;職場上動輒被資遣被亂派,其實不是人家無情,是自己沒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