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業 | 劉廣華

大約20年前左右,劉杯杯全家首赴日本訪友;當時孩子還小幫不上忙,一切都要親力親為;而也因為英文在日本不太好用,買車票找巴士站綁行李標籤等原是簡單事情卻要比手畫腳,很費了一番功夫才完成。

等一切就緒,劉杯杯坐靠窗座位正在擦汗時,不經意間回頭一望,三位有些年紀的行李搬運工一色制服一字排開整齊劃一的對著絕塵而去的巴士鞠躬敬禮,直至老遠才直身而起解散各忙各的。

時隔近20年,那一眼所引發的震撼迄今仍縈繞在劉杯杯的腦海之中!

很明顯的,他們所服務的對象基本上是看不到那一鞠躬的;所以,與其說他們是對服務對象鞠躬,毋寧說他們是對自己的工作表示尊敬。

職業當然不分貴賤,但卻有難易,有技術含量的多寡;劉杯杯可以理解九流十家百家技藝士農工商各種專業的大師達人對自己專業的自豪;畢竟無論哪一行哪一業都是人家三更燈火五更雞焚膏繼晷嘔心瀝血所培養出來的技術。

但,為什麼行李搬運這種低技術含量的工作都可以這麼到位?

是敬業吧!

劉杯杯職場多年,對於來來去去共事過的同仁也有些觀察。

有些同仁專業能力很強,聰明伶俐舉一反三,但也往往恃才傲物,對工作挑三揀四,嫌累嫌久嫌學非所用,覺得懷才不遇;還彎不下腰,端茶倒水開門迎賓送客都覺得丟臉。

有些同仁對於沒作過的工作往往悲觀以對,自己幫自己或其他單位設想一些不會成功的障礙,再試圖說服長官或周遭的同事放棄,就是不肯嘗試。

也有同仁專業很好,願意嘗試新工作,工作也往往順利完成,但就是過程中不斷抱怨,需要人一直摸頭安撫順著毛刷。

至於遲到早退偷雞摸魚拖延打混裝傻推託工作交辦事項無回應等等辦事不力情狀就不多說了,都是職場常見現象。

以上種種通稱之為不敬業。

不敬業的人通常不受長官器重更不受同事歡迎,往往在職場上浮浮沉沉,工作一個個換,很難有成就。

而敬業的人就很容易有所成就。

最有名的就是日本女性政治家野田聖子的故事。

說是她早年到東京帝國酒店當實習生被分配到洗廁所的工作,一個老清潔工示範清潔馬桶時為了證明工作之到位,還舀了一杯馬桶水喝給她看;大為震驚之下,從此以後野田聖子清潔馬桶之後的水也可以喝;而她也一路從工讀生幹到高級主管當選議員再入閣出任大臣、自民黨總務會長。

這種喝馬桶水的故事太勵志,一般人碰不到;不過劉杯杯過去這幾天辦國際青年大使複選,看同仁安排了一位工讀生,專門為才藝應試同學遞、接麥克風,以便利表演與評審詢問的表現,就大受感動。

只見工讀生全神貫注;一看應試同學準備表演了,就衝上前接過麥克風;表演一結束,又衝上前遞送麥克風;這麼簡單的工作被他作得精準又快速,毫不拖泥帶水。

劉杯杯看著看著,竟然覺得這是個莊嚴無比的工作!

想來,這位遞接麥克風的工讀生在未來人生的道路上應該也會走很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