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把手的框架 | 劉廣華

之前談了二把手難為;一般認為,身為二把手,要嘛就自愛些,點頭微笑、開會要到、章別蓋倒,讓吃就吃、讓笑就笑,自然人畜無害、優游自在。

要嘛就要臥薪嘗膽,接受賦予斯人的重責大任,苦己心志,勞己筋骨,餓己體膚,空乏己身,任其亂己所為,所以才能動心忍性,益增己之不能;等待春天來了杜鵑啼時,一舉扶正,自然一飛衝天、一展長才。

平心而論,這種非黑即白的二分法,還是極端了;處事做人怎麼可能要就當縮頭烏龜,要就做到越權遭忌的?

其實,還有第三條路的;首先,就是要先搞清楚框架在哪裡?

所謂的框架,其實就是一把手所劃定,也是他個人可以容忍的空間與範圍。

易言之,只要一把手認為可以做的,身為二把手的你儘管放手做去,只要注意到不超過範圍也就是了。

當然,範圍有大有小;有的一把手充分授權,二把手揮灑自如,好不快活;有的一把手事必躬親,二把手寸步難行。

範圍大小難有定論,然而,就一般情形而言,人事與財務通常是一把手的禁臠,二把手是碰不得的。

認清了之後,就會發現其實框架中的乾坤還是很大,日月還是很長,很有揮灑空間的。

在實行上,當然還是有講究。

首先,二把手的任何舉措,或命令均必須取得正當性。而正當性指的就是一把手的授權,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從我二把手口中所說的,並不是我個人的意思,其實都是一把手的意思。

換句話說,就是個言必稱一把手的道理。這種做法最大的好處就是,其他部屬不敢挑戰你下的命令,因為理論上你只是代言而已,若是挑戰你,就等於挑戰一把手。

這麼一來,框架也就不再是框架,而是可以藉力使力的「勢」。

「勢」主要區分為兩大類;一種是由權力與力量所形成的「權勢」,另一種則是因諸般因素所形成的「態勢」。

由權力與力量所形成的「權勢」固定、有形,伴隨職位而來,專屬於一把手。在組織內有正當性,大家都要服從的;而除非一把手無能,或不善於運用而大權旁落,否則很難去挑戰。

由諸般因素所形成的「態勢」不固定,也無形,一般難以掌握;主要附屬於「權勢而生;借「權勢」所形成的「態勢」就是「藉勢」;利用「權勢」形成的「態勢」就是「趁勢

「權勢」之所以重要在於其為「制人」與「制於人」的關鍵。

誠如韓非所言:「賢人而詘於不肖者,則權輕位卑也;不肖而能服賢者,則權重位尊也。堯為匹夫,不能冶三人;而桀為天子,能亂天下。」

這說得很直接,意思是再厲害的人,只要是官卑職小,也就人微言輕了,頂頭上司再怎麼混帳,也得服從管教與指導,乖乖的聽話。

相反的,再怎麼不成材的傢伙,尸位素餐也罷、沐猴而冠也罷,只要在位置上,管你才高八斗還是英雄豪傑,也要你服服貼貼的唯命是從。

孔子極為推崇說他是既巍巍乎又蕩蕩乎偉大的不得了的堯,在韓非看來卻沒什麼了不起。他的說法是,如果堯是平民百姓的話,連三個人都管不了,也管不好;而夏桀這麼一個昏君,卻因為在位置上,無論有多昏庸、荒唐、無能,結果還是可以把天下搞得一蹋糊塗。

易言之,一把手沒本事不重要,重點是一把手在位置上,只要在位置上,就擁有隨之而來的「權勢」,而只要有「權勢」,就制得了二把手,跟有無本事沒有直接關係的。

反過來說,二把手本事再怎麼大,只要不在位置上,就沒有「權勢」,就處處受制於一把手。

所以,在沒有「權勢」的狀況下,能夠借用形成「藉勢」,或是能夠利用機會形成「趁勢」就很重要了!

再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