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把手 | 劉廣華

多年職場生涯中,當過兩次副手,也就是俗稱的老二。兩次的年紀不同、處理的態度不同、結果也就自然不同。

第一次的老二,幹得鋒芒畢露,虎虎生風。在公事上,只要認為對的,決不退讓,與當時的頂頭上司時不時的據理力爭,經常性的橫眉豎目。後來雖然因種種因素,個人順利扶正,但其實自己也是遍體鱗傷,不但在外風評不好,當時的主管也不再來往,這樑子算是結上了。

第二次擔任副手已是另一個場景,一方面長了幾歲,火氣小了些;另一方面,職場經驗也多了些,比較知道廣結善緣的道理。跟老闆相處還算愉快,期間頗獲信任與授權。也正因為如此,雖是副手,但揮灑的空間反而變大。

撫今追昔,不免有幾分感慨。成長似乎總是要在巔顛簸簸中才能獲得。   

副手之難為,相信有經驗者都能體會。副手也者,二把手是也。

在所屬單位那一畝三分地中,雖處一人之下,卻也是身在眾人之上的高位,望之儼然,走起路來不免威風八面。開會高踞首席,吃飯總在第一桌,各種福利都優先。

此外,無論是平常的進退應對,或是應酬時的觥籌交錯,往來者都是各單位領導、首長,絕無販夫走卒、引車賣漿者之流。作為副手,也神氣、也威風,想不暈滔滔都難。

然而,究其實際,多數的副手尊榮有之,實權則未必。對於有心大展身手者,眼看關鍵位置就是一步之遙,卻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再大本事也是徒呼負負,真是種種懷才不遇的感嘆。

副手之難,在於分寸上的拿捏。

表現過於能幹,有招搖之嫌,更有功高震主之慮。

頭頭永遠只能有一個,所謂「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搶了老板的丰采,再能幹也不成。客氣些的像是宋太祖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大家好來好散,老大心懷慈悲,老二就知趣的揖讓而升下而飲,告老還鄉回家去,好好享受醇酒美人,作個面團團的富家翁也就是了。

差一點的就是老大、老二扞格不入,在一山不容二虎的狀況下,雖不至於刀光劍影,卻總也會鬧個不歡而散,如同寇讎。

像是老蔣跟李宗仁就是個典型的例子,跟老共的仗還沒打完,自家人就一拍兩散,一個到美國做寓公,一個到台灣抹馬厲兵,準備東山再起。

最慘烈的則莫過於劉邦與朱元璋的屠戮功臣了,為了坐穩天下,只要稍有兩下子的老二,無不視為莫大威脅,一律殺光了事。再如雍正時的年羹堯,毛澤東時的林彪,也都是血淋淋的例子。

一言以蔽之,不管是不知收斂鋒芒,或者是意圖挑戰老大,下場都是,怎一個「慘」字了得?

作個能幹的副手既然這麼危險,作個等因奉此不要那麼能幹的副手就應該是多數老二思考的方向了。

這樣的副手也不少,像是「沒有聲音」的李元簇;沉潛時期,只敢坐板凳三分之ㄧ的李登輝;還有謹守「過渡」身分,「謙沖為國」的嚴家淦;當然更有自愛讓位讓老闆有空間安排「XX配」的陳建仁。

這樣的副手就愉快多了,只要想得開,就能深刻體會到副手的好處。誠所謂事情有人做,責任有人擔。做為二把手,不爭功名,只需安享尊榮,則自有一片天地,優遊自在,好不快活。坊間頗為流行的副主管守則頗為傳神的描繪了這樣的狀況,照抄如下:

副主管守則
身為龍套,開會先到;閉目養神,面帶微笑。
熱烈鼓掌,不敢睡覺;頻頻點頭,和藹周到。
少發意見,多聽報告;人事財務,切莫干擾。
批閱公文,章莫蓋倒;請客吃飯,不掏腰包。
主管裁示,經常強調;美哉副座,千萬莫調。

當然,沉默的老二也還有真正跑龍套跟階段性跑龍套之區別的。

像是五代時的長樂老馮道,曾經侍奉五朝、八姓、十三帝。所任官職也都是所謂「累朝不離將相、三公、三師」的高位。馮道總計為官四十多年,是中國官場上唯一僅有的不倒翁。要這麼多不同的帝王都相信他,給他官做,還認為他無害,這要有多大的本事才能做到?這可真算是龍套老二中的極品了。

至於所謂階段性跑龍套的老二,指的是雖然胸懷大志,但在時機未成熟前,先在有利的老二位置上,韜光養晦,蓄勢待發,以備他日大展鴻圖。

這種例子也很多,像是謙恭下士時的王莽,等待杜鵑啼的德川家康,坐三分之ㄧ板凳時的李登輝等等。

當然,副手的處境也不總是這麼極端的。功高震主及縮頭烏龜之間還是有空間的。

至於這空間有多大,就各憑本事了。

劉邦殺了一堆的功臣,蕭何就硬是沒事。毛澤東身邊的周恩來,也是全身而退,毫髮無損。再如七子八婿的郭子儀,求缺不求全的曾國藩,都是福壽全歸,壽終正寢的。

二把手難為是客觀事實;是否真的難為,就看個人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