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遵義院士研究中美貿易戰 | 郭譽申

美、中互相徵收高關稅,貿易戰不僅不停歇,而頗有升高趨勢。中研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劉遵義此刻出版《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該書雖僅有兩百頁,卻是劉院士多年來研究中美貿易關係的成果結晶,在有關中美貿易戰的書籍中,可說是最學術、最紮實的力作。

書中首先呈現了經濟分析的複雜。按美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有3756億美元的逆差,服務貿易有402億美元的順差,商品和服務貿易合併計算,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為3354億美元。然而根據中國的官方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有2780億美元的順差,服務貿易有550億美元的逆差,商品和服務貿易合併計算,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為2230億美元。3354億美元對比2230億美元,美國和中國的官方統計數據差異非常大。作者分析造成這樣差異的原因,並對統計數據做適當的調整,以呈現更公允的中美貿易狀況。

貿易戰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影響如何?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總值占中國GDP約3.4%,根據劉院士的研究,中國輸出美國商品的國內增加值占比(或稱自製率)只有將近25%,假設美國的高關稅使這些中國進口商品全部被他國(包括美國自製)商品取代,則中國GDP將直接減損0.85%(3.4*0.25)。但出口下滑會造成中間投入需求的減少,算上這些間接減損(間接減損有可能需時超過一年),則中國GDP將減損2.24%(3.4*0.66)。以中國近年GDP年成長約6.5%,中國仍能保持4%以上的增長。以上是最壞狀況,目前美國僅對將近一半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高關稅,因此中國GDP的直接減損約0.43%(0.85/2),算上間接減損,則GDP將減損1.12%(2.24/2)。(中國政府若投入一些經濟刺激計畫,GDP的減損當然可能減少)

除了估算貿易戰對中、美經濟的影響,如書名所示,劉院士從多方面陳述中、美經濟的互補性,強調双方合則兩利,而貿易戰是不會有贏家的。可惜美國總統川普顯然不接受他的忠告。

《共贏》書中仔細估算高關稅對出口國GDP的影響,但是沒有探討高關稅對進口國GDP的影響。川普總統提高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勢必造成美國商品價格的上漲,不利於美國經濟。美國商品價格上漲和GDP受影響的程度取決於中國進口商品的可取代性,即中國進口商品可被其他國家商品取代的程度,這取決於各別產業國際市場的競爭狀態,因此極難評估(或許現有技術根本無法估算)。這是川普總統一直猶豫提高中國進口商品關稅的原因。

從書中的參考文獻可知,劉院士和一些中國學者早在二十年前就開始研究中、美之間的双邊貿易,研究成果豐碩。劉院士,可能也包括這些中國學者,長期對中國的經濟政策決策者提供建議,中國有這樣堅實的研究團隊擔任參謀,相信必能對中美貿易戰應對適當,盡量減低中國經濟的損害。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總值占中國GDP的比例在2006年達到7.2%的高峰,此後即逐漸下降到2017年的3.4%,因此大幅減少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衝擊,顯示中國經濟政策的正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