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這件事 | 劉廣華

曾經認真算過,這輩子從小到大總共搬了18次的家,跟遊牧民族總是在追逐著豐美水草一樣的漂泊不定;然後,不知怎的突然間一切嘎然而止,最後一次搬家已經是18年前的事了。

先父是基層警員,因工作關係調來調去本屬常態;一有職務調動,舉家就跟著東奔西跑,從基隆搬到宜蘭再搬回基隆,同一城市還要換好幾個地點。

劉杯杯前半輩子是職業軍人,大概每兩年一個調動,工作地點一會兒南部一會兒北部的,也沒多穩定;父子兩代原來都是搬家掛的。

說來慚愧,劉杯杯當初靜下心來讀書最原始的動機竟然是,希望可以過上穩定的生活不要再東奔西跑了;因為讀了大學夜間部之後,就可以維持原職務不再調動直到學業完成。

雖是無心插柳,卻也就這麼一路誤打誤撞地讀完書拿到學位,再因種種因緣湊巧進入學校誤人子弟。

一直覺得搬家頻繁對小孩的影響是很大的。

雖說搬家是大人的事,小孩懵懵懂懂提不了建議幫不了忙,就跟著走就是;不過,對孩子而言,一再被迫從熟悉的環境被剝離,所產生的失落焦慮,甚或震撼應該是很難承擔的。

劉杯杯小時候幼稚園讀了2所、小學3所、國中2所,好不容易高中只讀一所,所以就決定讀久一點,讀了4年。

這當然是遊戲之言,其實是劉杯杯年少荒唐讀到留級了。

不過,搬家頻繁所造成的影響還是有,像劉杯杯迄今幾乎沒有童年朋友國高中同學或舊時鄰居在來往;因為每階段的同學朋友鄰居幾乎一搬家就失去聯繫,沒有來往可言!

每每聽到朋友有青梅竹馬總角之交或是50年老友就覺得很難理解,怎會有人這麼久都跟同一批人相處?

平心而論,頻繁搬家應該也會影響到小孩個性;像劉杯杯雖然絕對是個知書達禮行為端莊和藹可親有為有守的好杯杯;不過自己也知道,在個性上對人一直頗為疏離寡淡,有些冷漠;雖不重利,甚輕別離,與人來往就是個君子之交平淡如水。

唯一例外只有軍校同學,雖說短短兩年相處,遠遠不及人生各個階段所認識的人相處得久;不過因為同齡且同進同出同食同宿,時隔40年後,人還是認得出來,名字也叫得出來,各種偷雞摸狗雞毛蒜皮大事小事仍是歷歷在目。

就算這樣,目前也就是大概一年同學會見一次面。

說也奇怪,這種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在2001年突然的就終止了下來,迄今18年沒有再搬過家。

而在2004年進入學校之後,已有15年之久都在跟同一批人工作跟相處,沒有再像以前一樣,每隔2年要換一批同事。

有趣的是,即便是已經不再搬家不再換新同事了,工作上一樣是經常出門在外,餐風宿水早起晚眠披星戴月舟車勞頓,時時風塵僕僕,刻刻奔走於途;就算在國內也是經常接待外賓,生張熟魏送往迎來,車如流水馬如龍,還是一批批的陌生面孔。

想來劉杯杯應該八字帶驛馬星,所謂「驛馬入命、心不安閒」,注定一輩子勞碌奔波走動變化不斷,靜不下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