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回流能拯救台灣經濟?|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讓部份在陸台商準備把工業生產線移回台灣,能解決台灣長久以來的經濟困境嗎?蔡政府看來非常歡迎,似乎會放鬆一些環保要求,以爭取台商回流。考慮這個問題,應該先思考台灣長期經濟停滯的原因。

台灣已算是高所得國家,經濟成長因此而走緩嗎?這不成理由。新、港、南韓二十年前的經濟水準都與台灣相近,現在卻大幅領先台灣;此外,大陸沿海地區的經濟水準已很接近台灣,但其目前的經濟成長仍遠高於台灣。亞洲四小龍和大陸沿海地區天然環境相似,都得海運四通八達國際貿易之利,為何近年台灣獨憔悴?

台灣有海運之利,卻有地狹人稠的弱點,地狹人稠表示工業和環保很難兼顧。台灣因為地狹人稠,環保必須高標準,否則空汚水汚讓人活不下去。然而任何工業都難免製造空汚水汚,看花多少成本於防止空汚水汚,環保標準越高,需要投入越高的成本於防止空汚水汚,最後將使工業沒有利潤。換言之,台灣不可能不顧環保,無限度地發展工業。台灣近年發電和環保的矛盾已顯示工業和環保的難以兼顧。而政府企圖放鬆環保要求,以爭取台商回流,可以獲得短期的經濟好處,卻很可能造成未來大量的環保抗爭。

人口稠密的地方若要有高所得不能太偏重工業,必須靠高產值的服務業,如金融、法律、教育、軟體、通訊、醫療、娛樂、觀光等。服務業和工業很不同,工業產品時常是通用的,可以無遠弗界,也可以代工生產,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因此並不密切;對比之下,服務業的生產者與消費者的關係卻非常密切,生產者需要與消費者溝通,並博得消費者的好感,是高產值服務業的起碼要求,而且服務業多少有地域性,一個地方所提供的服務最容易吸引附近地區的人來消費。

經濟發展一般有其規律。先工業化的地方會聚集大量人口,而終達到環保所能容忍的上限(勞工工資也升高),於是必須逐漸把工業轉移到鄰近人口較少而未工業化的地區,本身則轉向服務業,提供高產值服務給鄰近的逐漸工業化地區,而鄰近地區因工業化而所得成長,剛好有能力消費這些服務。例如,大陸正在經歷工業化從沿海地區逐漸轉移到內陸地區,而沿海地區則轉向高產值服務業,因此沿海地區雖達頗高所得,仍能保持高於台灣的經濟增長。

相對於其鄰近地區,台灣較早即完成工業化(僅次於日本),也經歷了把工業移轉到鄰近的對岸的過程,本身卻沒轉型成為對岸高產值服務的提供者(台灣服務業不少,高產值的卻不多),因為兩岸之間並不自由開放,甚至存有敵意(如上述,服務業的生產者需要博得消費者的好感,是起碼要求)。現在大陸沿海地區正在轉向高產值服務業,台灣看來已經錯過了發展高產值服務業的最佳時機,因此經濟長期不振,而且機會不再啊!

地狹人稠的台灣錯過了發展高產值服務業的時機,因此經濟長期不振,現在期待台商回流重振工業,是治標不治本,短期對經濟有益,長期只是增加環保負擔,導致未來的環保抗爭!犧牲環保換來的經濟成長,不可能讓我們生活得比較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