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飛機 | 劉廣華

一般人喜用蒙古大夫一詞戲稱庸醫;這其實有點冤枉,因為蒙醫其實很有傳承的,尤以正骨術而言更是中外馳名;不知庸醫跟蒙古二字是怎樣湊上關係的。

這種無處訴的冤枉還有,像是唐氏症又稱蒙古症;蒙古何辜,無故攤上這種稱呼;跟香港腳一樣,跟香港沒啥關係的腳氣病,幹嘛以香港為名,算是無妄之災吧。

不過,如果要談進出蒙古的班機,劉杯杯倒是很樂意以蒙古飛機為名。

因為蒙台之間沒有直航,台灣赴蒙古大概就是北京轉機、仁川轉機、跟香港轉機幾條路線;最近有新路線,從釜山也可以轉機。

劉杯杯從2007年開始跑蒙古以來,由於北京轉機要過夜又要台胞證,香港轉機時間耗得多一些,所以多從仁川轉機。

仁川轉機有個麻煩,因為班機是晚上七點多,到烏蘭巴托往往快半夜;落地通關入境取行李搭車進旅館一路下來,凌晨一、二點才能睡是常事。

春夏之間飛蒙古尤其令人苦不堪言,因為烏蘭巴托天氣系統不穩定,所以常常會有因為風大而延遲起飛的狀況;一旦碰到,那就整夜不要睡了,而通常隔天還要硬撐跑行程。

記得有一次班機延遲起飛,結果在烏蘭巴托落地時已經是凌晨四點;原先約好接機的已經取消,只有找機場野雞計程車;好不容易找到,卻發現司機還有另一位同伴在車上,都是彪形大漢;司機比手畫腳解釋半天,大概是順路一起走的意思,劉杯杯疲累不堪實在不想再多耗時間,勉強同意一起走。

滿心忐忑不安的走到半路,司機突然停車跟同伴下車開後行李廂;劉杯杯左右環顧,一看是荒郊野外地甚偏僻杳無人煙,這下呼天不應喚地不靈,何處求救去?

正在胡思亂想他們應該只要錢而已吧;人家從後車廂拿出油桶加油,不一會兒就完事繼續往酒店去;劉杯杯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滿臉三條線,這都是什麼事啊,不是有加油站嘛?

這當然是劉杯杯自己嚇自己;不過,如果不是班機延遲凌晨抵達沒選擇了,也不用受這種罪。

另有一次是要出烏蘭巴托到仁川,順便要待兩天跑韓國姊妹校,一張機票兩個行程;結果到了機場也是在沒有明確理由的狀況下,班機硬是延遲了整整8 個小時。

烏蘭巴托機場很小,上下兩層也沒有像樣的餐廳,有個小咖啡廳提供咖啡跟蛋糕類的輕食;另有一間便利店型態的商店,提供熱水泡麵,也可以點咖啡。

那天跟同行同仁就吃了一天的韓國辛拉麵泡麵跟咖啡;同仁甚至因為吃太辣弄到拉肚子,而行程卻還得繼續走,真是狼狽到不行。

這次赴蒙想說從香港轉機雖然要一早出發,但至少到烏蘭巴托時還是下午,作息可以正常一些;沒想到班機還是延遲起飛了4 小時,連釜山轉機的都延遲。

折騰一路總算到了酒店,一看時間已是晚上八點半,有點晚不想再外出覓食;到酒店對面超市拿點方便食品充充飢就算了。

不知怎的,順手還是拿了一包辛拉麵泡麵回旅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