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百年看兩岸 | 郭譽申

「五四運動」至今剛好一百年,大陸高調舉行「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出席大會並發表演講。對比之下,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既然要「去中國化」,自然沒什麼重要的紀念活動,卻由民進黨發出聲明,批評中共刻意簡化五四運動為愛黨愛國的民族主義訴求,避談當年青年反抗傳統權威、塑造獨立思想人格和追求民主、科學的呼聲。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民國八年)5月4日,無疑是一學生愛國運動。廣義的五四運動則是指自1915年中日簽訂《對華二十一條要求》到1926年北伐戰爭這段時間,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及批判傳統文化,追求西方的民主和科學,及探索強國之路的許多文化活動,也被稱為「新文化運動」。廣義的五四運動對於中國文化,從傳統轉型到現代,非常重要。新文化運動的兩位最重要人物,胡適和陳獨秀,分別提倡自由主義和馬克思社會主義,而陳獨秀正是中共的創黨者。

民進黨自己不紀念五四,根本沒有立場批評對岸紀念五四,就像你自己不紀念抗日戰爭,怎有立場批評對岸紀念抗日戰爭及強調中共對抗日戰爭的貢獻?老蔣當年搞「中國文化復興運動」,還知道主導中國文化傳承的重要,民進黨既「去中國化」,對中國文化已全面放棄,還談什麼五四?

民進黨批評中共刻意窄化五四運動為愛國愛黨的民族主義訴求,相當程度說的沒錯,但是台灣有比較好嗎?在此是說台灣,不僅民進黨而已。前幾天,台灣媒體刊出不少五四的應景紀念文章,很多都是知名學者和作家之作,筆者盡量讀了一些,這些文章普遍大談民主、科學、自由主義、胡適,提到馬克思社會主義、陳獨秀的卻少之又少,台灣對五四哪有比較開放?不僅看這幾天,筆者常讀兩岸有關政治、社會書籍,大陸書籍提到胡適的遠比台灣書籍提到陳獨秀的多啊!台灣人常批評中共限制出版自由,那麼台灣的出版自由則是被媒體自我閹割了,當然媒體可以歸咎於市場競爭。

其實出版自由、言論自由幾乎都是不可能達到的理想,五四當時因為中國極度衰弱,舊思想完全崩潰,因此能無差別地引進各種世界新思想,形成極少有的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的時代。當一個國家社會已有主流意識形態,其他思想自然無可避免地被限縮,例如今日美國、台灣自然大談自由民主,少談社會主義,而大陸則多講社會主義、儒家傳統,少講自由民主,都不可能重現五四的百花齊放了。

五四當時的兩大主要思想,自由主義和馬克思社會主義,正是今日美、中的主要意識形態,仍顯示五四的重要性。五四當時和隨後的幾十年,主義之間的衝突非常尖銳火爆,形成美、蘇之間的冷戰和全球對抗。現在主義之間的衝突比較緩和,美國在資本主義基礎上也採行一些社會主義政策,而中國在社會主義基礎上也採行一些資本主義、自由經濟政策,都是可喜的現象,不過美、中的長期競賽則是難免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