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車人生 | 劉廣華

劉杯杯20啷噹歲開始開車迄今已逾30年矣,中間大概有6、7年之久沒有開車;那段時間日常上班就搭捷運公車火車校車搭配走路,緊急時就叫計程車。

搭車當然沒有自己開車愛去哪就去哪來得順暢,不過習慣了也就很方便,不費事不費神不費錢,交通時間還可以用來補眠看書思考甚或發呆,很是舒心。

搭車雖然省錢,但時間耗費較多,偶爾也會有些狀況。

像是對劉杯杯而言,即便到目前為止搭公車還是很困惑,尤其是台北市公車;我永遠搞不清楚何時要一段票,何時要二段票?哪些路線上車刷,哪些路線下車刷,還是上下都要刷?

有時沒帶到卡手忙腳亂準備零錢,也一直弄不清楚是15元還是18元,就乾脆丟20元;剛開始弄不明白,以為可以找錢,被司機翻白眼。

搭捷運跟區間車好些;有卡用卡,沒卡去櫃檯窗口買票。

只不過有一次恍神,在捷運閘口怎麼刷卡都刷不過,想說才剛加值的,這系統也太爛了吧?怒氣沖沖的跑去櫃台窗口理論,裡面小姐看卡一眼,冷冷的說:「先生,我們沒有收大潤發卡喔!」

劉杯杯一向賢慧勤儉持家好男人,帶大潤發卡在身上很正常的啊!不要笑啦!

搭車上下班人不會少。

每次擠區間車或捷運,最怕的就是後(厚)背包;往往被後(厚)背包頂頭壓胸,擠得吾處可站無路可躲,而主人往往盯著手機帶著耳機渾然不覺。

有人因為搭乘路程不遠為求其便,通常擠在門口附近,如此其他上下車的人就很辛苦,要在摩肩接踵並肩迭背的人群裡,一聲聲「不好意思」抱歉聲中,擠出一條出路。

等座位有些眉角。

有時候雖說座位滿但人不太多,就可以盯緊顯見在某某站會下車的制服學生來候補座位;那種一上車就放包包鬆領子好整以暇垂頭瞌睡的就不必指望了,一定到終站。

博愛座劉杯杯是不考慮的;想當初在官校時可是穿白軍服搭平快車從左營一路站回宜蘭的;廉頗老矣,站一站還行。

氣味很麻煩。

擠在小姐旁邊芳香宜人,如能配上高顏值當然神清氣爽賞心悅目;如果擠在剛打完球的小夥子旁邊就有點辛苦;在癮君子或酒客旁邊只能掩鼻。

老人其實也有些老人味,對此劉杯杯很自覺,總要勤梳洗常更換免得別人掩鼻;不知有沒有老人香水這種東西?

區間車可以吃東西,那味道就很要命;吃的人大快朵頤,旁邊人痛苦無比,其中以韭菜盒子、雞排鹽酥雞、臭豆腐麻辣燙之類的食物,最是味重刺鼻。

還有擾人的聲音。

在車廂中聽音樂追劇聲音外放的情形偶有所聞,其實不多,多數通勤者均能使用耳機。

最麻煩的是車廂中接電話的人,這還可以分兩種:

處理公務回答問題交換資訊這類的佔時不久,還可以忍耐。

怕的是天南地北的胡扯,家長里短的流言蜚語,一整段的八卦謠言小道消息廣播劇播放下來,直如疲勞轟炸,厭世的心都有了。

其實,劉杯杯對搭車不會很排斥,因為時間可以雙倍運用,通勤時間還可以作別的事。這幾年因為工作關係往往一天內要轉場幾個校區,也就再開起車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