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選民,看2020年我島上這次將面臨的大選。。。 | 郭譽孚

 

這真是很難得的機會,在關心世事,懂得世事之後,在這有生之年竟然能夠看到我們島上面臨這樣的情勢變化。。。

曾經作為一個非典型的公民教師,職業性地不願意輕易地向哪一個旗幟靠攏;也正是因此,公民啊,面對公眾事務,好像自然就很容易產生探究與思考的習慣;每次看到時局的變動,自然也顯示出由衷的關切。

 

看這幾年來──

執政黨的政治手法實在大膽,明顯地利用了青年群眾;果然把老舊的執政者羞辱了個夠,真對老舊執政者有仇怨的,一定會相當滿意吧──只是不知道,幾十年後,仍懷著那樣仇怨的人們有很多嗎,以及這樣羞辱所造成的社會動盪與解離,都是值得的嗎?終於透過這次九合一大選,執政黨才發現到自身在公眾事務上,大力推動的,那實質是權力鬥爭與利益攘奪,卻包裹得很漂亮的「轉型正義」,竟讓自身疏漏了社會的生計問題。。。因而可說慘敗了。。。

中間選民多麼希望如教科書所描述,公眾事務上,民主選舉有使政黨自行導正其發展方向的作用?該理念說得很清楚,極為邏輯,但是很遺憾的,似乎我們在現實中完全沒有看到這樣的反省,只見到執政當局孤芳自賞地遺憾「民眾沒有跟上執政者先知般的步伐」。。。然後,對於自身所曾大力強調為「進步」,各方動員所獲得的公投結果,居然可以僅供參考;面臨大選提名時,這個自稱「民主進步」的組織,竟然可以拒絕透過「民調」競爭,可以提倡「霸王條款」。。。

對於這樣明顯的矛盾之處,當年的那批青年群眾們,居然都是最佳品質,竟悄悄地都沒有聲音,那整個世代啊,已經被永遠被收買或是裹脅所敗壞了嗎。。。

 

國民黨的老舊權貴們,實在還搞不清時勢嗎──至今,屬於您們排資論輩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您們或許真的還對於您們的經國先生懷有感念,努力想為他曾經的典範有所表示,但是新時代在李登輝當年背叛之際,您們沒有能夠及時表現自身應有的洞察力與節操,等於讓經國先生的魂魄在寒風中獨自哀痛時,您們已經失去了成為他真正的接班人的資格?

韓不屬於他們,他就像當年小蔣留學蘇聯,曾經遠離舊社會,獨自領略人生與社會的真實況味;如今說他成功,可能還早,但是由當選後的表現看來,他應該確實是已經出頭了。。。

老舊的國民黨權貴們是否應該深入地省思,看清楚時代的處境。。。當然人都有私心,不免私心,但是在整個大勢已去之下,過分的私心,可能就太過不智了。至於,像吳敦義,可能是有些委屈,例如,在九合一大選的最後,如果不是他在最後以黃俊英的冤情攻擊綠營位高權重的陳菊,使得當時綠營推出的非洲豬瘟的問題,乃未能聚焦而出現選戰的燃點,應該可說功不可沒;但是,吳是台大歷史系出身,他對於大歷史,以及個人自身在大歷史中的腳色問題,應該是有相當的認知,不至於太強求的吧──尤其,幾天前,看到他宣布自己不角逐大位;作為中間選民,個人對他是頗為肯定的,在老舊的國民黨權貴中,他似乎應該獲得可讓我們另眼相看的地位。

 

2020年總統大位的爭奪戰已經開始了。。。

執政黨內部當前的英、德之爭,是真實的嗎?

由九合一大敗後,大公主的應變手法詭異上看,英、德之鬥是否會發展為英、德之戰;還不可知。但是大敗之後,敗軍之將全部加官晉爵,是將對手就地監視;另方面則是使出順勢助長韓流、攪亂韓流的手法,真頗高明;韓雖驍勇,但終究只是一市長而已,面對上級的作梗,除了勤能補拙外,確實無有其他可能。。。果然,看來大公主對此發展,應該是算無遺策,選戰後,我們看每天只見韓忙裡忙外,韓流簇擁,一面是風光,但另一面當是勞累。。。韓在上次連假中的休憩,能夠恢復多少體力?而為他送往迎來的「韓流」中,有多少人是奉命監視他、與操他的。。。在綠營的總統府與黨部裡還有多少謀臣策士,根據各方傳來的情報,整合的計算著他。。。不久前,執政黨是如何滲入而操控社運的,這次他們如何會輕易放過?

儘管,網路上,我們可以看到也有人為韓的健康擔心,中間選民看來,確實真是難為了韓;不是嗎,在我們這樣黯淡的時代中,一個人就要一肩挑起這個被幾任執政者長期胡搞瞎搞了的沉重的擔子,真是很不容易啊;但這就是某種英雄的命運。。。

 

大公主的手法真是熟門熟路,監視韓的與操韓的韓流,更對韓的周遭尋找可以分化的隙縫及韓的人格特點上進行了深刻的探究;一面強調韓處身在老權貴群中是被各方卡來卡去的,那是似乎出自同情的分化;一面慫恿韓的人格中可能存在著可能成為虛驕的部份,以「大旱望雲霓」的動人形式,誘惑韓應該具備的「捨我其誰」的理想性格,要他趁勝追擊,爭奪大位。。。以民眾的、接近自發的形式啟動,真是漂亮的設計啊,這簡直是個可能「累死人」的誘惑,這也是個韓國瑜很難拒絕的期許。。。理由很清楚,在大公主的席下,敵黨的高雄市怎麼可能獲得充分的照顧?如果真愛高雄,韓似乎真的只有直搗黃龍,才可能有充分照顧高雄市,在該市充分施展自身理想的機會。。。難怪在他聽說郭台銘出馬時,簡直像是如釋重負地要說出,兩個人可以輕鬆很多,那樣的話了。

這真是一場精采的大規模演出。。。我們中間選民看得大呼過癮。。。

 

是否大公主的敢於如此大膽,當然應該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長年以來鬥倒鬥臭藍營,他們是駕輕就熟的;他們不僅知道那些老舊的權貴間有怎樣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脾性;他們更知道他們已經透過高中教科書的編寫,把藍營政治原罪的觀點,打入了年輕一代的腦海;來到2020年大選的四年之後,他們將可以更準確地操弄這一切。。。那是真正的一批「天然獨」的生力軍啊,這應該是總統與行政院長都很清楚可以預見的大勢;也是他們敢於啟動英德之爭,製造虛假內鬨熱鬧的真實背景。。。因而,當前的情勢應該是2020的大選,英德的團結已經成型,但是以彼此高度內鬨的型態,讓敵營失去戒心,來促進敵營內部更大的、真實的動盪與裂解。。。似乎各方觀察家都認為藍綠內部都各自頭痛著自身的問題似的。。。

 

他們太理解藍營了,一面好像自身仍嚴重的內鬨,一面很準確地攻擊敵營的卡韓問題;綠營反對「卡韓」,也就是指揮他們早已滲入的「韓流」要更加衝擊尚未能重建自身威信的國民黨,鼓舞強大韓流中,那可能最易受到分化的所謂「非韓不投」,那是一股因過去藍營八年失能後形成的,社會上真實存在的輕蔑藍營的力量。。。目前看來,高明的這一招,真是已經相當有成效了。。。真是綠營很精采的謀略推演。。。中間選民的我們,真是看得夠過癮了。。。綠營反對「卡韓」,以「反對卡韓」,透過「攻心」的手法,來消滅可怕的「韓流」對手,真是一步極為漂亮的好棋。。。

 

對於執政黨主攻的卡韓問題,藍營應該如何迎戰呢?

網路上各方名家的高見,都值得玩味;我們中間選民沒有既定的立場和路線,我們只是曾經擁有相當的社會經驗,不願意放棄我們對於我們島嶼社會長久以來的關懷與我們對於理想社會的期盼;希望在激烈的選戰競爭中,我們的社會的各方面都將獲得可觀的發展與進步。下面,我們試著做這樣的三方面考察。。。

  • 「卡韓」確實可能是真的,因為人誰是無私心的?

韓的言論確實相當的傷害到某些前輩;韓作為一個改革者,如何能夠用溫良恭儉讓來面對舊社會,而展開自身的新形象?韓必須要樹立自身改革的形象,如他曾經公開說的「不再讓了」;某些前輩若有反應,其實是很人性的,並不虛偽。相對的,韓敢於那樣的發言,應該也知道,可能會有某些反彈;因為人誰能真無私心?

況且,政壇上位子不多,原本彼此動輒卡來卡去,韓在政壇不是新手,應該也知道這種道理;所以,誰卡誰,並不是那麼不可想像,那麼罪惡的事吧;況且,我們先前都已看到韓與郭的互動似乎不差,而韓在人們問起郭參選的事,韓是以兩人將並肩作戰的態度來回應的。。。

若由這樣的角度看,郭真的「卡韓」了嗎?還是敵營希望韓、郭互卡,或者招喚韓流中的輕蔑國民黨的人們,掀起輕蔑藍營的風潮,就可以更順利的達到他們自身的安排?

  • 如果郭真的本是老舊藍營權貴們找來「卡韓」的棋子,他將會是怎樣的一棋子?

郭的過往,我們都知道,他是長期是藍營的支持者;是成功的大企業家,對於當前我們島嶼經濟發展長期接近停滯的社會言,應該會是一個相當能夠引人接受的候選人;

但是也有人很看壞他的行情,認為他的脾氣不適合,認為他當年的私生活如何,也有人強調經營企業與掌管國政是兩種不同的決策過程,因而,如果他出線,真的成為政治上的領導人;可能會是我們社會的另一場災難。。。這些憂心,實在應該都在正常的考慮之內,或許正是他在參加黨內初選時,應該就要向輿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向公眾,也向他的敵手們展示自身的認知高度與可以踏實進行的理想。。。就像他曾經針對韓在美國的發言,提出他關於「國防依靠和平」的主張,這類觀點應該都是我們中間選民,尤其在七零年代成長的,頗急切盼望知曉的。。。雖然我們很高興能讀到郭是1970年入黨的,我比之年長些,知道當年有個能讓「頑夫廉,懦夫立志」的時代氛圍,因而很可能郭也是一位能夠四、五十年不忘初心的朋友,但是我們中間選民還是希望聽到他更多的主見與計畫,既便他的出現可能真有相當的「卡韓」的成分,成長於民間的他,應該與馬先生會相當地不同吧。。。

 

  • 曾經長期失能的國民黨,是否能夠儘速洗心革面、重振自身的形象?──不是為了藍營,是為了記得老教授曾經再三地強調政黨政治制衡原理的重要,而執政者的惡行,其實也是在野黨嚴重怠忽職守的結果。。。使得我們不能不在此執政者惡質之際,越俎代庖地幫助在野者檢討。。。

這是針對網上有文章強調當前郭的作為是企業界常見的購併的模式,是一種借殼上市的做法;文中強調郭的鴻海帝國之快速崛起壯大,就是以購併的方式而發展的;該一觀點頗能得到我們工商業社會的共鳴,可說是十分深刻。但該視角的關懷點顯然與我們中間選民的關切點不同。

換言之,我們可以同意郭在此時的介入,極可能就是一場「借殼上市」的活動;但是對於這個五十年前入黨的青年而言,這個「殼」是否可能不只是一個「殼」。。。而有一個「家」的意義,因而這「借殼上市」可能是真有「重振家業」情懷的。。。

而這種面對斑剝傾頹「家業」的感受,如果能夠接上他對於關公或是媽祖的傳統信仰,那是怎樣的意義?如果此中存在著某種莊嚴的可能性,他是否可能成為當前國民黨「起死回生」的重大契機?──否則失能已久的在野黨還是很難強力地制衡當前鴨霸慣時的執政黨啊。。。

如果真出現了如此的一個重大的契機,該黨那位歷經九合一大選,備受攻擊,幸而由於深具歷史性覺悟,如今更是忍辱負重的吳主席,是否已經全力準備迎接所有可以及時洗心革面、自新的變身機會?

。。。。

 

哈,當然,選戰剛剛揭幕不久,事態的變化與發展,方興未艾;各方意見極為龐雜,個人時間與精神有限,不可能全面顧到;以上的觀點,純屬個人懷抱希望的揣測,聊供我們長年以來堅持對於我們的社會永遠懷抱著盼望與理想的中間選民們,作為茶餘飯後之談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