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日殖台灣史之馬關條約須知 九之七 | 郭譽孚

相對的,在那處於「聖諭廣訓」中心外緣的,應該也是最慘烈赴義的民間士子與匹夫匹婦的部分,值得紀錄考察者不少,其較知名的義烈事蹟,概要如下:

吳湯興,苗栗銅鑼灣人,原籍廣東梅縣;父湯四,避太平軍亂來台,贅吳氏;湯興為其長子,自幼聰敏,文武兼習,弱冠小試,即取秀才;以行俠仗義聞名於鄉裡。1890年,和邱國霖曾在鄉倡建銅鑼鄉關帝廟。其設教於鄉,頗得地方信仰;乙未事起,湯興憤慨激昂;丘逢甲為其引薦景崧,得任義民統領;鄉人聽其言,各出器械糧食,應募成軍;臺北失陷後,他主動與各地義軍聯絡;以「是吾等效命之秋也 」的誓言,繼續抗戰,最後戰死於八卦山 。其妻聞之,竟投水而殉。

姜紹祖,新竹北埔人〈原籍惠州〉;乙未之年,年僅二十二;家境富有,曾捐貢生;日人登陸北台,並不向各地「出榜安民」,民心動盪;紹祖為保家衛國,呼應吳湯興之號召,散盡家財,募得健兒五百,投身抗日行列;隨棟軍傅德陞、謝天德與總兵吳光亮部一起北進;至楊梅壢即遇由臺北南下之日軍,各義軍合兵進擊,日軍南下受阻,而義軍因力盡,無援退卻,卻被追擊,以致新竹失守;他雖力戰不屈,不幸所部多死傷,而自身亦被俘;囚中,日人詰問誰為紹祖,其家人應之,被斬;紹祖因而得生。然而,他回鄉後,仍以「桑梓家邦」「天下興亡」為念,再募集佃兵出戰;終於戰死。
其所部不得已,退回北埔,雖轉入近山地區,不改素志;至1907年,他們曾響應蔡清琳起義,可惜由於聯繫失當而沒有獲得很大的成功。

楊載雲〈再雲、紫雲〉,湖南湘潭人〈也有「湖北人」之說〉,台灣民主國新楚軍副統領;乙未之役,1895年6月28日,臺灣府知府黎景嵩召集中台四縣紳富會議,決議開設籌防局,圖恢復臺北。載雲奉命統領新楚軍二營,並節制棟軍兩營,會同義軍進攻新竹;軍至頭份,雙方接戰,互有勝負;黎為鞏固實力向劉永福請援,劉派來黑旗軍三營。黎遂以總兵李維義取代載雲。而該年7月25日,日軍在優勢火力下,大舉南下;8月8日,日軍艦砲助威攻尖筆山,抗日諸軍及李維義皆逃,頭份失守;惟載雲力戰身死。有稱,其終局,楊軍火砲手中彈死,軍心動搖,唯載雲仍奮勇抗敵,兵士欲退,楊督軍不准,部眾竟開槍將其擊斃,因而殉難於苗栗頭份尖筆山;其事蹟深受民間懷念 。在苗栗有楊統領廟;中部各地分香或自行祭祀者頗有;而在當年的台灣府則奉為台中府城隍;至今日仍在焉。

吳彭年,浙江餘姚人,年十八,取秀才;秉性豪邁,流寓廣州;乙未年,奉公出差臺北,劉永福聞其才,請入幕僚;日軍破新竹,永福請其提兵北援,他慨然率黑旗軍七百應命;一戰於苗栗,再戰於彰化;彰化之役,眾請棄城,他以「吾與台事毫無責守,區區寸心,實不忍以海疆重地,拱手讓敵!」 而拒絕;終力戰而死於八卦山麓。時彭年僅三十九歲。事後,有義士為之負骨歸鄉,廣東順德竟遺有老母與二幼子,貧無立錐,依親而活。

胡嘉猷,小名阿錦,新竹安平鎮人〈原籍梅縣〉;其父珠光隨軍來台;解甲後,定居安平鎮,業於銅器修理 ;中法之役,以為清軍修炮有功,任糧總官;他自幼喜讀書,但考運不佳,曾捐為監生;後因軍功,亦任糧總。乙未之役,從6月8日打到7月1日,曾率眾據己宅以密竹與土炮拒日 ,以寡擊眾,日軍大敗績,據稱,死數百人而仍未得逞;被稱為「乙未抗戰」以來之奇蹟,極受民間稱道;其所部曾受到劉永福的指揮,其對於日軍一直作戰要到1896年1月。即該年元旦,率所部與北台義軍呼應起事,奇襲臺北城,失敗而瓦解;他乃潛返廣東原籍。
後,1916年,噍吧哖事件後,曾假參觀之名,密渡來台,尋再發難之時機;不過,消息走漏,被日人所悉,下令嚴緝;倉皇內渡,返回故里;1920年,卒於鄉;年82歲。

徐驤,苗栗頭份人,年少入泮秀才;婚後執教鄉裡,為人性氣剛直,頗得人望;乙未之役,帶領頭份子弟軍合吳湯興義軍抵抗日軍,轉戰各地戰場,勇敢無比,有人問其眷屬問題時,他浩然地回答;「有天道,台灣不亡,吾眷可得也。台灣亡,遑問家乎。」 ;不幸,與其長期共進退的吳湯興先戰死與彰化;局勢不佳,他續轉戰南臺灣,在嘉南曾慨稱「此地不守,台灣亡矣,吾不願生還中原也」,其驍勇亦為劉永福所稱許;讓他往屏東內埔募得七百健兒,駐守鬥六,使日軍南下受阻;其後,終於在日軍大舉進襲,彈藥將盡之下,中彈而死。當瞑目前,還曾大呼「丈夫為國而死,可無憾!」

林崑岡,嘉義漚洪莊人;他先學文,後習武,為武秀才;除擅長拳術外,精於雙眼 與被牌;在鄉中開館授徒;平生尙武好義,又喜排難解紛。乙未之役,社會大動盪;1895年10月,日軍已陷大林與嘉義;他集曾文溪以北各莊人會議,稱:「台灣將亡矣,若等將何往?吾欲率子弟,衛桑梓,若等能從吾乎?」 ;當場應者百數十人;推新營莊生員沈芳徵為正統領,自任副統領,輔佐之。成軍後,向台南領取軍器舊銃數十桿後,他就手持雙刀,身披避彈的浸水夾棉被,多次率眾迎戰日軍於鐵線橋一帶,鄉民往往各自持械參加,頗具戰力,小股日軍往往退去;民間雖間有主降者,只更激起義軍鬥志;不幸,10月20日,日軍大舉來犯,他雖勇猛奮戰,中彈數發而死 。當時他四十五歲。

江國輝,新竹大嵙崁人;三歲喪父,母楊氏刻苦撫育成人;其婚後有二男二女;三十二歲,考取武秀才;乙未之役,日軍入據臺北,北台各地震動,紛起自保;江與眾人聚義樹旗得千餘人,受眾推為大嵙崁義軍統領,與當地墾戶合力擊退日軍多次,可惜先勝後敗,最後竟被日軍刺死,他的好友黃世成往收屍,被殺。輝非當地人,力戰而後人欽之,在永福莊永福國小,敬設「國輝庭」 ,以示永懷。

許南英,台南安平人;年少就學,表現優異;後成立「聞學舍」,以教書為業;1890年,考得進士,進入兵部;後返台,曾任墾土化番之職。1894年,應唐景崧聘,協修「臺灣通志」。乙未之役,任臺南「籌防局」統領,募集兵勇抗日,後知事無可為,乃將私蓄盡數散給部下,然後離臺內渡。後為生計赴南洋,不順遂,返國後,曾供職吏部。其子許地山為民國時代著名學者。

邱鳳陽,屏東六堆長治人;早年曾習文,後轉習武;甲午之時,地方動亂,曾率武力平之;以軍功而獲清廷六品千總之職。乙未之際,舉人李向榮受推為六堆第九代總理;出兵援鳳山,因下淡水溪高漲而罷回,眾議不滿,請辭;他獲推為第十代總理,率領義軍與日軍周旋,因前近代武力,實難與日軍武力抗衡,在一次戰役就犧牲四百多鄉民的情況下,他決定放棄戰鬥;在該戰役中,他率領多位子侄參戰,其三子元添及50餘義民在該役陣亡;據稱那是乙未戰爭中最後的一場戰役;由於該役日人曾放火燒莊,史稱「火燒莊之役」。該役後,其家族轉往屏東東面的田寮開墾 ,建立了後來的下寮莊。

蕭光明,屏東六堆佳冬人;年少時,曾學習經營米榖,後創設了「蕭協興」號,由釀酒業而跨足至染布業、米榖業等,當時為一富商 。乙未時,他先曾出任李舉人的副總理;邱接任總理時,他轉任左堆總理; 10月,日軍登陸後,分兵而來。光明坐鎮蕭宅的步月樓,指揮左堆義軍與黑旗軍六百人抵抗,但最後仍不支潰散 ,次子蕭升祥陣亡,三子月祥重傷,此役後世稱為「步月樓戰役」。

吳得福,三峽人﹐有中醫背景與道教信仰,曾為清軍右哨長;在乙未戰役初,曾被俘,得脫;仍密謀抗日;三角湧大屠殺之後,更以「倭軍倡狂,居民苦於塗炭,不一掃之,有何面目見祖宗」 之哀兵,積極招集同志,集會於吳宅,共謀驅逐侵略者。他們缺乏奧援,意欲對抗具有優勢武裝的日軍,談何容易;但他們認知到民間積蓄之悲憤,在偵知1895年7月29日日軍已大舉南下後,就對於「各紳民及外來義士,忠貞不屈、有志滅倭者極多」 的民間,秘密散發出了以高額懸賞來促使民眾奮起抗暴的傳單,想藉著臺北城內兵力單薄之際,動搖城內的治安;但怎知他們的行動早已落入了日人耳目監控中。以致同年8月31日,他們在「保良局」領導人家中開會時,與會者九人 皆被捕,並查出名冊﹐相關者45人。據稱,45人皆死刑,吳得福在獄中以頭擊柱自殺﹐真是壯志未酬﹐身先死﹐令人惋歎 。

此外,值得探討的人物還有不少,如,簡大獅、簡成功與簡精華父子、林大北、陳秋菊、陳發等都是;可惜或以學殖不足,或以篇幅有限,難以充分處理。

待續,後文請看馬關條約須知 九之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