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憶母親 | 郭譽申

我的母親和大部份的母親很不同,她生養我們三兄弟,可能比不上很多母親對子女照顧得無微不至,但是她對我們的影響卻是深刻永久。父親溫和沈默,母親激情健談,因此家事似乎較多取決於母親。母親姓龍,她的家族算得上是廣西桂林的世家名門,她念書到高中畢業,比那個時代的女子,母親算得上是高學歷。

母親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中國情懷和愛國情操,深深影響我們兄弟。母親常說她一輩子最驕傲的是,在抗日戰爭期間,她參加了國軍藝工隊,官拜中尉,為抗戰盡過一分力,當時母親主要的工作是演出愛國話劇和幫士兵讀寫家書(當時的士兵多半不識字),以鼓舞官兵士氣。雖然母親和父親成婚後就離開了國軍,抗戰所激發她的愛國心歷久而不衰,也讓她頗有一些男子的豪邁氣概。例如男生找理由逃避服兵役,母親是完全無法接受的;大哥和我先後出國念書,那個時代總要幾年才能回家一趟,母親似乎不像父親那樣不捨,只說「男兒志在四方,你放心去闖吧」;港澳回歸中國時,母親已近八十高齡,健康狀況不佳,她說:「我能看到港澳回歸祖國,也算不虛此生了」。

小時候的事情我大多不記得了,但是後來母親告訴我,幼稚園畢業典禮上,每個畢業生都要上台做一表演,母親於是教我唱岳飛的《滿江紅》,我在典禮台上唱《滿江紅》的情景,早已毫無印象,我是完全不會唱歌的人,但是多年後的現在,我在騎YouBike時,仍能一字不漏地唱著《滿江紅》,不需記憶,也不可能忘記。岳飛《滿江紅》的詞句對幼稚園畢業生無疑是非常深奧,母親一定有詳細講解,而我當時還不認識其中很多文字,必然是根據注音符號唱出來的。母親就這樣把她的中國情懷和愛國情操傳給我。

大約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到杭州,參拜了岳王廟,表面上我和一般遊客一樣,但是內心裡大概很少人像我這樣激動、有無比的崇敬之心。我為我的孩子們買了一把十塊人民幣、平凡無奇的玩具寶劍,內心裡卻覺得,沾有岳飛浩然正氣的玩具寶劍必有神奇的辟邪功效,能夠護佑孩子們,雖然我平常從不信怪力亂神。

母親高中畢業,適逢抗戰,就投身國軍藝工隊報國,抗戰結束前兩年,她和父親成婚,就再無可能念大學,但是母親天資聰穎,有一事我始終記得。我初一時初學英文,第一課裡有一較長英文單字daughter (女兒),我讀寫多遍,一直記不住它的拼法,總是從d起頭,就背不下去 (我善於思考,卻始終不善於背誦)。母親看我苦惱,很快教我一聯想法:從d起頭,下一個字母a是把d去掉頭,a的下一個字母u則是把a的頭打開。經母親聯想法的指點,我終於記住daughter的拼法。母子互動,歷歷在目,母親的天資恐怕在我之上。

母親的教育觀念很開放。雖然有升學壓力而家境也不富裕,母親從不吝惜買課外書,在她的鼓勵之下,我自小學時就閱讀水滸傳、三國演義、西遊記等原著,外加許多歷史章回小說,如封神演義、東周列國志、隋唐演義等,以及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使我對中國文史永遠充滿興趣。雖然後來我也讀了不少世界名著的譯本,但是其對我的影響顯然遠不如年少時所讀的中國古典小說。我的謀生專業是電腦科學,近幾年卻舞文弄墨寫了不少文章,這大半歸功於當年母親的引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