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 盛嘉麟

2019年是達賴喇嘛逃離中國第六十個年頭,同時也是西藏建設改革六十週年,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上週三(3月27日)發布了白皮書,重點呈現出西藏的變化與成就。

在中國的堅強領導和全國各地的大力支援下,西藏克服「生命禁區」、交通不便、基礎薄弱等不利條件,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長足進步。無論在教育推展、交通建設、資源開發、水利籌劃、農業蓄牧、生態綠化、網路籠罩………西藏一日千里的進步,有目共睹。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2

開發西藏,國富兵強

中國正在紀念「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向全世界公佈,是中國政府解放了西藏百萬農奴,把西藏從封建農奴的黑暗社會帶進現代化的光明社會。十幾年之後,藏水入疆,雅魯藏布江灌溉幾十萬平方公里的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國全面連接成欣欣向榮的生命共同體。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3

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

未來的西藏很快全面現代化,達賴喇嘛已經沒有置喙的餘地,據報導,流亡印度等地的藏人生活並不理想。十分艱辛,其實很多流亡藏人也想回去,但心裡總有包袱無法放下,令人遺憾,達賴喇嘛把自己的包袱再傳導給年輕人,繼續指導年輕人對抗中國,可憐又遺憾。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1

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的街頭

達賴喇嘛僅剩下西方國家所謂的國際關注和支援,它給流亡藏人帶來了什麼,在西方不停地曝光頌揚下的達賴喇嘛,塑造成現在像是宗教聖人的樣子,讓他下不了神壇。隨著中國的開放強大,西方國家的內憂重重,所謂的國際關注和支援,實際上年年減弱,目前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國家只剩美國、印度、台灣。

川普總統3月15日簽署2019年《綜合授權法案》,撥款1700萬美元支援西藏,其中
提供中國統治下的「西藏自治區」與其他藏族地區800萬美元
提供印度與尼泊爾藏人社區600萬美元
提供西藏流亡政府300萬美元
真是杯水車薪極為可笑。

印度政府並無多大財力支援西藏流亡政府,只能提供西藏流亡政府需要立足的土地,以及附帶的公共水電交通的基本設施,建立了名為達蘭薩拉的鎮市。西藏流亡政府的財務主要來自西方國際的捐款,以及達蘭薩拉地區的藏人自力更生,經營觀光旅遊及小規模商店的經濟活動。

目前流亡印度的13萬藏人,8萬人住在達蘭薩拉地區,5萬人串流到印度各地,當然也有到世界各地。藏人、印度人之間的矛盾衝突無時無之,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地區的學校教育和印度地方政府也有管轄權的衝突,印度要求所有藏人兒童必需接受印度國民學校的基楚教育。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地區的8萬藏人之間發生的民事刑事財務糾紛,不服西藏流亡政府處理的藏人立刻引進印度地方政府的警察司法力量介入,終究這是印度的領土,造成西藏流亡政府統治威信的嚴重喪失。

流亡印度的13萬藏人極少數是具備「對抗中國西藏獨立」政治意識的喇嘛貴族,極大多數是趁機跟隨達賴喇嘛的逃亡潮,逃離貧窮的西藏故鄉,追求外地更好的生活,和當年廣東人逃亡香港一樣。60年過去了,眼見西藏拉薩、日喀則,高樓抜起車水馬龍商業繁盛,留在故鄉的親友日子比達蘭薩拉好得太多,這些年來年輕一輩逃離達蘭薩拉,重返西藏的藏人開始增加,但是效忠達賴喇嘛的包袱一時無法放下,況且經過尼泊爾進人中國也不是容易的事。

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那點捐款、那幾個職位,也形成了喇嘛貴族間的貪污腐敗、爭奪官位,喇嘛貴族的年輕一輩學習英語,嚮往二次流亡到歐美國家,到了西方,許多人躲在喇嘛社區替人唸經祈福過日子,遇到中國高官來訪問,就出來抗爭鬧事,賺點外快。年輕平民的年輕一輩有的流入印度各地擺攤開店過小日子,有的碰運氣申請回到西藏,重新加入親友過日子。西藏的進步富裕,基本上搖垮了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

台灣是另一個支援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的政府,和台灣支援法輪功、吾爾開希、王丹、曹長青、港獨份子……一樣,你反華我支援,你反中我給錢。台灣社會悶無前途,佛教盛行,對於西藏密宗達賴喇嘛更加一層嚮往。第一次1997年3月28日訪台,李登輝夫婦對達賴喇嘛無上的敬重,連戰、吳伯雄等國民黨高官跪地敬拜達賴喇嘛,接受醍醐灌頂,醜態畢露,當然每次都有重金打賞。

中國的立場是努力開發西藏,國富兵強,向世界展示西藏進步的事實,拒絕與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談判,達賴喇嘛已經84歲,流亡政府內部貪污腐敗、爭權奪利、人口流失,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4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