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淡巴菇人生 | 劉廣華

松山文化創意園區有一塊松山菸廠時期留下來的大理石牌,鐫刻有何志浩將軍的松山菸廠廠歌,內容有抽菸可以「文人助文思,武人添力量,….酒後茶餘補健康」的文字。

原來抽菸這件事曾有一度是「助文思、添力量、補健康」的。

癮君子並不都是像現在一樣很委屈的,會議上課宴席每有空檔,要不獨自默默覓地解癮,要不幾個同好張眉眨眼努嘴翹唇,演默劇一般同時消失,一會兒後再一起出現;作壞事一般的低調。

菸草原產美洲大陸,本只是美洲印第安人提神用的,結果哥倫布一過來西班牙人帶回去,菸草就流行了,弄得全世界都抽;明萬曆年間傳入中國,也流行起來,明崇禎皇帝禁種過菸草,清乾隆名臣紀曉嵐菸癮甚重,綽號就叫紀大菸袋。

有那麼一陣子抽菸是時尚的象徵,1955年詹姆斯狄恩在「養子不教誰知過」(Rebel Without a Cause)電影中,身穿紅夾克嘴刁一根菸滿臉叛逆青少年苦悶的神情,帥到60年後小賈斯汀都還要學。

魯迅、林語堂、徐志摩抽菸;馬克吐溫、佛洛伊德、馬克思抽菸;連存在主義大師沙特(Jean-Paul Sartre)都抽菸,什麼都可以虛無,菸一定要有。

看來抽菸不只時尚,還促進了世界思想的進步。

我抽菸抽得早,國二就偷抽,趕時髦想快點長大;偷偷三塊錢買四根散菸零碎的抽,躲爸媽躲導師躲訓導主任躲教官,含辛茹苦的抽。

一直到軍校突然取得菸牌,不但不用躲還開放抽菸時段,每個月再優惠價限購八包,還要收購其他不抽同學的額度;這下撞破鐵籠逃虎豹,頓開金鎖走蛟龍,一抽不可收拾。

早期職場上開會不但抽菸,還免費提供一盤一盤的香菸,自由取用;朋友見面不遞根菸要被嫌不懂事的;長輩面前抽菸不先遞上根菸是没禮貌的。

當其時也,抽菸符合社交protocol之外,還可以顯擺;袋裝三五牌高檔洋菸,帥氣的Dupont打火機拿出來,點菸時擊發音韻悠長「噹」的一聲,引得眾人紛紛回頭,讓當時的慘綠少年很有存在感。

負笈美國期間開始認真的考慮戒菸這件事。

寫論文最後階段時正值隆冬,芝加哥大雪紛飛,windchill吹來寒澈入骨。每每想要抽菸,就要開始手套雪靴護耳毛線帽大外套全身披掛從圖書館研究室走出來,離開正門12碼之外,顫顫索索脫手套取菸點火狠吸幾口,隨著入喉的冷風往往會凍得呼吸一滯;再回到研究室解盔卸甲坐定位開始作事時,已是半小時之後了。

想想所為何來?

在美戒了兩年之後回到台灣又抽起來了;剛開始還撐得住,後來在「就一根」、「酒後抽解酒」、「不要吸進去」、「不要買就好」等等我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跟理由中,心防瓦解,又抽了4年。

退伍當日覺得人生軌道已經不同也應該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想說,就不抽了吧? 然後就沒抽了,迄今15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