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來源 | 郭譽申

近年歐洲極右黨派興起,強調國族主義、反移民、反歐盟、反猶太等,讓人擔心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重現,而台灣蔡政府的霸道施政也呈現出法西斯的傾向,讓人憂心。歐洲既孕育出人權、自由、平等、民主等崇高的價值,同時也產生出邪惡的納粹和法西斯主義,導致二次大戰及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式屠殺。怎麼會這樣?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來源為何?

法西斯主義的主要源頭之一是邁斯特(Maitre, 1753-1821),天主教保守主義思想家。他親眼看到法國大革命造成的血腥災難,更加肯定天主教神學對於人性的負面看法,認定身為亞當和夏娃後代的人類,雖然天生具有理性,也搭配了墮落的靈魂。而擁有墮落靈魂的人類運用起理性來思考,必然懷疑既有的一切制度與價值,只會破壞而無能建樹。邁斯特因此主張建立基於宗教的黑箱威權制度,在威迫利誘的同時,讓人民不知道國家暴力何時會降臨,最終只能放棄思考而唯命是從,也就是善用傳統宗教的力量,全面控制人民的身、心、靈。

納粹和法西斯主義更重要的一個源頭可以追溯到非常重要的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康德強調「人本身是目的,而非手段」,人是「價值」的創造者,其「內在自我」並不受制於外在的因果關係,而且內在自我與外在的因果關係基於「理性」的對抗才是彰顯人性,才稱得上具有「自由意志」的人類精神。

康德絕未預期他的思想被導向激烈展現個人意志的浪漫主義和瘋狂展現集體意志的國族主義。著名的作家席勒(Schiller, 1759-1802)主張,真正的藝術在於展現個人的自我;自由的真諦在於真實展現自我,勇敢做自己才是真正的高貴。康德的弟子費希特(Fichte, 1762-1814)在《對德意志民族的演講》中提出,缺乏意志展現,不力圖創造自我的人,不過是別人的回聲,而德意志民族乃是能夠展現自我的人種;費希特藉此區別我族與他類,並呼籲整個民族必須團結、統一建國(當時德意志民族尚未建立德國)。費希特的上述演講後來成為納粹崛起年代的「聖經」。(康德、席勒和費希特都屬於德意志民族)

德國早有潛在強烈的國族主義,一次大戰戰敗卻受到《凡爾賽條約》的羞辱,此時民主制度不僅不會壓抑國族主義,只會使國族主義更濃烈更極端,趁勢而起的納粹黨於是迎合國族主義,認定德意志民族是最優秀的,需要伸張崇高的民族意志及清除可能污染德意志民族的猶太人,終於導致二戰及對猶太人的大屠殺。

二戰之後,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來源是熱門的政治學研究課題,本文主要取材自重要的自由主義思想家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的研究(葉浩:《以撒·柏林》,聯經出版,2018)。啟蒙運動以來的西方政治思想不僅帶來人權、自由、平等的善,也產生出納粹和法西斯主義的惡,而觀察當下的歐美社會,善與惡仍然同時並存,而民主與民粹也同時並存(參考《民主離不開民粹》)。因此我們絕不能盲目迷信西方的政治思想,而要能明智地趨善避惡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