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赦免社會主義 | Friedrich Wang

孫中山在民生主義第四講中說,馬克思是社會病理學家,而非社會生理學家。因為他準確地抓到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問題,階級鬥爭,但卻因此而開錯了藥方,誤把這個問題當作文明邁進的動力。

Friedrich認為,老孫的這個評斷還是很精準的。其實,在整個大範圍內,所謂的左派,都有這個毛病,就是批判性強,也大致準確,卻無法提供一個好的解決方案。或者說,論述力強,但是執行起來卻難以落實,甚至根本窒礙難行。所以,各種左派中的修正主義就應運而生,成為一個特殊的現象。

但是社會主義真的錯了嗎?福山的文明與歷史的終結,甚至在90年代就判了社會主義死刑。余英時更是認為,社會主義與共產黨,都將在21世紀初徹底死亡。….

然而,2008到今天都還餘震猶存的金融海嘯,也已經等於赦免了社會主義了。全球化帶來的,並不是財富與各種便利,而是更多的區域衝突與劫貧濟富。伊斯蘭世界的動盪,歐洲整合的蹣跚,到美國竟然要去打壓完全照著他所制定的遊戲規則崛起的中國大陸,就知道當初馬克思的預言,很多還是對的,只是發作的晚一點罷了。

不過,Friedrich還是相信市場經濟。美國的打壓中國大陸,實際上是為了它的霸權,並不是反對這個體系下出現的成長。所以,它的打壓不會成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