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美國與中國庚子賠款運用的關係 | 郭譽孚

這是針對網上一篇轉貼文的批判──

該文可見於──https://kknews.cc/history/2vr94ae.html?fbclid=IwAR0xvARML25pJbKH8keJZIyEa0_Wkjkfgr5yp0oo-V0LTEol4qtoi-aQ1V0

『美國人和庚子賠款:為什麼說影響了中國幾代人的命運?』

「說謊者往往並非說謊,只是他們故意地沒有把全部的真相都說出來」

要理解美國與中國庚子賠款運用的關係,首先要理解鴉片戰爭以來的中美關係;沒有整個歷史地理解,並且和盤托出,就像是西方大哲康德所說的,
「說謊者往往並非說謊,只是他們沒有把全部的真相都說出來」。

比較完整的史實,至少要回溯到明治維新的前一年,1867年,中國在兩次鴉片戰爭後,受到奇恥大辱,有心改革後,啟動了「自強運動」的中國敦請美國退休的,過去曾對我表示友好的 駐華公使蒲安臣接受清廷任命,擔任中國之「中外交涉事務大臣」,引領中國外交使節團遊歷歐美,進行外交活動;首先就將希望落在似乎相當友好的美國身上,彼此訂立美清蒲安臣條約;其中彼此擁有「自由移民」與「最惠國待遇」;當時,清廷對於中國未來教育問題顯然頗為寄望,儘速派出小留學生赴美留學;不料,幾年後,當我留美學生至1881年,畢業可申請就讀軍校時,美方竟然變卦,拒絕我留學生的入學申請;這是日本明治維新前後,向西方引進西學時,所沒有遇到過的情況。
清廷發現美方的作為顯然失信於己,並不如自己預先認知的友好,當時就停止了對於留美學童的派遣;這也切斷了中國改革原本既定的發展。
但美國仍努力隱藏了其在東亞旺盛的企圖心;中國雖然有大批華工獲准赴美苦力於美國的太平洋鐵路的建設,與加州金礦的開採;然而,1871年,清日友好條規的訂定,卻引起了美國的強烈關注,美國公使反對兩國友好條規中有類似軍事同盟的條款;果然在該條規將續約之際,日方提出了要求與西方國家地位平等的毀約表示;然後,在美國積極慫恿下,1874年,日本對台灣發動著名的「牡丹社事件」──美國官方禁止美船參加該侵略行動,但是熟悉台灣情況的美國人李仙得擔任日軍事行動的顧問。
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美國一直表面向清廷示好;直到1895年,清廷陸軍與海軍由於未能及早進行軍事改革而慘敗於日本;而戰敗簽訂馬關條約之時;中方的全權大使李鴻章的顧問仍然是美國退休的前國務卿柯士達。美國操弄著中日關係的發展。。。中國在美國操弄下,至少已付出了牡丹社事件的賠款與馬關條約的賠款與陸海軍的慘重犧牲。。。此外,在1899年的八國聯軍與其後的庚子賠款之惡質作為,美國自然也參與其中。。。要直到1905年,中美華工條約改訂時,美方明顯歧視我華工權益,引起我國各重要口岸學生與工商界群情激憤,大舉以罷學、罷工、罷市反對美國之作為;該反對行動使得美國在華貿易大受影響,也因此造成了美國當局的反省──這應該是我們要討論美國與庚子賠款時,一定要先理解的史實。被欺騙被打擊的中國啊。庚子賠款轉為留美教育用途,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轉化出來的。

當時的史實是,美國當局對於中美關係之惡化感到擔心;他向各大學發出了求救的訊號;老羅斯福總統要求學界能夠提出適當的時局建議。
1906年,是在如此的時潮下,美國伊利諾大學校長在其給予老羅斯福總統的信中所揭示出的著名歷史新頁,

「中國正臨近一次革命,哪一個國家能夠做到教育這一代中國青年人,哪一個國家就能由於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業上的影響取回最大的收穫。」

──這就是美國運用庚子賠款向扶植中國留學政策轉折的歷史過程。。。也是列強為了爭奪中國的資源與市場,自此落入了次殖民地,半殖民半封建的境地,也進入了更複雜的列強競逐的新階段。。。
列強競逐,同時也激勵了中國人沉痛的鬥志,也給予中國人比較與認清列強的機會。。。雖然那像一個過長的隧道,簡直一眼望不見盡頭,以致多少人在暗黑的隧道中失落,甚至理想者彼此各自衝突傷害犧牲。。。

至於,居然有人稱「庚子賠款」──
「相比當時戰敗國的「國際慣例」,庚子賠款其實對中國已經算「相當友善」。。。

很像某人被搶且被殺重傷之後,被描述稱傷人者為「相當友善」一般。。。其中邏輯,只有等將來某人能夠殺死對方之後,依樣使用該種「友善」了。。。

譽孚有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