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法官的嘴臉 | 盛嘉麟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生溫畢爾(Otto Warmbier)2016年因在北韓旅行期間偷竊、破壞宣傳文宣,遭北韓警方監禁,受到惡劣對待,2017年獲釋返美,精神狀態很差,不久死亡。家屬憤然提告,最近美國聯邦法官判處北韓需賠償溫畢爾家屬逾5億美元。

我們可以感覺到美國法官的囂張輕率,十分可笑:
這是一個國際案件,發生地點在北韓,一個美國國內的法官在沒有傳訊北韓警方的狀況下,單憑片面告訴,逕行判決。
美國法官判決的賠償金額瞞天要價,超過5億美元,如同天文數字。
囂張輕率的判決不是為了公平正義,更不是為了解決問題。

我再舉三個更囂張輕率的美國法官,可以當笑話看。

2004年當時的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訪問美國,住在首都華盛頓的 May Flower 旅館,在美國的法輪功聯合民運份子向首都華盛頓的地方法院以迫害人權的名義提告薄熙來,美國地方法院的法官也公然審理本案,並且派個法警等在May Flower 旅館門前,等待薄熙來一行官員出來的時候法警遞上文件要求簽收,等到薄熙來看到是通知他到法庭說明案情的法院通知書,薄熙來就當着大批新聞記者的面撕了通知書丟在地上。

晚上薄熙來在電視記者招待會上指責這是貽笑國際的,沒有禮貌的行為,第二天華盛頓郵報刊登此事說,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隨地拋棄字紙,行為不端。

很多年前美國阿拉巴馬州居民從廢紙中收集到大量的大清政府發行而無法償還的、作廢的粵漢鐵路公債,異想天開的向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提出告訴,要求中國政府償還百年來的本息,當然是一筆天文數字。囂張輕率的地方法院正式審理本案,地方法院通知中國駐美大使館派人出庭到案說明。

記得當時中國駐美大使柴澤民置之不理,後來美國國務院知悉此案,非常緊張,建議中國駐美大使館請個美國律師去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出庭,輕而易舉即可消弭本案,否則被告若不出庭,讓原告獲勝,地方法院即可要求美國國務院扣押中國在美國的機艦財產,執行求償,釀成國際糾紛。

柴澤民大使認為是無理取鬧,仍然置之不理,並說如果美國國務院敢扣押中國財產,中國也扣押美國在華財產。最後美國國務院為了免除日後的麻煩,自己派律師去阿拉巴馬州地方法院消弭了本案。囂張輕率的美國法官任意憑藉毫無意義的荒唐案件,製造法律的麻煩及糾紛,耗損國家司法資源,無日無之。

但是有一次伊拉克巴格達街上的民眾被美國黑水公司(惡名昭彰的美國雇傭兵公司)的雇傭兵任意開槍掃射,傷亡眾多,戰後巴格達市民到黑水公司所在地北卡羅林納州控告黑水公司,要求懲兇求償,北卡羅林納州地方法院法官隨即判決,因為本案無法找到伊拉克的證人及證據,不予受理。所以美國的法官可以囂張輕率,可以翻雲覆雨,都是他說了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