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時間之七 | 杜敏君

言論起舞。然而每個人的角度不一,扮演的角色有別,而得出不同的結論,絕不可要求別人的意見與你完全一致,因而民主社會之可貴就在於它對不同意見之包容力,「雖然我不完全贊成你的意見,但是我尊重你發表意見的權利」,如此作良性的溝通,彼此存異求同,而得到最大公約數,而求取共識,便不會有肢體衝突和語言暴力的亂象發生了,因此在民主制度的國家中是不可能出現一言堂現象的。

譬如持台獨立場的人,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即「身在台灣,就應該是台灣人,就應該講台灣話」,我們客觀思考一下,這個命題符合邏輯嗎?

身在台灣的人,必須是台灣人嗎?在國民政府時期,中國行政區域共有三十五行省及兩個特別行政區,政府因國共內戰而播遷台灣省,隨政府來台的同胞,包含各省,怎能說居住在台灣的都是台灣人呢?憲法規定,凡中華民國的國民有遷徙的自由,難道不是台灣省的人就不能在台灣居住嗎?

抗戰八年,政府遷都重慶,為何四川人沒有提出「身在四川,就應該是四川人,就應該講四川話」呢,當初有許多台灣省籍的愛國同胞亦遠赴重慶,投入抗戰行列,並未受到四川人的特別待遇,四川人亦未有川獨運動,亦無稱國民政府是「外來政權」的說法,只是上下團結一致,發揮勤儉克苦之重慶精神,艱苦抗戰八年,終於得到最後勝利而還都南京,在四川的各省同胞,依依不捨的揮別同生死、共患難的四川友人,淚如雨下的感人場面至今難忘。

再說「外省人到台灣四十年,為何不說台灣話?」這個問題就命題而言更是不週延,第一,並無官定的台灣話,台灣話何所指?是閩南話?客家話?亦或原住民話?若是指閩南話,其原因是閩南人數佔多數,豈非犯了沙文主義?憑什麼強迫原住民去學非本島的外來語?

其次,今天在台灣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以降,根本已很難分清是那裡人,他們已能說著流利的閩南話,反而有些住在都市的年輕閩南人說著一口標準的國語,說起閩南語來反而深澀且不自在呢!

說穿了,其實語言只是人與人間的溝通工具,只要彼此在交換意見或聊天時,大家都能瞭解對方的意思便行了,說那一省的話,並不重要,這些似是而非的論調都是政客為了爭取選票而刻意挑撥分化,造成族群對立,以從中謀取利益的策略,實際上有許多高唱台獨的政治人物,其最親蜜的枕邊人就是外省人,更有重量級的台獨人士,已來往兩岸,且會見中共重要官員,因而我們實在應該好好思考,不可被政客們玩弄於手掌之上,被出賣了尚不自知。

再談李登輝刻意強調「本土化」,我們已身在台灣,每天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過著台灣的民俗生活,不是本土是什麼呢,實際上除了原住民外,所有台灣同胞都是來自大陸,所不同的只是來台時間先後罷了,大陸才是我們的本土,若按語意學說,「本土」反而應該指大陸,「本土化」之真正含意是不要忘記中國文化,豈非違悖了李登輝提倡本土化之用意?

除以上總總似是而非,導誤民眾的觀念外,尚有一個更嚴重的錯誤觀念,必須澄清,即所謂的「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其實大家都是炎黃子孫,是那裡人並不重要,政治人物之所以要如此宣示,只是為了討好選民,以贏得選舉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