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兩岸的官員 | 郭譽申

最近筆者去北京旅遊,在一個台灣人的晚宴上,初次接觸到「國台辦海峽兩岸交流中心」的苗副主任。苗副主任看來四十多歲,身形微胖,似乎是典型的中級官員。他致詞時,從熱烈歡迎,說到期待兩岸合作,共同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雖然講得頭頭是道,卻未引起我的注意。國台辦本就是對台灣的統戰單位,他的致詞大約是千篇一律、老生長談嘛。然而當他說擁有法學博士學位,很多有關兩岸的法律都是他在進入「兩岸交流中心」之前參與制定的,立刻引起我的關注。

隨後苗副主任歡迎與會的台灣人對關心的「國台辦31條惠台措施」提問,他即席回答了許多問題,都能以淺顯易懂的語言,釐清提問者的疑惑。他還簡單剖析了大陸從中央到地方各種法律、條例的位階關係。最後,他提到參與了廈門供水金門的籌辦會議,金門代表提出需要修改台灣方面三項法律才能實現供水,而修法非常曠日費時,當時的他以其法律專業背景,當場回應金門可以制定供水的專法,專法優先於一般法,就不需要修改舊法了,因此加速實現了廈門供水金門的善政。

苗副主任不僅有豐厚的法律學養和經驗,也很接地氣。在晚宴的後半娛興部份,他唱了一首常聽到的台灣歌,內容包括「乎乾啦」之類的。他的籍貫是哪裡,筆者不記得,但是絕不是台灣或福建,他唱台灣歌,當然是為了刻意拉近與台灣人的距離。苗副主任這樣學養和實務經驗兼備的中級官員,假以時日,很有潛力成為棟樑之才啊!

台灣很少有像苗副主任這樣學養和實務經驗兼備的官員,因為擁有博士學歷者很少願意擔任常任文官。在台灣,擁有博士學歷的專業人才若對政治有興趣,一般有兩條路:其一,在正常工作之餘,參與藍或綠的政治活動,並對政黨提供支持,例如在媒體替政黨或政策背書、幫腔,等支持的政黨獲得執政權,就有可能被延攬進入中央政府的大內閣或地方政府的小內閣。其二,不論是否加入政黨,直接以高學歷的專業形象參與選舉,例如先參選地方議員,再參選立委、縣市長等,而逐漸升級。無論採取哪條路,高學歷專業人才的從政之路多缺乏紮實的施政實務經驗。

台灣很少有學養和實務經驗兼備的官員,顯然因為台灣區別負責決策的政務官和負責執行的常任文官。常任文官除非被選舉獲勝的執政者延攬入閣,不可能成為政務官,而永遠要聽命於政務官,因此常任文官雖算得上「鐵飯碗」,是沒有政治前途的,高學歷的專業人才自然不願屈就。

大陸不區別政務官和常任文官,官員只要表現好,都有機會升上高階決策階層,因此很多高學歷人才都願意擔任文官,循序漸進,累積施政實務經驗,終能成為學養和實務經驗兼備的政治幹才,難怪大陸一直在快速進步。對比之下,台灣官員很少兼具學養和實務經驗,內閣閣員多有高學歷,卻缺少施政實務經驗,因此施政常荒腔走板,搞得民眾怨聲載道,內閣於是經常異動,這樣國家如何能上軌道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