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內戰」須知。。。 | 郭譽孚

 

前面談「慘烈的文化大革命」,我們提到西方軍事學大家所謂的──

「凡與國外糾紛無關的內戰,其起因通常都是由於在政治上或宗教上,有了極大的思想衝突。在中世紀的歐洲,封建集團間的衝突也很多,不過,最殘酷的卻還是宗教性的戰爭。……若是宗教戰爭再牽涉到國外的干涉,那結果就更會糟不可言。」

然而,究竟是如何地「糟不可言」呢?現在讓我們看看世界著名的幾個例子:十九世紀中葉的美國南北戰爭、十七世紀日本島原之亂、二十世紀中國的國共內戰──

非宗教內戰的例子──美國南北戰爭

美國南北戰爭的內戰,不僅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轉捩點,而且是奴隸制度史上的最後一次大流血。這場雙方都豁出去了的戰爭,前後經過了四個腥風血雨的年頭,南北雙方一共有六十二萬人喪生。而美國從獨立戰爭到越戰,死亡軍人總數只有六十四萬八千人。當時差不多每個家庭都失去了親人。失去了四分之一男性人口的南方,據稱,婦女們甚至改變對男性的審美觀,因為四肢健全沒有傷疤的男人幾乎不存在。

戰後,南方的經濟完全枯竭,土崩瓦解。無論南方人還是北方人、黑人還是白人蒙受了同樣的苦難。因為缺乏食品,南軍和北軍,四處掠奪,甚至犯下暴行。內戰徹底改變了美國。北方的勝利,永遠解決了各州獨立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解決了長期以來讓美國政治不穩定的奴隸制問題,也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內戰中,北方耗費了一百十六億美元,南方也差不多。內戰的絕大多數戰場在南方,南方因此遭到了巨大的破壞。數百座城鎮被摧毀,象亞特蘭大那樣的大城市,被北方軍完全摧毀。為此,亞特蘭大人至今心有不甘。北方軍所經之地,農場被毀,房屋被燒,牲畜和農作物不是被搶就是被毀。南方的交通損毀更大,北軍摧毀了南方絕大多數鐵路,少數未被北軍奪去的南方火車也是破壞嚴重無法使用。船隻被摧毀,道路、橋樑一片狼籍。南方已沒有能力進行重建。有錢人把錢都存放在南方邦聯的銀行裡,戰後成了廢紙。南方欠下的戰爭債務根本無法償還。四百萬解放了的奴隸自由了,但只有少數能自立,他們需要工作和培訓。

宗教性內戰的例子──如前述約米尼所稱,若為外力涉入的內戰,將更為悲慘。。。

我們以日本在17世紀初的宗教內戰,「島原之亂」為例──似乎沒有例外的可能。

原因──

天主教自海外傳來,先是貴族與大名信仰,後流入民間;至德川家康時代,其親近的旗本與妾中,都有天主教徒;故他曾相當忍受在政教分離的條件下,天主教的傳教。但後因各方傳說天主教可能有陰謀;傳言西班牙國王先遣教士誘惑其國民,而後征服之。其所遣派的偵查使送回的報告,教皇在各地的勢力;以及葡人在殖民地的驕橫;更加上,在後來家康與豐臣秀賴的對抗中,信仰天主教武士多投入秀賴陣營,曾有三千多人在有十字架、基督像的旗幟下,奮勇作戰至死;這些都可能給德川幕府與基督教之間的內戰,無法避免。

悲慘的經過──由鎮壓開始到島原之亂

鎮壓──依「日本聖人鮮血遺書」的記載──

『當年〈1622〉九月十日在長期受烙刑與斬首的教徒,計五十五人。他們中間,有武士,有寡婦、有小孩。……計教士二十五人,信徒三十人。它們的刑場在長崎的浦上,那又是慶長元年〈1596〉秀吉磔死二十六個教徒的殉難地。刑場用竹籬圍著,中插二十五根木柱,各相距三尺……薪燃煙起,教徒的痛苦,是可以想像的。』

『劊子手有些不忍,但還是揮刀殺他。目擊那純潔的靈魂和別的殉難者到主那裏的慘狀,……未死者附和他。這不是刑場,而是莊嚴的教堂!』

『這次的大屠殺是散播種子。收穫期要到寬永十四年〈1637〉……第三代將軍家光……本擬把長崎燒成平地,以幕臣諫止。代替毀滅市街的是企圖用佛教感化基督徒。他特建寺院十處,誘市民禮拜。這是寬永元年的事。1626年三月,長崎奉行水野守信布告市民,立即捨棄基督教,否則處以死刑,並賞告發者。不僅如此,他還令吏役調查各巷的市民,要他們足踏聖母瑪利亞的圖像……後來發覺踏繪不能證明教徒是否轉變信心,遂與島原城主松倉重政協議:凡發現踏繪後仍奉基督教者,捕送島原溫泉,推入熱湯中,做再度的實驗。不堪這痛苦者,多改宗;但也有因之更堅定信心。…寬永九年〈1632〉,……家光親政,感覺皇室、大名都已低頭,獨有教徒敢不奉命,就到處追捕潛伏的教士。

二〉島原之亂──做為基督教在東方挑起的內戰──

松倉勝重仕於織田信長。重政係勝重子,以小姓仕秀吉,有功。當家康與秀賴對立時,他改黨家康。大阪之役,他以勇敢稱。1618年,他建島原城;七年而成。初起他並無迫害教徒,因此各地迫害教徒時,島原是教士的樂園。要到1625年,參觀江戶後回國的他才知道家光對切支丹宗徒的真意,為著自己的利益,才訓令家老們檢舉教士和信徒。過去他曾報告家光,領內並無宗徒,這次的捕拿,反引起家光的憤怒──以為他欺騙將軍,並有令他切腹的傳說。重政託有力者說項,誓以迫害報答主人,才得無事。……家老們多是切支丹的憎惡者。…拘捕耶穌會派的…帕矢埃科,托烈等。至於信徒,被捕的縛於木柱活活燒死者,達數千人。如為婦女,不管已婚或處女,均剝下衣服,裸體遊街,再受虐刑,或鞭打,或投入蛇桶中。。。寬永四年〈1627〉,重政由江戶歸國,與家臣們商撲滅切支丹宗徒的對策:先造男女的名冊,後令迅速改宗佛教。不改宗的,均受嚴刑。他們和她們,受水刑、火刑或在額面烙印『基督徒』,剝衣服、半裸遊行,縛於熱鬧場所,在寒冷中兩日。或且烙印以後,騎羸馬,插紙旗,遊行……各地,遊畢再受酷刑。

十二月五日板倉重昌抵島原城,命令肥前、肥後、筑後三國之軍包圍舊城。由十一日攻至二十日,軍無效果。在這期間,幕府又派松平信鋼與戶田氏鐵為討伐軍的上使。聞訊的重昌,大為焦急。他決定在上使未抵達前,冒險進攻。……攻擊令下後,他自己身先士卒……被擊身死。……重昌戰死後三日,松平信綱抵有馬……後來各藩軍隊也陸續到達。…。幕府知道如無海軍,不易攻下舊城……向長崎的荷蘭人要求,……給荷蘭人的報酬,自然是對日貿易。荷船曾射砲彈四百二十六發可是並無預期的效果。……二月末。城中由於但要與糧食的缺乏,抵抗力削弱,且有人暗通幕軍。……二十八日城陷,四郎被殺,除數百人由海上陶馬杜島外,全部戰死。

『島原之亂』的結局──攻擊軍的總兵力,達十二萬五千餘人,即十倍於守軍的戰鬥力,交戰至四個月之久,這代表太平已久,武士的戰鬥精神已經消失。…就宗教方面言,島原亂後,天主教日趨衰微,最後由於嚴厲的鎖國之故,逐漸地消滅。〈但前述數百人逃往馬渡島者,其子孫仍為天主教徒〉

三、二戰後,海峽兩岸內戰的一瞥

清末以來,中國社會動盪不安,內部自相衝突的情況並不少見;但是彼此你死我亡的競逐情況,可能以此時代的變化最為詭譎離奇,悲慘的情況讓人難以忘懷──此以二次大戰期間貴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曾被稱為「民族救星」的蔣中正與其心腹親信陳布雷間的故事為例──

陳布雷先生是當年頗有名望的年輕記者,辛亥革命時,已有文名;1927年前後,國民黨黨軍北伐期間,其論述時事受到蔣的欣賞;得蔣與陳果夫之介紹而入國民黨;往後近二十年來,除了初期曾在浙江省任事外,自1934年起,就一直在蔣的身邊,參與黨國大計;他不僅是當年國民黨中的第一支健筆,國府無論剿匪、抗戰的大政方針的主稿,大都出於其手;執筆所成,幾乎都能合蔣的心意;有人稱其為蔣的「文膽」;並且常常代表蔣與黨中央接洽;可說是蔣的幕僚長,其受蔣倚重之殷切,簡直沒有第二個人比得上其地位。

許多曾經與他來往的要人,對於陳氏,都有類似的如下評語──

「布雷先生有剛直的性情而表現為雍容的態度,他有文士的才華,而收斂於儒者的修養。他的文章是大手筆,而它的政事是精到、謹慎、緘密、守正不阿的委婉曲達。。。」

「布雷先生得領袖的信任最專,德領袖信用之時間最長,如果布雷先生稍有政治野心,他真可以在二十年的時間中,布置一個完備周密的幹部網於全國的各部門,成為一個有力的派系領袖。但是布雷先生不屑做這類事情,他只知道愛黨愛國愛領袖,他只知道以最忠實的態度對領袖,以最誠懇的態度對同志,以最周密的態度考慮問題,以最客觀的態度衡量環境。。。。」

然而,在國共內戰晚期,1948年十一月十三日,曾經輔佐蔣委員長,成就其「民族救星」事功的這位陳布雷氏傳出了服食安眠藥過量而去世的消息;為了什麼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不幸?官方說法是他長年身體孱弱,有著精神衰弱的腦病,這次是不小心誤食了大批的藥丸,有以致之。然而,根據當年前後的史實來看,致命的應該確實是那些藥丸;但是促成那樣決斷的可能是他面臨了內戰中最深的困境──作為蔣的幕僚長,而他的女兒陳璉與幼子陳礫竟然都是共產黨人,尤其,不久前,陳璉被捕;雖然得到蔣的諒解釋放;但是面對1948年國民黨那已難以振作的處境,那可能是他最困擾、最無解、讓他想要逃避的問題。。。

以上,就是前面由「慘烈的文化大革命談起」,想到關於「內戰」問題的隨想──

確實,內戰是不必要的,應該盡力避免的;然而,幾十年來,仍然發生了;可以不要繼續嗎。。。尤其是思想性的、信仰性的,能夠及早遏止嗎。。。

當年那悲劇的中國,今天的敘利亞與利比亞。。。希望未來我們兩岸都不要加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