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轉世與否-流亡中的窘境 | 張魯台

達賴轉世不是單純宗教問題

達賴喇嘛在2018年11月5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的繼任者將是一名『高僧』,或者是『20歲左右』的僧侶。」並且表示一個由高僧組成的委員會最早將於11月29日開始聚會,達賴此說等於表示尋找他死後的轉世靈童傳統將在他終止。這是達賴喇嘛最近一次對繼任人選方式的表達,之前他曾說過要轉世為蜜蜂、金髮女郎、外星人或不轉世等等,這一次由高僧組成委員會討論繼任者的說法應該不再是綺語娛眾了。叛逃後的達賴喇嘛,隨著中國國力日漸強大,他的剩餘利用價值越來越低,歲月無情,盡早為身後事打算是應該的。

歷史上並沒有達賴喇嘛或其他活佛轉世在非喇嘛教教區外的先例,達賴喇嘛也很難指定轉世在藏人稀少的流亡地達蘭沙拉,因為極可能發生弊端或爭執(詳喇嘛說),會毀掉寄人籬下的「流亡政府」,即使是順利產生了一位印度籍或難民身分的轉世靈童,那也只會讓人充滿疑慮。身前即表明不再轉世,達賴只是意圖否定在中國藏區依照傳統定制所選出的第15世達賴喇嘛之正當性,為此達賴喇嘛屢屢嘲諷中共試圖控制他的轉世,他說,無神論的中國當局「假裝」比他這位達賴喇嘛更懂得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

達賴之言吸引許多西方「異教徒」為他鼓掌叫好,達賴曾是舊西藏政教合一的領導人,了解達賴所屬格魯派取得政教合一大權的過程,與轉世之世俗意義,就知道達賴所言是否合理。

政教合一的血腥過程

吐蕃自松贊干布死後,喇嘛教與苯教有極大的利益衝突難以化解,各自有貴族支持,甚者相互殺伐,末代贊普朗達瑪因抑制喇嘛教高漲之權勢,被喇嘛拉隆·貝吉多傑刺殺後王朝覆亡,這是「佛教」傳播至世界各地唯一的血腥特例,顯然喇嘛密教並沒有帶給藏區安樂,藏區從此進入各教派、寺廟、莊園各恃武力各自為政,相互兼併或對峙之局面,莊園的傳承沿襲父死子繼,教派與寺廟的傳承以「傳賢」、「傳能」的方式延續,總會發生爭執,活佛轉世方式應運而生,但多數時間是由攝政把持權力,活佛往往自身難保,如第九世達賴喇嘛九歲夭折,第十世得年21歲。第十一世15歲夭折,第十二世14歲夭折…。

倒退回部落政治的西藏,一個教派的成立就意味另一個教派的衰落,一座寺廟的新建就是一個山頭勢力的崛起,較大的藩王往往要依附蒙古王公支持,達賴喇嘛這個封號就是由蒙古土默特部領袖俺答汗封給索南嘉措(此封號與修行成就無關),索南嘉措自居第三世達賴喇嘛,追認根敦朱巴根敦嘉措為第一、二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死後俺答汗曾孫雲丹嘉措任第四世達賴喇嘛,為唯一的蒙古籍達賴喇嘛,此政治操作不言可喻,第五世達賴之前,格魯派勢力受到喀爾喀蒙古支持的藏巴汗藩王丹迥旺波壓制,五世達賴就向青海和碩特蒙古求援,一番腥風血雨之後,藩王被殺政權滅亡,受藩王保護的噶舉派第十世噶瑪巴(大寶法王)逃亡康區,從此藏區再也沒有俗人藩王,五世達賴重建布達拉王宮,成為藏區政教合一領袖至1959年。

政權伊始,五世達賴為了政治權力穩固,先派伊拉古克到盛京輸誠,順治九年(1652年)達賴親赴北京,清廷封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並賜金冊金印,從此達賴在西藏的政治與宗教領袖地位得到確保。

清朝諸帝只因政治攏絡喇嘛

關於活佛轉世制度,乾隆皇帝親撰《喇嘛說》文中有:「…興黃教,即所以安眾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護之。」黃教就是達賴所屬之格魯派,《喇嘛說》提及轉世弊端為「…呼必勒罕(轉世靈童)率出一族,斯則與世襲爵祿何異,予意以為大不然。蓋佛本無生,豈有轉世?但使今無轉世之呼圖克圖(大活佛),則數萬番僧,無所皈依,不得不如此耳。」

為此乾隆立下金瓶掣籤決定呼必勒罕人選,自第九世達賴喇嘛開始,呼必勒罕之選出就依此定制,中國政府為安廣大藏民信仰,勢必沿襲清制以金瓶掣籤,從數位候選兒童中,抽籤決定呼必勒罕人選,此為必然之事。

喇嘛說

附註:佛教是無神論

佛教主張眾生皆具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否認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神,準此佛教為無神論。除有國教之國家外,各國政府對於宗教皆應持中立立場,中國為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政府對於宗教亦持中立立場,與世界大多數國家無異,達賴以「無神論」為道德指標批評中國當局,這種批評,等於達賴認同有上帝的存在,這是否定佛教教義,否定自己信仰,不應是佛教義務推廣人該有之言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