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方酣,不忘讀書。。。 | 郭譽孚

選戰方酣,抽空讀書。。。思考。。。

為何執政黨,如此不爭氣。。。公開在選舉的場合,大叫不能輸?世界上的選舉,哪有這樣的怪事。。。

最近整理我的書稿

遇到獨派大老黃昭堂當年的名作

「台灣總督府」

到今天該書應該仍是各大「台文」與「台史」研究所的指定讀物吧

其中有一句話,是這位黃大老批評日本第三任台灣總督的

這位已故的親日派教授說這位總督──

『乃木總督對於政治方面一竅不通』

看到這樣一句話,大家會如何理解?

黃教授所說的「政治」是什麼?如何稱為「一竅不通」?

在他的大作中,只看到所謂的:

『乃木不但參加過日清戰爭,而且還於1895年以第二師團長的身分參加台灣攻略戰。。。乃木生活嚴謹,為人清廉,可是政治方面卻是一竅不通。』

怎會如此?追索下去,原來乃木的『一竅不通』是這樣的──

在另一日人的書中,看到竟然如此描述當年的史實,我才了解──

「他身為新領土的首長,卻與周圍的官員不能和諧相處,不能說不是他的錯誤。他在書函中感嘆總督府官員『無賴、無恥、厚顏、貪婪』……他們千里迢迢跑到疫病與土匪反抗的島上,遠離家園出外謀生,無非是想撈一筆衣錦還鄉……當時在台灣的日本官員薪水遠高於日本本國,所以生活奢侈。。。前任總督桂太郎喜歡接受商人富豪饋送禮物。……收禮官員自有一套說詞……看門的工友說:『前任總督對民眾餽贈的禮物莫不欣然接受,新任總督太頑固。』」

原來日本的官吏文化,當年的典型應該是這樣的。。。請看乃木總督後任的兒玉與後藤──

「當時流傳著許多故事:兒玉總督常在深夜前往日本料理店;他從日本回台的那個晚上與熟識的藝妓在總督官邸共寢,兩人的衣物和自日本帶回來的禮物全部被小偷偷走。黃昏時,後藤長官公然與藝妓乘坐兩台人力車在示內逛。發起取締色情行業的警視總監大島,遇到警察臨檢時無處可逃,只好從妓院的棉被中遞出名片,命令警察撤退。佐久間總督則時常帶著資本家轉讓的妾去釣魚。台灣高官前往東京參加國會召開的各項會議時,在料理店尋歡的消息也傳回台灣。。。」

由乃木總督太頑固,對比乃木總督後任高級官僚的描述,我才理解了,黃大教授心目中,整個論述的潛台詞,「一竅不通」,就是不可太頑固──原來是在提倡「對民眾所送來的禮物莫不欣然接受」與怎樣竅竅通的荒誕人生啊。。。

整理到這裡,我突然間好像理解了,奉黃昭堂氏為祖師爺的執政黨,難怪會那樣地害怕政黨輪替,其恐懼到了在選舉場上公開哀號的程度。。。

是否應該就是他們曾經根據這位尊貴的東京大學的祖師爺的教誨,痛快竅竅通地玩弄政治,但是那在今天可是要坐大牢,身敗名裂的罪名啊。。。

中間選民譽孚讀書心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