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現象筆記|蔣思中

韓流效應

韓式風格能在短時間迅速襲捲台灣,而且在聲量上全面碾壓民進黨。儘管韓大部分支持者是基於他的個人特質與魅力才支持他。但不可否認,其外溢效應也有效提高國民黨整體聲勢。重新凝聚低迷已久的藍營。除了他本身在媒體上呈現的性格特質外,也真實反應出全台對民進黨的一次不信任投票。
這些時日媒體幾乎都被韓國瑜的訊息淹沒。然而,也發現某些現象而引發一些思考與大家分享。也作為自己在此次選戰中的觀察筆記。

網路平台影響的變革

大家還記得當年埃及民眾透過發動臉書造成的「阿拉伯之春」嗎?那時,並沒有臉書直播,因此許多即時的現象沒法透過臉書呈現。從早期 BBS, Gopher, ICQ, AOL, Skype, MSN 到後期的 Facebook, LINE 等通訊軟體在世界各地的歷史轉折點中都發揮翻天覆地的關鍵作用。
台灣從野百合學運後期剛好是BBS 風行的時代,隨著台灣學術網路(TANet)建置,各大專院校 BBS 站也如雨後春筍般架設起來。許多政治、社會議題被廣泛關注。黨外勢力也在網路上找到另一個出口。
多年來,隨著手機普及與雲端影片平台的大量運用。即時影片上傳的分享模式逐漸取代傳統文字為主的通訊傳播模式。例如,在這次韓國瑜的空戰就大量採取YouTube, Instagram 與 Twitter 等以影片為主的訊息分享軟體取代使用者逐漸高齡化的臉書。
社群媒體運用於選戰上的優勢是拍攝與上傳影片極為快速便利,能迅速有效反擊對手的惡意抹黑攻擊。不會重蹈類似十二年前陳菊陣營以走路工事件栽贓黃俊英教授的覆轍。
儘管快捷傳播是通訊軟體的優點,卻因著片段擷取甚至變造過的內容,造成衝突對立的加速與擴大。就如附件文中所呈現的內容。社群媒體有時反而讓裂痕加劇。我相信社群媒體與網路普及是美國全球霸業的一環,為的是透過代理人更快裂解與侵蝕他國內政。以取得相關利益。

意識形態的弱化

韓國瑜在選戰期間不斷強調高雄應該專心拼經濟,要跳脫意識形態,南南合作。沒有任何圍牆。這個選戰調性,基本上我是贊同的。只有逐漸先打破雙方意識形態
,以經領政。才有進一步談判協商的空間。其實,在台灣目前民進黨多年洗腦,傾向「獨立」似乎才是政治正確的氛圍下。能夠說去除意識形態的「圍牆」。就已經是某種形式的表態了。

馬英九之過

只是不甘寂寞,在任內總是強調「不統」、「不獨」、「不武」的馬娘娘。在今年九合一大選前,「習馬會」紀念場合。卻拋出以和平為前提,不排除統一的選項。不知會在投票日前,對剛有起色的藍軍造成何種影響。這條美帝訓練的狗,任內為何不說不排斥統一。現在,為了完成狹隘的自我歷史定位,不顧藍軍同志選情。在危急存亡之時拋出震撼彈。是何居心?你曾經所遭受一切不公平待遇都是咎由自取,剛好而已。
你不用抱怨。所謂種什麼因,結什麼果。這就是你妄想成就全民總統歷史定位而昧於政治現實的下場!毛澤東說得好,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說:「矯枉必須過正」。他拿竹子作比喻,說竹子彎了,想要矯正,就必須過頭,不過頭,它直不了。
當你第一次高票當選時你有努力捍衛中華民國的政治資源與版圖嗎?你有撥亂反正,翻轉台獨思想嗎?
你有洞悉美日勢力,做些真正福國利民的永續擘劃嗎?
你有想過中華文化的根基何在,致力保存傳統價值嗎?
應該不只是你用毛筆簽公文而已吧!
你有想過兩岸的未來,還是只會不斷強調不獨、不統、不武的銀樣蠟槍頭,或是弄個習馬會便沾沾自喜呢?
你有正視二二八的歷史真相嗎?還是盡幹些親痛仇快的蠢事?
韓國瑜被你冷凍多年,迄今才重出江湖。你卻寵信背骨楊偉中之流。你沒責任嗎?你用人有廣納賢士,不厭涓滴嗎?你有做到真正分層負責,充分授權嗎?
你的處境的確是腹背受敵,但如果不是你鄉愿、軟弱、迂腐。又何嘗至此!既釣譽沽名,又何怨之有,求仁得仁爾!綠營喜歡叫你馬陰狗,還真別侮辱了狗。狗都比你有情有義。
還好國民黨是一個沒有中心思想,只是一昧接受西方擺佈的政黨。出了馬這樣的孬種、廢物。加上世界被美帝搞得烽火連天。大陸改革開放後,全力拼搏經濟。緊抓這百年難得的機遇發展自我。
如果不是這樣,台灣人會願意基於民族大義,與大陸談統一嗎?國民黨當年談反共復國,真是笑話。國民黨連民進黨都打不過,還想打共產黨?

即便武統也非堅壁清野

既然不排斥統一,我們就來談統一的形式。很多人會認為大陸一定採取武統。那是不了解戰略與戰術的靈活多變才會有此臆想。武力運用的時機與強度或範圍會依據局勢更迭有所不同。有時武力的角色更在於威嚇。一方面防止境外勢力的干擾,一方面確保內部異議份子的蠢動。否則照一般人的邏輯,擁有核武的國家,豈不是早就將人類毀滅了。即便是北韓,核武軍演也以威嚇居多。所謂以戰止戰,就是這道理。

台獨與華獨

韓國瑜是我的老鄉,祖籍河南。能以外省人的身份在高雄綠營大票倉殺出一片天。除了個人特質吸引選民外。民進黨多年來不重視是非善惡,單以強調血統決定的台灣價值也面臨嚴重挑戰。其實,台獨與華獨的問題,從人性(中共)的角度而言。一個與你完全不同的敵人(分裂國家,甚至自恃為日奴,日裔,美分,二鬼子的民進黨)來得易攻呢?還是一個打著與你同宗同源,卻處處掣肘於你的人(國民黨)來的難守呢?很多藍營死硬派還說什麼反共不反中。這更是華獨的包藏禍心!中共是新中國成立後唯一合法的政權。反共即反中,沒有擇一。我們自幼都受中華民國的教育長大,對大陸民眾與中共的態度又是何其鄙夷?老是說他們專制不民主,不文明。完全對他們抹黑,忽視他們改革開放後國力井噴式的發展。他們苦了這麼久,當年文盲何其多。一旦富裕了,許多光怪陸離的事情的確層出不窮,但這只是時間與教育的問題,假以時日,一定會改觀的。到時候台灣還在搞內耗、惡鬥?不把這樣的社會淘汰都對不起歷史。當別人在努力的時候,這個島上的人又在做什麼?我一向的原則,如果該死的,就讓他死。沒得懸念。包括我自己。
我是眷村子弟,在外省人當中也是分三六九等的。當一些人為了高爵厚祿活在敵對陣營時,那個囂張、跋扈,那個殘暴更勝與敵營的人。君不見多少綠營民代具外省人背景的,連做人基本道理都丟失殆盡。他們連畜牲都不配。二鬼子(倭奴)表現比倭寇還積極,就是這道理。

市長應有的領袖特質

台灣人民早已厭倦了藍綠多年的爭端糾葛。更遑論多黨制。兩黨尚且惡鬥如此,多黨制可能還會面臨大黨磁吸效應與拉幫結派的捭闔縱橫。
現在韓國瑜的聲勢如日中天。絕大部份的人相信他是因為他是「非典型」的國民黨員。他擔任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也「非典型」。他的非典型來自於他的靈活與胸襟。說話對事不對人,有容乃大。非馬英九之流能與之攀比。
民選首長的優劣其實都是在碰運氣。因為選民常有從眾效應。短期觀察即投票,卻可能長期必須忍受錯誤選擇。這是所謂民主選舉的缺失。我愈來愈覺得,中共的制度,可能是最適合華人社會國情的。所謂一黨即無黨。因為黨的概念接近「朝廷」的概念。所有官員隸屬朝廷轄下。中共並無政務官,官員皆來自民間。即便是正國級幹部也都來自基層。需經過地方長期歷練。方可逐步升遷。較之民選首長,更有長期培訓的地方治理能力。在官箴防弊上,中共有問責制。許多貪污或失職的當事人(不少副部級幹部)被雙規調查(開除公職、開除黨職),就是透過內部提報材料舉發的。
基本上,民選市長並非事務官,不需要對專項事務熟稔。但是善溝通、強決斷、重民利、行端正、絕私情、嚴陟臧、重罰否、先表率。相信皆如斯者則風行草偃,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歷史機遇與宿命

歷史的軌跡總有規律。任何人的雄起與零落,都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也不能夠以現狀論英雄。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韓國瑜的復出,就是最好的例證。而他蟄伏期間的沉潛,也是他再起時的養分。重點是他抓住每一次雄起的機運。不論成敗,他已無愧於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