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年輕的朋友呂秋遠、溫朗東談『北漂』。。。| 郭譽孚

讀到網路上的年輕人的智慧語與怨言

那是前一陣子那位著名的網紅呂律師
最近,網路上頗有名的寫手溫先生
不約而同地,談論著「北漂」議題
我也想在此談談「北漂」。。。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605582

我想由大家可能不陌生的一條歌曲談起,
那是在八九零年代是很紅歌曲的歌詞──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家鄉在遠方,為甚麼流浪,流浪遠方。。。』

大家談起『北漂』,只是把海峽對岸的用語『北漂』做連結;那或許真的是由對岸借用過來的,但是,硬把高雄的北漂現象比較對岸的北漂現象,然後說北京政府下的北漂好像比我們島上的北漂慘烈許多;用以強調韓總使用該比喻是失當的;

或者轉而說出,簡直有點階級鬥爭味道的『讓北漂族痛苦的不是高雄 是台北既得利益者』──哈,雖然哪一個社會中沒有既得利益者,隨時在排斥或算計新的入住者呢?能夠提出這樣的鬥爭觀點,真是時代不同了。。。

這兩種轉移焦點的做法,實在相當漂亮;可惜在長年綠營網軍的『懶人包』餵養之下,兩文可能很難吸引眾多的讀者;我想在此除了批評它們的掛一漏萬的錯誤外,希望因此而讓綠營獨者也能夠注意到他們兩位辛勤的勞績。。。

我所謂的「掛一漏萬」的問題,是由前面提及的那條著名的曲子,而想到的;為何「北漂」在我們島內與對岸都不是讓人可以欣賞的經驗,他們不都是流落在他鄉嗎?
然而,名作家三毛的這首歌,一開始由於被認為是怨訴的,而被禁了八年;但在島嶼有了自信之後,認為沒有太多的怨訴,開始解禁而大受歡迎。。。從此給人們一種可以欣賞的感覺。

由此,我所想到的是所有的『北漂』,其實所有的「南漂、東漂、西漂」和「北漂」一樣,都是離鄉流浪,無依靠讓父母擔心的情境,但是共同作為一種流浪,它們彼此之間,卻可能有一種明顯可能分別的異同的情況──

在同的方面,是年輕人獨立自主的青春昂揚,也是對於年輕人敢於迎向理想的自我挑戰;那是年輕人充分自我證明的驅力。過去比較浪漫的名稱是「流浪」──簡直可說是我們主動追求少拘束的自由。

在異的方面,則是各自不可能遭遇相同,各自的努力不同,環境不同,道路不同,雖是相同的流浪在遠方,確實,各自可能差距很大。不過,各種差距雖大,要年輕人升起白旗,可不是容易的;

但是最致命的,是如果整個社會都讓人感到無能與失望,年輕流浪者才會感受到真正痛苦,因為那是讓他感到無希望的,雖然他有時間,願意努力以奮鬥來證明自己。有無希望太重要了,國府無自信時,禁唱此歌,應該是同一道理。

換言之,如果年輕人的挫折是發生在整個社會發展上升的大趨勢之下,『流浪』就是比較可以忍受的,因為流浪的目標是可能在未來實現的理想。記得嗎,當年的『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正是一明白的例子。

相對的,如果整個社會發展的趨勢處於下降沒落的趨勢中,那就會是很難忍受的。。。這就是我們島上所謂『北漂』,作為一種「流浪」,何以不可忍耐?而大陸所謂的『北漂』,雖有我們媒體所挑剔的種種情況,但是並沒有出現嚴重的問題的理由──因為海內外的人們都認知到對岸的社會發展當前是處於一個上升的大趨勢之下。。。

如此的解說,是否可以幫助兩位年輕的朋友更理解當前所謂「北漂」問題的癥結所在?對於我們大多數島民言,執政者實在是太混了。。。哪裡能與所謂的「新歡」或者「舊愛」有多少的關係?

譽孚有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