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李明彥先生,質問哲學家漢娜鄂蘭。。。| 郭譽孚

看到這個新聞視頻,我是沉思的、疼痛的

作為悲慘的派遣工,他的吶喊──「是鋼筋打她的」──

疼痛啊。。。
因為幾十年的歲月之後
這一塊軟肋始終沒有改變──那個鏡頭中,李先生的吶喊啊
我想起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惡質與西方哲學家的偽善。。。

那漢娜鄂蘭著名的批判,被西方先進國家高舉的所謂「平庸的罪惡」──代表歐美民主國家批判法西斯的利器的

我由李先生的吶喊中,不能不震撼地感到──為何德意志國家的官吏就可以被指謫「平庸的罪惡」,應該要有天良。。。否則就應該給他們『轉型正義』?

而在派遣工的這類場合,西方式民主國家的官吏就沒有人批判那也是「平庸的罪惡」──未來也應該要『轉型正義』?

知道嗎,貧窮的痛苦;為了貧窮可能要切斷所有社會的關係與關懷?因為手腳健全的自己,頭腦反應不錯的自己,付不出臨時的額外開支──在家庭食衣住行的開支之外的。。。

習於到餐廳、飯店談事情的文化,每一口食物對於貧窮者都可能是撕咬著自己的血肉。。。原來說好的某團體請客,忽然有人提議某團體理想高貴,大家各自分擔。。。

所有貧困者的痛苦啊──
而那些高收入的官員們,還在申請種種的法律扶助。。。

想到就寫了

歡迎朋友們的批評指教

譽孚敬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