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當代史問題之一──外來政權與殖民 | 郭譽孚

這是一個重要的、被美日霸權有意混淆的重要問題,

也是1990年代李登輝所開啟的內耗年代的重要論述。

在這個論述中,他一面為我們這個移民的島嶼引進了屬地主義、排他的主體觀,名之為『外來政權』──他自命為「本土政權」;另一面則武斷地把戰後來台已四、五十年,與舊台移民不僅通婚,共同胼手砥足,且同舊移民一樣來自對岸大陸的新移民,突然名之為『新台灣人』。

然後,李登輝開始全面攻擊這所謂的「外來政權」,指其為「殖民的」。要求我們島上所有的、其所謂的「新台灣人」要向他所代表的「本土政權」效忠──當時就出現了馬英九在選舉的場合,公開大動作地向李登輝宣示『我是新台灣人』的效忠。。。

當時,或是更早在留美時期,馬是否早有這種「新台灣人」與「外來政權」的觀念,我們不知道;但是所有戰後來台的新移民,與他們周遭已與他們通婚或是共事多年的親友,有多少人能夠接受這樣的身分劃分下的政治權鬥?尤其,該所謂『本土政權』,為了促進其自身的本土性,就認定過去審慎的「崔苔青」的政策已經不符需要,為大量吸收「本土精英」,竟走向「黑金化」的道路,到竟然引發屏東議會的『鄭太吉事件』的程度──這怎能讓政局平順的發展?而政治權鬥下的落敗一方,怎能不為「反黑金」而努力抗爭,怎能不產生劇烈的內耗。。。

那段歷史發展的苦果,自從被當局者啟動之後,其影響直到今天。

個人研究台灣史多年,願意藉此提供一得之愚,給大家參考。。。

首先,我要指出,把複雜的問題,隨便拿個名詞套上去。。。

「外來政權,就是殖民者」

自作解釋,這是很荒唐的做法,而大家居然很無異議地接受,這是為什麼?──只是因為這是美日霸權的意思。。。

所謂「外來」,相對的是「本土」,但是「本土」面對我們島嶼移民的歷史,所有的島人簡直全部不是「本」島「土生土長」,都是先後「外來」的,如此應該如何說服稍微晚到的外來者,接受這種身分的區別對待呢?

換言之,就社會心理學的觀點,人類社會是有自然的「我族中心傾向」,並不奇怪。但是文明社會通常儘量消彌這種傾向,以求社會的公平與合諧運轉;這種「我族中心」很常見,例如,問「如何不是外來」?她姓蔡,不是姓蔡的,都是外來?她是閩南人,不是閩南人都是外來?她祖籍是漳州人,不是漳州人,都是外來?她是留美的,不是留美的,都是外來的?她是某校的,不是某校的,都是外來的。。。在許多的社團裡,我們都難免都會遇到。。。但是大家通常只認知為一種事實的關聯,很少對外公開強調。。。為何要那樣公開強調?

況且,事實上,在現代化的論述中,一個重視世襲身分的社會,絕對不是一個現代化的社會;已經現代化幾十年了的我們島嶼,為何竟然要向不公平的身分制度倒退回去──不是嗎?

其次,什麼是「殖民」?國府來台,真的是「殖民」嗎?

美日霸權,害怕中國強大,努力分化這個悠久自然綿延開展的民族

美國在1871年,努力拆毀當時的清日友好條規,害怕中國繼續開展;看到該條規中有清日攻守同盟的影子,就努力阻擋,1874年,著名的美國浪人李仙得慫恿日人出兵台灣牡丹社,就是當時的手段;日本以為得到天助,也積極與西方列強互動;然後,扶植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於是成為殖民帝國的一員。。。那是真實的「殖民」──像西方列強一樣如何毀滅原住民的,絕不平等的對待。。。其最主要的區分就在於教育;那不是普通的我族中心,而是上下之別。。。

以日本為例,至台五十年,雖是大戰末期,不能不籠絡我先民,但是在所有小學教育都改名為六年制的國民學校之下,他們給予學校的仍然是三種課表,日人,漢族、原民三個等級;配給的食物,台人一份,國語家庭一分半,日人兩份;更重要的是,在智育上,漢族六年級課程的程度只有日本四年級的程度;並且,漢族的道德教育目標只是從順,因此,教育上,我們台籍生不准發問,預期徹底地窒息我台先民處世能力的發展機會,所以,我們先民除了很少數極為乖巧的學生外,都是在強烈體罰之下成長的。。。

教育,就個人研究,是殖民體制與非殖民體制最大的差別;因為教育指向一個可能更為進步,更有實力,不斷與外界互動而改進的自己;殖民體制,並不希望被統治者改進,它們只要受制者臣服,聽話;非殖民體制,則不然;它們可能當時看來不那麼進步,有一些壓制,但是他們的體制下,卻是被鼓勵進步的,相對開放的;讀同樣的一本教科書,大家真有相對平等的競爭機會。。。

以上,是個人幾十年來研究台灣史的拙見,敬請參考。

至於當代台灣史的發展,個人的看法是──

李登輝是很可憐的受害者,應該是受到日本殖民教育的毒害而不自知,無力自主地思考這個問題,才犯下了這個重大的錯誤。

如果他有自主思考的習慣,不受美日霸權的誤導,極度客觀地考察,其實台獨的發展應該會更順利的。。。

想想看,占全島人口八成左右的本省人只要努力上進,在民主時代,早晚一定可以投票順利拿到政權。。。是否應該那樣的呢。。。

李登輝自大,卻缺乏上述的思考能力,才會那樣不計後果地在小蔣過世之後,跡近盲目地爭奪自己更大的政治權力,製造這種荒唐的外來政權說,使得整個社會開始原來不必要的內耗。。。破壞了我們島嶼繼續成長的機會,也深深地斲傷了他自身返祖歸宗於日本的台獨的願望。。。

這是個人的研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