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包袱(二)?| 杜敏君

可是李登輝呢,格局竟然如此狹小,一天到晚所想的就是台灣人與中國人,本土化與閩南話,台灣人要打拼、要出頭,令人不解的是他一天到晚反中國人,卻從來不反共,在他任內三番五次派密使赴大陸與中共高層接觸,又是所為何事呀?

若站在合縱連橫的角度觀之,台獨與中共均欲消滅中華民國的目標是一致的,李登輝急於將中華民國的頭箍取下,以便截斷與中國相連的臍帶,中共高層洞穿了他的意圖,非但未上李登輝的當,反而大事翻修蔣公奉化縣的故居,並復建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供人瞻仰,且公開肯定讚揚蔣公領導八年抗戰的歷史貢獻,開口必提國民黨時代,過去被列為黑五類之一而受壓制的國民黨員(按黑五類即地主、富農、反革命份子、右傾份子、壞份子)搖身一變,成為中共對台統戰之上賓而倍受禮遇,中共宛如國民黨的接班人,而搶了中華民國的法統地位,迫使李登輝的獨台立場更是相形見拙。

世事並未如李登輝想像那麼簡單,中國歷史的包袱想丟就丟得掉,他是一個好大喜功的獨裁者,他的好友彭明敏尊稱他為「台灣的民主先生」,是過度抬舉了他,若他是務實的民主主義崇拜者,為何在執政十二年中,一直忙著鬥爭異己,實際上稱他是「馬克思主義信仰者」尚貼切些,他將毛澤東的鬥爭法寶「區分敵友、挑撥分化,各個擊破」運用得淋漓盡致,將毛的統戰伎倆「拉攏明天的敵人,打擊今天的敵人,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運用的得心應手。

即使土生土長的中共接班人江澤民對李登輝恨得牙癢癢的,但也拿他沒輒,你來個江八點,我來個李六條,明明派密使告之,到美國康乃爾大學只是私人返母校探訪性質,不會為難中共領導人的,但到了美國卻公開演講,並多次提到兩岸國政及外交問題,使江澤民惱羞成怒,對彭佳嶼發射了飛彈,使國際間認清中共「窮兵黷武」的本性,且引發了中美的矛盾衝突,實為一石二鳥的策略,江澤民遇上了李登輝,便沒有毛澤東對蔣公那麼好應付了。

共產黨認為歷史的演進就像二條腿走路,左腿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右腿上,方能提腿向前邁步,右腿不甘示弱以反動的抗力,將全身重量反壓到左腿上,於是再抽腿邁向左腿的前方,左腿再重複先前的動作,如此你來我往的相互鬥爭,身體因此得以向前移動,歷史的發展亦是如此,人與人、社會與社會、國與國,充滿了矛盾與衝突,相互鬥爭而使歷史不斷向前演進。李登輝在他的著作中,即說明曾研讀馬克思的理論,其鬥爭的特性,應該是受了馬克思理論之影響,若推斷正確,中共善長鬥爭的伎倆,對李登輝而言,算是踢到鐵板了。

然而李登輝的鬥爭策略若是再繼續發展下去,必為台灣人民帶來立即性的災難,何以言之?因為中國自古以來的歷史經驗可以證明,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乃為歷史之常規,李登輝非要將台灣的版圖自中國(非中共)的疆域分離出去,必引起全中華民族的義憤,得民者昌,失民者亡,中共正苦於歷經半世紀仍無法解放台灣,因國民黨創建的中華民國政府尚未消滅,中共出師無名,如今李登輝自絕於中華民族列祖列宗,使中共能替天行道,憑藉民族大義,必受大陸同胞支持,而討伐民族叛逆、舉兵犯台,悲哀的還是台灣老百姓。

世界上只有綿延不斷的民族,沒有永垂不朽的政黨,因而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政客無論才高八斗,總有凋謝的一天,做人做到數典忘祖,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還有何資格來承擔歷史的使命。其實蔣經國先生高瞻遠矚,在臨終前開放探親,並解除黨禁、報禁,使中華民國大步邁向民主的道路,否則以李登輝狹窄好鬥的性格,是否願作政治民主化之興革,實難以定論。

經國先生於民六十三年行政院長任內,大事行政革新,打擊貪污,雷厲風行,並大魄力的推行十大建設,在短期後便顯現了建設的成果,外匯躋身世界前四位,經濟奇蹟為世界稱羨,並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中共將「武力解放台灣」修正為「和平解放台灣」,而我們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為回應。此時期,兩岸開始不統不獨的良性發展,戰爭的危機已大為降低。中共透過電台向台灣積極統戰,呼籲榮民回歸祖國,並急切的要求台灣當局盡速開放三通四流。經國先生以三不政策相應,但民間或媒體記者經第三地赴大陸則漸行鬆綁。中共的統戰作為已失去著力點,經國先生於臨終前的對大陸開放政策,使得中共措手不及,反而對向大陸湧進的大批台胞作出了諸多限制,其統戰的謊言不攻自破。

按理說,我們正實施了蔣公的無形戰爭,台胞將復興基地民主自由的訊息帶進了大陸,台商更將自由貿易的市場經濟理念及制度影響了大陸,積極促成了中共的開放政策,雖然死不悔改的頑固教條主義派,仍緊抓四大堅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毛思想,堅持共產主義路線,堅持人民民主專政)不放,欲搞經濟開放而政治緊抓,但終難抵擋龐大的民主浪潮,由經濟自由化而漸行走向政治民主化,等於我們無形的力量(經濟,文化,宗教,學術)已反攻大陸,此時我們的外匯存底已達一千億美元,而中共僅四百餘億美元,我們有雄厚的經濟力主導中國統一,未料在李登輝台獨的路線下,厲行戒急用忍政策,逼得台商紛紛冒險將資金移往大陸,使得客主易位,我們的外匯存底仍游走於八百餘億美元之間,而中共卻大幅成長到近二千餘億美元,在中共趾高氣昂的喊著一個中國時,我們卻已無籌碼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