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包袱(一)?| 杜敏君

過去常常有人說國民黨政府揹了沉重的歷史包袱,認為政府既然已經播遷台灣,主權僅能在台、澎、金、馬實施,卻每天喊著要「光復大陸」,中共能不解放台灣就不錯了,為何要去管大陸的事務?因此稱為是歷史包袱。李登輝上台後,真的就把歷史包袱丟掉了,他認為前面兩位蔣總統是外來政權,由於復國的歷史使命,無法拋棄歷史包袱,他是土生土長的台灣總統,可以丟掉歷史包袱,這樣說正確嗎?揹負歷史責任是歷史包袱嗎?

當我們長大成人後,欲出外謀生,父母給我們一些盤纏,包了衣服、布鞋以備不時之需,等到了外鄉,創業有成,甚至發財了,便將父母所給的包袱丟棄,也不回家了,試問應該嗎?符合人性嗎?今天出外發跡了,發達了,是當時父母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送到門口,並將家當變賣包成包袱贈送,靠此才有發跡的機會,才能因此當了老闆、當了董事長,能夠將包袱甩掉嗎?不但不應甩掉,還應當供奉起來啊!尚應憶苦思甜,若是當初沒有父母給的包袱中的資本,能有今天之發達嗎?所以要飲水思源啦,這不是包袱呀!

今天中華民國政府因為與中共的內戰,敗退至台灣,本來蔣公選擇撤退的基地有舟山群島、台灣、海南島、雲南、西藏等地,由於雲南省主席變節靠攏毛共,舟山群島幅員太小,海南島距大陸過近難守,最後選擇台灣,以台灣海峽為天然屏障,易守難攻,是軍事反攻的好基地,於是決定退守台灣,將台灣建設成為中國有史以來最富饒繁榮的美麗寶島。

1950年代,美國對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採取圍堵策略,在西太平洋自日本,經琉球群島、韓國、台灣至中南半島,組成一條島鍊防線,阻絕共產勢力的南侵,而蔣公則以台灣為軍事反攻基地,以舟山群島、大陳島、金門、馬祖列島、海南島、西藏地方,對大陸內地形成螃蟹鉗形包圍態勢,伺機反攻大陸。可惜各地相繼淪陷,造成兩岸對峙長達半個世紀,而台灣由最初的整軍經武,以軍力抗拒中共,每年國慶大典上,蔣公絕對不忘於文告中宣示「光復大陸國土,解救大陸同胞,明年國慶必定將青天白日的國旗插在紫禁城上」,以表明復國的決心,此即為蔣公的歷史使命感,也即一般人所謂的歷史包袱。

蔣公崩逝前留下遺囑四句話「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恢復中華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無奈人存政舉,人去政亡,這四句話,後繼者李登輝僅實現了半句話,即以民主獨裁方式,實現了政黨輪替的夢想,其它三句話均徹底摧毀矣!因為那是歷史的包袱。
民初袁世凱搞洪憲帝制,是為了想當皇帝,但是並未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也未背離中國同胞,如今李登輝卻枉任國民黨主席,視國民革命的復興責任為歷史包袱,枉任中華民國總統,竟然欲將全中國同胞的政府矮化為台灣同胞的政府,且大搞閩南沙文主義,在正式公開場合,以一國元首之尊,不以國語演講,卻以地方語言高談闊論,分明是欲以閩南話作為台灣國語,以澈底甩掉歷史包袱。

除李登輝之外,尚有許多居政府高位的要員,基於政治現實,西瓜偎大邊,為了自保,揣摩上意,不敢違拗李登輝的意旨,亦流行「搶做台灣人」,公開場合說二句生硬的「台灣話」,表示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我認同中華民國,同時也認同台灣」,更保證一切施政會「以台灣優先」,更是狗屁不通,既認同中華民國,還有必要表明認同台灣嗎,台灣不是在中華民國的轄區之內嗎?簡直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身為中國人的官員(公僕),便應為全中國人服務,怎可劃分界線,說什麼省優先,難道因為中央政府在台灣,便以台灣優先,那麼台北縣政府所在地是板橋,台北縣長施政就非要以板橋為優先嗎,除台灣以外,我想,全世界找不出第二個國家的政府官員,心胸是如此的狹窄,眼光如此的短淺,格局如此狹小,又如何做出恢宏的政績呢?

中華民國政府成立於辛亥革命,是全中國人的政府,因內戰而播遷台灣,只要一天不被消滅,她的主權便存在於世界上,目前的治權僅及於台澎金馬,但仍有權宣示中華民國的主權仍含蓋整個中國地區,中華民國政府曾領導全中國人民包括毛澤東屬下的八路軍對日八年抗戰,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於民三十八年,沒有一天對台灣實施過主權,怎可說台灣是中共的呢?所以中共只能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正如同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彼此的地位是對等的而非是相屬的,中華民國的官員又怎可自我矮化,而妄自菲薄呢?

李登輝骨子裡明明就是獨台,但又沒有勇氣承認,尚搞一個「國統綱領」來包裝獨台意圖,若依國統綱領的大前題,兩岸關係永遠不可能發展到遠程,一個要對方宣示對台放棄武力,另一個又要對方放棄台獨,如此糾纏不清又如何走向和平統一的道路,說穿了,李登輝打心眼裡就是不希望看見兩岸統一,這可由他臨下野前唱出「兩國論」得到證明。

因此我們不要將李登輝的「兩岸談判」與過去毛、蔣的「國共會談」相提並論,毛、蔣的會談,是在爭領導權,也是意識形態的鬥爭,是共產主義與三民主義的鬥爭,耍陰謀的是毛澤東,他以新民主主義包裝了馬克思主義,並以窮人翻身的誘人口號鼓動廣大工農群眾反抗國民政府,再利用青年學生的愛國熱忱反貪污、反飢餓逼迫蔣主席下台,最後拉攏美國插手調停,與國民政府談判,但是在暗中卻偷襲國軍,談判只是毛的統戰手段,毛澤東教育他的同志,打得贏才打,打不贏就走,一切的走都是為著打,情勢對我方有利,便正面進攻,情勢對我方不利,便採迂迴路線,毛將兩手策略運用得出神入化,打得贏便迎頭痛擊,加以殲滅,絕不手軟,打不贏,便和平談判,絕不作無謂犧牲,換言之,「談判」只是笑臉攻勢的手段,軍事進攻、消滅敵人才是真正的目的,和平談判只是養精蓄銳的拖延戰術,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因此打打談談,談談打打,退二步、進三步,結果還是進,最後的贏家仍然是毛共,國軍等於是反綁著雙臂與共軍作戰,怎能不潰逃到台灣來,蔣公吃了毛澤東的虧,上了共產黨的當,知道來明的,可以浴血抗戰,得到最後勝利,若是來暗的,的確不是毛澤東的對手,乾脆來個不應不理不睬,不再與毛澤東作任何接觸,隔海相抗,在台灣實施戒嚴,把復興基地包得密不通風,使「匪諜」無隙可乘,蔣公領導台灣軍民同胞反共三十年(民34年至64年),對中共採行三不政策,即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倒也維繫了台灣偏安的局面,毛共的兩手策略已使不上勁兒了。

但毛共未能對台動武並非沒有能力,而是出師無名,雖然蔣公堅決反共,但是並不搞獨立,無論美國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如何威逼利誘,就是不為所動,美國極端派甚至欲以政變方式如同韓國、越南、菲律賓將總統推翻以新人取而代之,蔣公仍不低頭,充分發揮了中國人的精忠報國、成仁就義的精神,臨終前仍不望籲國人「光復大陸國土」,換言之,身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魂,蔣公畢竟對得起先聖先賢、列祖列宗,不愧為中華民國的元首及國民革命軍的領袖。
蔣經國繼任總統後,由於局勢的演變,不再堅持三不政策,他說「時代在變、潮流在變,國家的政策也要隨著改變」,此時對岸四人幫遭公審,以鄧小平為首的領導班子(胡耀邦、趙紫陽),亦隨著民主潮流的改變,採取修正主義的路線,並大膽的提出「馬克思主義已不適合中國」,遭受到教條主義者及軍方的激烈批判,最後不得不修正為「我們走的是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並唱出四大堅持,即「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毛思想,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社會主義道路」,方才平息了教條主義派的眾怒。

然而鄧小平的開放路線仍未回頭,平反了文革時期的受害者,並定位文革十年是中國的傷痛,在經濟上更是大幅度的開放,由鳥籠經濟而草上飛,而改採包產到戶及個體戶的市場經濟,並鼓勵外商投資,尤其對台商擬訂各項優惠政策,吸引大量台商至大陸投資設廠,搞活了大陸的經濟,亦大幅度的改善了人民的生活,使大陸同胞忘記了89學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不愉快,不但是二十世紀末世界經濟成長最迅速的地區,也是全世界共產主義國家紛紛倒斃唯一碩果僅存的共產國家,實際上馬克思主義向右修正,也就是三民主義的路線,是鄧小平實施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救了中國人民,難怪在六四學運時,天安門的人民大會堂牆壁上會掛了巨幅的孫中山先生的畫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