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殖台灣史中的幾個被忽略的重要數據〈四〉〈全文完〉| 郭譽孚 

關於被忽略的重要數據,最後要談的,是一個常常被提起的,但是學界罕有異議、爭論,似乎已被當作真理與進步的數據。。。這是教育上,很重要的一組數據。

1905 4.6% 1910 5.7% 1915 9.6% 1920 25% 1925 29% 1930 33% 1935 41% 1940 57.6%

這個數據叫做「就學率」,稍微關心台灣教育史的朋友難免就會聽人當作真理而傳述,日據下的「就學率」有多高;連帶的一個名詞叫做「向學心」,他們強調「就學率高」就代表了,我台人願意接受日本的「教化」。。。這就是教育成功的表現。。。然而,那是真的嗎──有多少假在其中?

首先,要指出的,是在1915年到1920年間,出現的一個不尋常的上升;要知道,那是余清芳偉大革命犧牲的貢獻──在1915年,噍吧哖事件中,六大革命訴求中,直接高揭著──

『不予台民受高等教育機會,企圖奴化,愚化台民』

因而,才在此期間稍微加快教育發展的幅度。

然後,我們再來看,該「就學率」怎樣出現的,是在怎樣的規定下形成的?哪一本書上為讀者充分的解釋過?教育學院裡,有幾位教師為學生深入解說?

應該要指出的,日本殖民者所設立的制度;當年日本在明治維新後不久,強調「脫亞入歐」,各方面希望都儘量不要落後於西方先進國家,當時,統計學起自德國,是當局針對當時社會運動的種種要求而發展起來的一種具有雄辯性的學術;殖民當局一面積極整理舊慣,一面提供各種漂亮的統計數字;就學率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項;通常殖民者能夠為殖民地開辦學校的不多,願意且家中有能力就學者更不多;日本當局在殖民攘逐殺戮政策之後,血痕未乾的情況下,開辦學校自然就學者也不多;但是他採取了逼迫的方式──那是──

一、就學率偏高

民間覺得有必要設立學校,除了須由地方人士出資,當局僅負責教師的薪水,管理學校外。學生入學,由地方人士負責,負責者稱為學務委員;另,教師也要負責在學區內拉學生來校;甚至管區警察也幫助募集學生數;通常地方設校,地方上要有足夠的學生數──這種募集學生的方式是其他殖民地所沒有的。

就所知,因此,各校教師往往以此為苦──頗類似今天私校教師需要在招生上拿出成績,然後才能免除考績的威脅。那是所謂的──

「一到學年末,教師們便分頭一家一家拜訪有子女的家庭,設法說服家長讓子女就學。然而好不容易費心勸募而來的學生卻不少人中途退學,曠課的學生也不在少數。教室的座位常常有一半左右是空著的。昨天的學生和今天的學生竟有一半左右不一樣。因此教師們一放學就得外出督促曠課的學生就學,成為教師每天的例行工作。」

二、畢業率偏低

「就學率」就是每年公學校一年級的實際入學人數,與該年學齡人數之比;由於前述的募集學生的方式,有很高的強迫成分,身為學務委員的地主往往要求其佃農的子弟捧場,事實上佃農的家境,在農忙時需要子弟的幫助;因而很多半自耕農與佃農的子弟在入學後並無法真正完成學業,往往半途而廢;造成了「輟學率」不低的問題。真是造成「就學率」頗高,但實際上,六年後畢業者,不過五成的現象。那是前述「費心勸募而來的學生卻不少人中途退學,曠課的學生也不在少數。教室的座位常常有一半左右是空著的。」,最後,所謂的「高就學率」的結果是──由早期的──

「當時每屆一班,每班十餘人,畢業時往往只剩個位數。」

「1912年,我進入安定唯一的一所公學校念書……大正年間的安定人口已達數萬人之多……我唸了六年公學校。大正七年〈1928〉我畢業時,畢業生只有七個人……」

到後來的──

「岡子林分教場的校長是日本人,老師則以台灣人居多,日本老師並不多。我們一班有50多人,但到六年級畢業時班上只剩下20多人,不到入學人數的一半。那時候大部分的人以務農維生……父母認為小孩子去放牛、養牛或留在家中帶弟妹比較重要,因此許多同學中途輟學。」

三、就學率──就學後,學習內容為何?

就學率高,有更多的人進入學校,但是他們的學習內容為何?

在世界列強的殖民地教育裡,初等教育大都是學習母語,只有在我們島上的設計是國語〈日語〉。

日人來台後,不只由於其初所進行的攘逐殺戮政策,讓我先民很難認同統治者,更重要的是我先民並無練習日語的環境,我台人與日人接觸的環境很少,生活上,極少使用的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殖民者的「國語至上主義」,其實只是在浪費我們先民童年的寶貴時間,除了少數與日人接觸頻繁的城區居民,或是特殊的皇民外,應該極少人能在就學時學成,更不要說是在當時的謀生中獲利。

甚至我台籍教師在1930年代以前,在「國語至上主義」之下,都無法養成說日語的習慣,因而被日籍教師指責稱──

「本島人教師從學校畢業經過數年後,其日語照理應該更加嫻熟,然而多數卻是日語程度降低,實在是可悲的現象。他們連平易的日常用語亦多錯誤,足可證明日常生活中很少使用日語。吾人常聽到『校長不在時,都使用台語,真糟糕』之嘆息。以校長是否在,來決定日語之使用……」

原來當年在「國語至上主義」下,被殖民當局所高舉的「就學率」,其實質是如此的內涵──直到1930年以後,強力推行所謂「國語十年推行計畫」,只是增加威壓性,其他並無實質的改變;如果您關心當年我先民所受的教育,暫且不談其他細節──例如,據專業研究,六、七歲期間,是學童心智發展最快的階段,然而,我台籍學生的初等教育起於八歲,但是日籍學童的初等教育起於六歲,加上我台人六年教材的程度,只及於日人四年級水準──您會有怎樣的感受?

如果沒有上述的闡釋,一般論述只是說,日據下教育不平等或是歧視,另一方面卻說日據下教育的「就學率」很高。。。

那浪費我們廣大先民寶貴人生光陰的「國語至上主義」的教育,對於我們理解我們先民的不幸處境,怎會有什麼實質的意義?更不要說,如何能幫助我們思考在教育文化上,深入認知當年殖民教育對於我們今天社會可能留下怎樣的影響?從而改變我們社會過去偏頗的道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