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崇智」與「反智」的對決 | 郭譽申

美國大學的學術水準多年來居於世界領先地位,然而美國著名的公共知識分子、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Richard Hofstadter卻在他獲得普立茲奬(他两度獲得普立茲奬)的名著《Anti-Intellectualism in American Life》裡揭示美國的反智傳統。此書成於1963年,卻到最近才在台灣出版譯本《美國的反智傳統:宗教、民主、商業與教育如何形塑美國人對知識的態度》,顯然是因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所呈現的反智民粹,重新喚起了對此書的重視。

對比於美國人的「反智」,中國人,包含台灣人,可以被視為「崇智」。中國人自古就視「士」為士、農、工、商的四民之首,又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因此知識分子極受尊重,甚至在很多朝代被授予某些特權。中國人崇智的主要原因在於儒家思想和科舉制度,被科舉測試合格的儒家知識分子會被賦與治理國家和人民的重責大任。

崇智與反智的「智」是智識。Hofstadter教授區別「智識」(intellect) 與「聰明」(intelligence):「聰明讓我們掌握、操控、重新安排與調整事物,智識則幫助我們檢視、沉思、思索、理論化、批判與想像。」與智識特別相關的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一般不僅有某些專業能力,還具有「不偏頗的聰慧、推理能力、自由想像、第一手觀察能力、創造力與尖銳的批判力」。

美國的反智傳統來自四方面:宗教、民主、商業與教育。在宗教方面,美國新教的傳播強調理解《聖經》的途徑是天啟,即感動勝於理解,因此是反智的。美國民主政治的發展是從菁英政治逐漸趨向平民化、庸俗化的過程,政治人物被強調要有英雄氣概和領導能力,而不是智識能力。美國是商業立國,商業重視白手起家、實用主義,因此看重堅忍不拔的決心和毅力,超過知識能力。隨著美國高中教育的普及,中學教育越來越平庸化,而教師被視為缺少競爭和男子氣概的職業,既低薪又不受重視,都助長反智的文化。

現代中國曾經因政治因素而很反智,知識分子甚至被斥為「臭老九」。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大陸迅速回到崇智傳統,雖然現代知識分子的地位不可能,也不該,像古代那樣高。是否崇智或反智是相對的,檢視美國反智傳統的四方面,今日中國僅在商業方面近似美國,在其他三方面都缺少美國的反智土壤,因此現代中國看來比美國較崇智及尊重知識分子。中國和美國已經進入全面競爭的階段,這彷彿是崇智文化與反智文化的對決。

智識與實用需要平衡,崇智或反智是程度問題,沒有絕對的優劣。但無論如何,中國人尊師重道,而教師則報之以循循善誘、誨人不倦,是很好的相待之道,對於中華民族的復興是頗有幫助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