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啟蒙之道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8.8.1

關鍵詞:啟蒙運動

孔子
我少年時,在《中央日報》副刊上讀到傅佩榮教授的一篇文章。文中,他以考據的方式,論證孔子《述而篇》「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這句話的合理解釋。

過去,一般人把這句話翻譯為「只要帶了肉乾當見面禮的學生,我從來沒有不教誨他的。」而傅教授以嚴謹的治學方式,信而有徵地論證,對這句話重新做了詮釋。他的結論如下:

“「束脩」以上,指的是15歲以上;自行,是自願前來。因此,這句話應斷句為「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也就是說:「年齡達15歲以上,有主動求知的態度而前來學習的,我從來沒有不教導他的。」”

孔子在《為政篇》也曾自謂:「吾十有五,而志於學」。可見,在孔子思想中,十五歲是一個人確立學習方向的關鍵年齡。此可做為傅佩榮教授理論的旁證。而他當時所提的新解說,如今已成學人廣泛採納的正見。

當年傅教授教授的這篇文章,令十多歲的我覺得耳目一新,至今印象深刻。我年輕時不曾追星,唯一一次寫信給名人,就是大學畢業就業之後,因繼續閱讀傅佩榮教授其他的作品,深為折服,才大膽提筆寫信給他,除了向他請益,也一併分享自己的心得。

多年之後,我因工作之故,接待大陸來台訪問人士,陪同時任中共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副局長的王作安先生一行人,拜會台灣各大宗教團體。參訪輔仁大學時,傅佩榮先生也是校方接待者之一。席間的一個空檔,我向他提及多久之前曾經寫過信給他之事。傅佩榮先生竟然還記得!當時的我,雖然是以書信方式請益,但應該也算得上「自行,束脩以上」吧!

綜言之,儒家的教育理念,首重學習者本身學習的意志、動機與用心的啟發。

易經2

《易經》第四卦「蒙」卦,為「下坎上艮」。艮為山、坎為水,所以也稱「山水蒙」卦。蒙卦象徵「水從山上流下來,不知應流向何方」,所以需要啟蒙。而啟蒙之道為何呢?

蒙卦卦詞:「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翻譯為白話,就是說「蒙卦,象徵啟蒙,亨通。不是我有求於幼童,而是幼童有求於我。就如同求神問卜一樣,問第一次,神靈會給予答覆,但若一問再問,就是褻瀆。所以,第一次向我請教,我有問必答,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沒有禮貌地亂問,則不予回答。利於守正道」。這句話所講的,就是啟蒙教育的正道精神。

幼兒啟蒙教育的原則如此,那社會啟蒙運動的原則又是甚麼呢?在論語《陽貨篇》中,孔子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意思就是指自視甚高的高智商者和最冥頑不靈的愚昧者這兩種人,由於他們無法傾聽不同意見,我執甚深,因此也是最難接受新思潮啟蒙的。《雍也》裡孔子也說:「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以上兩段話,都說明了:新思想理念的啟蒙運動,要鎖定的宣揚對象是「中人以上」能作理性思考的開明人士。

有人會搬出孟子「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說辭,為自己錯誤的目標或是與下愚纏鬥的偏執性格,找到一頂道德的冠冕。但孟子在《孟子.萬章》(下)也說了,「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覺後知,使先覺覺後覺。」這句話的精義在於——先知先覺者要啟發的對象,雖然是「後知後覺」者,但並不包含「不知不覺」者。如果有一群人,一心擁抱某位政治明星或某種意識型態,不僅對其深信不疑,也不再聽得進不同的意見,容得下不同的對象。這種類型,基本上就屬於執迷不悟的「不知不覺」者,並非我們要說服的對象,更無需與其爭辯。跟他們爭論,只是白費功夫,徒然消耗自己的能量罷了。

對於這樣的人,又該怎麼辦呢?國父 孫中山先生早就給我們答案了!

孫文

孫總理在《民權主義》第三講中曾提到——

「我從前發明過一個道理,就是世界人類其得之天賦者,約分三種:有先知先覺者,有後知後覺者,有不知不覺者。先知先覺者為發明家,後知後覺者為宣傳家,不知不覺者為實行家。此三種人互相為用,協力進行,則人類之文明進步,必能一日千里。」

因此,只要我們方向正確,能把中道力量凝聚起來,假以時日,社會氛圍自然改觀。看著大部隊朝新目標啟程離去時,那些馬迷、馬粉、馬腦、馬面們,恐怕會趕緊丟下瞬間貶值的偶像,蜂擁而至,搶著為新救贖效命了。實在看不出有何必要性和急迫性,非得現在跟他們曉以大義;若不惜一切槓到底,任國家民族復興大業廢弛的話。這又會便宜了誰?!

以上,是兒童與社會大眾的兩種啟蒙之道。

(全文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