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初心」的討論──由李遠哲的故事談起 | 郭譽孚

大約四十多年前,我在北市忠孝國中教書的時候,我上課時很自由,鼓勵學生討論時事;某日,社會新聞的頭條是一個台大畢業的省廳官員受賄的事件,我進教室時,學生已議論紛紛;我進教室後帶動討論的題目就是「初心」問題。我問此人當年在國中的時候,寫作為「我的志願」時,會就是「立志貪汙受賄」嗎。。。可能如何而改變的?或者他認為自己沒有改變?。。。那次上課討論得滿精彩的。。。

最近看網路上頗有些關於李遠哲的討論;

過去,保釣團體聚會時,偶然也聽人談起過李先生當年在美國的故事。

當年的他,與今天的他,有多大的差別?

那時,有人就慨歎著人的「初心」,似乎是不容易維持的。

碰巧這陣子又有人談起他,並且對岸的領導人不久前也提到「莫負初心」的勉勵語;讓我又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的那次課堂。。。

李遠哲的「初心」是什麼?根據當年李遠哲自己提示,在小學五年級時讀到一個叫做「藍色的毛毯」的貧窮農民覺悟的故事,使得他很早就產生了應該為改革社會而奮鬥的想法;同篇對談中,他所提到的,他與堂兄弟當年一起讀日人的小學校,都不會說台語,後來才轉到我台人公學校;他們曾被誤認為日本人,在兩個班級中,由於受到強烈的排擠,三個小孩每天在口袋中裝滿了石頭,準備應付其他近百位同學的霸凌;我們由這樣頗深刻的小故事,可以想像他不僅可能是個有「初心」的人,甚至是個幾乎已「不忘初心」的人。

看他在台大通識課程「我的學思歷程」中的自述,中學與大學時代的他,涉獵很廣,他說讀了不少禁書;甚至由他的自述看來,他應該已是有些左傾的知識青年,但是,頗為遺憾的,我們沒有見到他閱讀之後,是否曾對於真實問題進行相當的批判與自我批判;舉例言之,年輕人有同情心的很不少,由同情而起心動念,有所決心的不多,而動念之後,願意為自身的理想而犧牲奉獻的更少;李應該是起心動念了,但動念到什麼程度,我們不確知──但是應該不僅沒有到為理想犧牲奉獻,或是設身處地思考自身應該如何面對社會現實的地步,比較像是高貴的學者,一位對於人世擁有相當關懷善意的專業科學家而已。

換言之,李是應該是一位有相當善念,但是對於現實環境的複雜沒有足夠洞識的高級知識分子;這就難怪當年他不僅會犯下那被李敖在其著作「李遠哲的真面目」中所揭露出來的,排斥自己那位耿直但是當年曾經一再專函推薦自己的恩師王企祥與由於堅持任用院內曾因謊報油票被開除的蘇司機為其夫人吳錦麗開車,逼致過去〈1987~1996〉曾經在該院十年考績甲等,那位當年曾經舉發蘇司機的盧司機瘋狂殺人的錯誤。〈本節資料有意深入者可參見李敖該書,相關各文〉

或許,也正是因此,我們對於應該確實曾經擁有其「初心」的,甚至至今可能仍自認為其「未改初心」,但是在社會現實中早已逐漸偏差的李;

正像當年我在國中課堂上與同學們討論的,那位台大畢業的官員當初青少年時代,寫作文談志願時,應該也是像我們一樣也是陽光而積極正面的,絕對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朝一日會完全偏離了自己的「初心」,竟然甚至可能更轉向到自身起心動念時所鄙夷的對立面去;我們保守的學校教育裡,不可能探討屬於「社會大染缸」,屬於真實社會的「常識」的這一塊,而這也就是每一位真正的改革者必須及早考察思索如何避免改革者也終致同流合汙的處境。

以上,就是由網上最近大家對於李遠哲的關切,加上執政兩年來的當局,啟用了那許多過去頗為著名的社運人物,然而,個個都表現得讓人齒冷,讓我們不能不想起的,關於所謂的「初心」的問題。。。

相對的,也想起對岸所提的「莫負初心」,聽說在對岸的公民教育上,比較注重對於社會現實以及社會發展規律的認知,以及辯證法的考察,從而強調批判與自我批判的運作,因此可能在理想主義者的「初心」上,比較具備思想的武裝;不過,實際上究竟如何,可能要在未來有暇時,再行仔細考究了。

對「一個關於「初心」的討論──由李遠哲的故事談起 | 郭譽孚」的一則回應

  1. 這個網站非常好,有很多有益的內容,但就是留言不便。很少看到留言,不熱鬧。可以開放不必登入就可以留言的模式嗎?讓任何訪客都可以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