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瞧不起中國的公知 | 盛嘉麟

專欄作家屈穎妍昨日在「親建制網媒」《HKG報》撰文說,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上周搭芬蘭航空離開中國大陸抵達德國柏林,中國的公知們紛紛報導並譴責中國政府迫害異議份子,但是對於美國人前國安局雇員斯諾登 (Snowden)因揭發美國監控國民隱私,受到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全球性迫害,必須亡命隠藏俄國,屈穎妍反問中國的公知們,怎麽沒有聲討美國的聲音?

我們暫且不論所謂諾貝爾和平獎是什麽可笑的東西,只看看美國中央情報局對斯諾登(Snowden)的全球性迫害,和中國對待劉曉波的遣孀劉霞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斯諾登(Snowden)的全球性迫害包括不能留在任何美國的勢力可以到達的國家(大概全世界150個國家),也不能留在任何不敢或不願得罪美國的國家(包括中國、朝鮮這樣的國家),最後只剩下俄國這樣不怕美國的國家。

斯諾登(Snowden)在俄國還必須亡命隠藏,不敢拋頭露面,因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俄國也有滲透組織。

斯諾登(Snowden)不敢自由移動,若他搭乘一般的國際航空公司旅行移動,美國中央情報局可以攔截迫降任何國際航班。2013年就曾發生波利維亞的總統座機在維也納上空被迫降,美國中央情報局登機搜索斯諾登(Snowden)。

對比之下,離開中國大陸的劉霞可以全世界自由旅行,可以居住任何國家,無憂無慮,中國完全沒有全球性迫害的概念。我希望劉霞去挪威申請劉曉波未領到的百萬諾貝爾和平獎,不要替洋人省錢。

我尊敬屈穎妍這樣的專欄作家,我瞧不起中國的公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