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中的中共政權與我們的時代使命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6.4.11 / 丁念慈臉書

關鍵詞:新華夏文明共同體

 

許多人會認為,中共的轉型是從總舵手鄧小平主政,拍板「改革開放」政策的1978年算起,我個人則認為,可以追溯到「文革」尚未結束的1971年。

中共為叛亂起家的政權殆無疑義。當年共黨,猶如今日的塔利班、ISIS,完全就是外國勢力扶植起來的叛亂組織。如同遜尼派國家給錢給槍一樣,共產黨在蘇聯羽翼下,也是因此有錢、有武器。在內地鄉間,以「土改」之名行燒殺擄掠之實。

我的祖父丁傳宗先生,乃一介文盲。當時,共黨邀請貧農祖父參加紅槍隊鬥爭地主,但他本著忠厚傳家的信念,堅拒加入。為此,舉家還遷至祖母娘家所在耿畈避禍,甘願淪為佃農。

不料,後來共黨洗劫耿畈,祖父耳後中了槍,子彈從眼旁射出,他驚恐地趴倒在水溝上詐死。等匪徒走遠之後,才奮力掙扎起身,來到一棵樹下用手臂環抱樹幹,避免倒下血流過多,直至祖母出來找到受傷的祖父。鄉人先以草灰替祖父止血,夜間兼程送至城裡醫治。月餘後,傷勢才算痊癒。

我父親幼年在湖北棗陽鄉間,也親眼見過共黨為禍作亂。

父親搖搖學步時,曾在村裡偏僻處目睹共黨殺人坑埋。由於年幼,共產黨徒未在意不遠處的稚齡幼兒,更沒料到這個娃兒還會講話,而且語言表達能力奇佳。我父親目睹共黨殺人坑埋之後,回家描述給大人聽。

父親生前,還說了許多共禍危害鄉間的事,其殘酷程度實不亞於日寇。像是甚麼海二爺好心收容外鄉人,反遭劈開腦袋慘死;誰家母親被共黨脫了褲子,在雪地裡拖著凌辱至死…等等。

我當時年輕,不知道應該一一記錄下來。隨著時光流逝以及父親的與世長辭,這些事蹟已湮沒在歷史洪流中。總而言之,共匪、共匪,起家時是叛亂土匪,殆無疑義。相信許多抗共二代,自幼都聽過其父母輩講述很多大時代人間離亂的親身遭遇,這些微觀的口述歷史,都可互相印證。

抗日軍興,國、共兩黨表面上聯合抗日,但共產黨卻趁機發展地下勢力,這也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同事周老師母親為流亡學生,年輕時因愛國心切,被共黨同學吸收製作棉鞋(但並未加入共產黨)。她母親說製作了好多棉鞋,都不知道被送往何處。只知道:共黨同學不讓你跟其他人友好,只能跟他們好。再者,一個人頂多兩面—雙面人,而他們卻有好幾面,你都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實的。周老師的母親心生疑懼,才與他們疏遠。

抗日慘勝,國家殘破,百廢待興,共產黨趁機坐大。許多人責怪國民政府。誠然其有不爭的腐敗事實,但是處在那種環境下,誰抵得過一個野心勃勃的蘇聯,以及利用滲透日益壯大的叛亂勢力呢?撫今追昔,對於當時人的處境,心痛、理解之情,應該更甚於譴責吧。

共產黨奪得江山之後,都做了些甚麼呢?先是反右運動,接著大躍進,死了上千萬人。再來是文化大革命……這一波波政治鬥爭整肅行動,已經自證它起家時的本質,根本無須旁人舉證。尤其是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那種恐怖肅殺氣氛,鋪天蓋地襲來,倘若不是身歷其境,實難體會。今天沒有深受其害的人,真不該說風涼話。

我個人雖成長於昇平之世,但身上似乎灌注了民族的集體記憶。25歲那年,看一部電影「滾滾紅塵」,見大陸江山易手,難民蜂擁至碼頭,爭擠上船的景象畫面,我竟哭得摧肝裂肺,全身發抖。若非前世今生使然,那無疑就是國族的集體創傷,上了我身。

1971年,中華民國被逼退出聯合國,中共成為聯合國成員,並頂替了我們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席位,中華民國從此陷於孤立。那年才6歲的我無憂無慮,不知家國困境。

40年後,我讀了余秋雨先生《借我一生》這本書,得知當時中共因為加入聯合國,考量國際形象等諸多因素,恢復了大學入學高考和某些科系,並停止破壞考古遺址。文攻武鬥和知青上山下鄉運動,也大為緩解。所謂的「文革十年」,是指華國鋒的回馬槍。其實,文革在1971年已經大致停止了。

讀《借我一生》這本書時,我46歲,距離我們退出聯合國40年了,我流下淚來……心想,我有幸在中華民國的羽翼之下成長,順利完成了學業。當年我們退出聯合國,如果換來中國文化的存留,那我們吃的那一點苦,又算甚麼呢?中共加入了國際社會,其行止動見觀瞻,因而有所收斂,我幾億同胞身心的摧殘與文化的破壞,縮短了好幾年。台灣這邊,則加緊保存並發揚華夏文化精髓。中華文化在一場史無前例的民族浩劫中,竟因我們被逼退出聯合國,反而不絕如縷地存續下來!那時已經信主的我,還為此感謝上帝。

我相信,每一代人都有他的歷史使命。我們父親那一代人為國族存亡挺身而戰,放棄了自己最鍾愛的學業,離鄉背井,執戈抗日,終身顛沛未再踏上故土。我母親這一輩人,生於日據末期大轟炸年代,年少時從台灣殘破的廢墟中站起來,奉養父母、拉拔弟妹,建立自己的家庭。古寧頭一役保住台海,韓戰適時爆發,使得美軍轉而協防台灣,每年經援一億美元,直至1965年止。這15年間,台灣經濟得以重現生機,復甦起飛。當然,這一切也是大陸旅台人士和台灣本地人攜手共同創建的。

上帝存留中華民國在台灣,難道只是讓我們偏安海島,因富裕、民主而自高自大,罔顧歷史正義,認賊寇作父嗎?如今,中共已非當年老一代人。多年來,中共政權抗拒帝國主義勢力操控,維持住國族統一,避免因四分五裂,互相功伐,導致民不聊生。人民才得以在相對穩定的環境中,「樂歲終身飽,凶年免於死亡」。站在國族立場上就不得不承認,中共這一點,做得比世界上許多政權、歷史上許多朝代要好得多。

就如同當年中共因加入國際社會,而必須對原有不文明行徑加以收斂、調整一般,今天全球化的網路時代來臨,這種改變風潮的無形力量,其覆蓋面、穿透力和影響力,更勝於國際社會縱橫捭闔的外交手腕和政治博奕,一個高壓專制、圍堵言論思想及限縮公民參與的政權,勢必會面對更大的壓力和挑戰,也必須及早綢繆因勢利導。此時此刻,我們能做的,就是建立屬於新一代中國人的共識,成為兩岸正面思想與力量互通的橋樑。

英國人若要移民澳洲的話,何其容易?因為人家同文同種。華人就算捧著千萬家產去巴結他,那種無形的隔閡、分別心和淡薄的歸屬感,也會讓你覺得只是個次等國民。我們子孫的澳洲在哪裡?西望長安,倘若我華夏民族富強尊貴的話,那塊同文同種的故土同胞,不就是我們子孫的澳洲嗎?!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使命,就是創建下一個「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為同為中華民族的子子孫孫開天闢地,擘劃他們能憧憬的大同世界。

你若問我,是甚麼讓你覺得值得身為「中國人」(不是指狹義的國籍)?我要告訴你,我有幸在年少時,就讀到《禮記‧禮運大同篇》。我為自己民族有這樣的文化遺產深感榮耀,以身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為榮。這是古蘇美、古埃及、古馬雅文化都沒有的思想和胸懷,所以這些文明都斷滅了,唯獨我華夏文明源遠流長,方興未艾。這種感動,是我在44歲信奉上帝之後,讀了〈申命記〉〈利未記〉才有的。偉大的民族,一定有偉大的使命。只享福份、罔顧使命的民族,終將有禍了。  ~ 2016.4.11

回 《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綱要索引

對「轉型中的中共政權與我們的時代使命 | 丁念慈」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