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看看「常設仲裁法院」與「國際法院」的差異在哪裏?|賈忠偉

所謂的「常設仲裁法院」是根據1899年海牙《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成立的政府間組織,總部設於荷蘭海牙的和平宮(Peace Palace)內。與位於同一地點,聯合國在1946年成立的「國際法院(ICJ-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不同。「國際法院」為早年聯合國六大主要機構之一和最主要的司法機關,是主權國家政府間的民事(不包括刑事)司法裁判機構,法庭由15位學有專精的國際法法官組成。這些法官為聯合國會員國推薦,之後經聯合國大會與安理會分別秘密投票後選出,其作出的仲裁具有法律約束力。除了「國際法院」外,聯合國的六大主要機構分別是:「聯合國大會(簡稱:聯大)」、「安全理事會(簡稱:安理會)」、「經濟及社會理事會」、「託管理事會」、「秘書處」。其中,託管理事會隨著聯合國最後一塊託管領土帕勞(即帛琉)的獨立,於1994年停止運作(註一)

「仲裁(Arbitration)」又稱為:「公斷」。是一種用很接近司法方式來解決爭端的方法。目前「常設仲裁法院」共有121個成員國。「常設仲裁法院」為國家、國家實體、政府間組織、私人主體間的仲裁、調解、事實調查及其他爭端提供一個解決的方案。近代的仲裁制度可以從1794年的英美簽訂的《杰伊條約(The Jay Treaty of 1794),又稱:倫敦條約》算起。當時英美兩國透過談判而簽訂和平條約,不但有助於兩國的和平,也解決美國從英國獨立前後的邊界、債務與貿易優惠等問題。而1872年英美在《阿拉巴馬仲裁案(The Alabama Claims)》中所簽訂「華盛頓三原則」則成為後來國際仲裁所遵循的準則。1890年4月17日,美洲國家的蒙特維亞會議,正式決定了「仲裁」為與會國家所遵守的國際法原則。1899年的第一次《海牙和平會議(亦稱:海牙會議/Hague Peace Conferences)》,通過《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將仲裁列為解決國際爭端方法之一。1903年的英美仲裁條約,限制仲裁條約的爭端,明訂:「不應涉及締約國的根本利益、獨立和榮譽」則成為各國往後在訂定仲裁條約時最重要的參考範本。1907年的第二次《海牙和平會議》中,與會國家不但重新修訂《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與改進仲裁制度,也明訂設立「常設仲裁法院(PCA-The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之後設於海牙和平宮(Peace Palace)內的「常設仲裁法院」,就成為透過仲裁解決國際爭端的其中一種方式。總計從十八世紀末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1914年,100多年間,「常設仲裁法院」成功仲裁了200多件的國際糾紛案件。「常設仲裁法院」隨著時代演變,後來雖然設有「常設國際法院」、以及後來接續繼承的「國際法院」,但並沒有使「常設仲裁法院」被取代或遭到撤銷。

要特別注意的是,「常設仲裁法院」與一般的法院有所區別,它不像法院有固定的法官,它的組織鬆散,依「常設仲裁法院」組織規制,只有包括常設理事會(Administrative Council)、類似書記處的國際事務局(International Bureau)及一份仲裁員(Arbitrator)名單等。就實務上來看,每當有訴訟時就會選出5人成立仲裁法院。而仲裁案件要經雙方當事國同意,之後仲裁雙方應遵守下列程序,參與仲裁的兩國各指派仲裁員(法官)一人,其中一人得為本國籍,或為該國所提名或推薦之仲裁員(法官),其他三名則由兩國協議後產生,之後由這些人組成仲裁法庭。仲裁庭設主席一人,由仲裁員(法官)相互選舉產生。但主席沒有裁決權,仲裁結果交由仲裁員以過半票數表決通過。而仲裁係依據現行法律裁決,但爭端當事國也會授權仲裁者依其公允善良原則(Ex aequo et bono)裁決。這與1907年時所依循的仲裁規則已經有相當大的差異,當時的《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規定,每一個締約國可以最多任命四名仲裁員,這些仲裁員的任期六年,期滿可以連任,應具知名且深諳國際公法問題,且德望崇高,有意接受公斷職務者。當爭端當事國就爭端事項訴諸常設仲裁法院尋求解決時,應選定仲裁員後組成仲裁法庭(arbitral tribunal)解決爭端。仲裁法庭的裁決有其法律上效力,並和一般判決書相同,有裁決主文、理由及個別或反對意見等。

簡單的說,仲裁和司法解決最大不同,是爭端國在仲裁協定中可以規定適用的法律或原則,如果沒有規定適用的法律,依國際法規定進行爭端的仲裁。裁定結果由仲裁員多數決定。因此,解決國際爭端不外乎有和平解決或採取強制解決手段,諸如談判、斡旋、調停、調查、和解、司法解決等方式,均屬和平解決國際爭端,而仲裁也是國際間常用的和平解決國際爭端手段。

因為中(大陸)菲南海之領土(領海)糾紛,而由菲律賓在2012年所提出的《南海仲裁案》(註二)中,菲律賓指名所推派指名仲裁員(法官)為德國籍的沃爾夫魯姆,由於中國一直拒絕參與仲裁,之後就由仲裁法庭所指定4名仲裁員中選出了日本籍的柳井俊二(1937~)來擔任仲裁法庭庭長。柳井俊二為前日本駐美大使,在日本政壇是出了名的親美右翼鷹派份子,在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佈局指導下,這個仲裁結果似乎早就已經注定了。果然判決結果在2016年(民國105年)7月12日下午5時15分出爐,國際常設仲裁法庭(PCA)依據1982年12月10日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判定,中國大陸延續中華民國時期的南海十一段(開放)國界線(註三)是沒有歷史依據的。同時,仲裁法庭做出的結論認為,南沙群島的所有高潮時高於水面的島礁,例如:包括太平島、中業島、西月島、南威島、北子島、南子島等,在法律上均為無法產生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架的「岩礁」。然這個仲裁結果不具任何強制執行的法律效力。

(以上內容主要節錄自《明鏡網》2016年7月12日之網路報導與趙明義所著之《當代國際法導論(五南,2001 年)》)

附註:

(註一):參見──《維基百科》之【聯合國主要機構】(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1%94%E5%90%88%E5%9B%BD%E4%B8%BB%E8%A6%81%E6%9C%BA%E6%9E%84)

(註二):菲律賓外交部長羅薩里奧(Albert del Rosario,1939~,2016年2月8日辭職)在2013年1月23日,以1982年公告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針對中國在南海區域的活動,向設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常設仲裁法庭(PCA-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設於1899年,與聯合國在1946年成立的「國際法院」是完全不一樣的組織)」提出「仲裁訴訟」。這個被稱為「南海仲裁案」的實際名稱為:「菲律賓控告中國案(Philippines v. China)」。

(註三):中共在1949年10月1日建政後,為表示對越共(北越)之友好,主動取消位於越南北部灣的兩條線,就南海之領土線由十一段線改為九段線,官方名稱為:「南海斷續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